疫情與文化:布宜諾斯艾利斯劇院的消逝與重生

劇場是布宜諾斯艾利斯人最重要的城市文化,它會被疫情打垮嗎?
文:汪碧治(中央社駐布宜諾斯艾利斯特派記者)/圖:汪碧治、阿根廷盲人劇團提供

在享有「南美巴黎」美名的布宜諾斯艾利斯,除了品嚐牛肉、紅酒、泡咖啡館、逛博物館。看劇場表演也是當地人普遍的愛好。

劇院表演是布宜諾斯艾利斯最重要的休閒活動及城市文化,2020年武漢肺炎大流行及阿根廷漫長的隔離防疫,讓這座城市的數百家劇院幾乎整整消逝一整年,數以萬計的劇場表演工作者只能靠線上劇院熬過這個寒冬,等待重登台。

科林特斯大道繁華景象恍如隔世

科林特斯大道(Avenida Corrientes)是當地知名的劇場街,這裏聚集了各家一線商業劇院、獨立劇場。每逢夜燈初上,劇院門口前即開始大排長龍,布宜諾斯艾利斯人習慣看完戲再到附近的比薩店聚餐飲酒,大道上霓虹燈五彩繽紛的繁華景象,如今已恍如隔世。

今年1、2月當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已在亞洲、歐洲各地蔓延時,阿根廷人一如往常生活,聚餐、看劇,很多人從沒想過病毒也會傳到南美地球另一端,並使這裡成為最嚴重災區之一。

從3月阿根廷政府開始漫長的隔離禁足,繁華的科連特斯大道成了空城,布宜諾斯艾利斯各大小劇團被迫拉下鐵門,度過劇場消逝的一年。

3月19日,阿根廷政府開始漫長的全國隔離禁足令,繁華的科林特斯大道瞬間成了空城,各大小劇團被迫拉下鐵門至今。

近幾年阿根廷經濟蕭條也波及娛樂表演行業,許多獨立劇團、表演工作者早已習慣接踵而來的各種挑戰,「但這次疫情帶來的危機是前所未見!」一年內直接、間接影響了布宜諾斯艾利斯4萬名員工、數以千計的藝術家。

前所未見的危機

阿根廷盲人劇團(Teatro Ciego Argentino)是阿根廷第一個由盲人參與組成的劇團,2001年首演登台第一部經典盲劇,由導演曼恰卡(José Menchaca)執導,依阿根廷知名作家阿爾頓(Roberto Arlt)的作品編製「荒島」(La isla desierta),每年從未中斷,今年4月原定第20年的演出,也因武漢肺炎首度中斷演出。

曼恰卡所帶領的「盲人戲劇」,不僅有視障演員演出,整齣戲劇更是在無燈光的環境中呈現。觀眾在一片漆黑中透過嗅覺、聽覺、觸覺融入戲劇,和演員一起進入想像的奇幻世界。

疫情期間「網路」成為各劇團唯一的選擇,因為無法排練,盲人劇團成員在家裡製作錄音,再傳給導演曼恰卡重製,計劃近期在網路平台演出,也有劇團利用ZOOM視訊會議排練,曼恰卡說:「真的非常困難!」

像盲人劇團這類無數的劇場團體,也無法期待在疫情中獲得政府杯水車薪的補助,他們只能互相幫助,努力不讓任何一個劇團淹沒在這場大海嘯中。

阿根廷盲人劇團連演19年從未中斷,今年4月原預定演出,也因武漢肺炎疫情,首度中斷演出,計劃近期在網路平台首演。(提供:阿根廷盲人劇團導演曼恰卡)

線上劇院不是劇場?

為了解決困境,有劇場賣未來的預售票,或是推出線上劇院。3月間有劇團開始拍攝作品上傳到網站,隨後也有人利用即時轉播軟體線上直播。許多專業劇場表演者其實很難接受線上劇院的方式,他們寧可將它視為一個暫時的代替品,但絕無法取代劇院。

獨立劇場Timbre 4創辦者托卡希爾(Claudio Tolcahir)接受雜誌採訪時說,疫情期間他們拍好了作品上傳到網路,從沒想到會有這麼多人願意去打開來看。他無奈表示:「這根本不是劇場!線上表演無法取代實體劇場!一個演員需要表演,他們需要登上舞台!」

對於劇場喜好者而言,舞台的魅力也是網路平台所無法取代。就像阿根廷盲人劇團的表演,整齣戲在無燈光中呈現,觀眾在一片漆黑中感受演員的台詞,舞台上的各種聲音、氣味,自己也融入成為表演的一部分,這種現場表演的刺激、感動是線上劇院所無法取代的。

劇場文化對布宜諾斯艾利斯人相當重要,看劇場表演也是當地人普遍的愛好。

藝術家需要登上舞台

也有購物中心業者推出汽車劇場,在限制人數的情況下,觀眾可開車入場在車內欣賞音樂、探戈、戲劇各種表演。業者說不僅觀眾想看表演,「我們的藝術家需要登上舞台!」

官方單位則舉辦戲劇創作競賽,遴選優秀作品來拍攝,聘請導演,編劇、燈光師、服裝設計師、場景設計師,設法將這個已近癱瘓的行業活絡起來。

但劇場最困難的不只是現在,還得面對未來的負債。許多一線劇場、獨立小劇場在疫情隔離期間因付不出水電費,還必須出售、關閉或者出租。

另一方面劇場未來要重新開放也沒有想像中簡單,餐廳、服飾店可以在政府解禁的隔天立刻重新開門做生意,劇場演員卻必須不斷排練直到可以登台的那一天,就像阿根廷盲人劇團在2001年首演之前,就足足排演一年後才登台。

繁華的科林特斯大道現在已成了空城,未來面對病毒的恐懼,如何讓觀眾願意再走進劇場,疫情後劇場的重新登台將會是一條緩慢的奮鬥之路!

同時可以預見的是,隔離解禁後各演出場所將會嚴格限制觀眾人數,對於一家商業劇院而言,一個原本容納800人的表演廳現在只能容納150人,劇院的損失比不開門更大!

面對病毒的恐懼,如何讓觀眾願意再走進劇場,可以想像布宜諾斯艾利斯最珍貴的城市文化,在消逝一年後如何重新登台將會是極漫長的奮鬥之路!

(本文主照:科林特斯大道是當地知名的劇場街,聚集各一線商業劇院、獨立劇場,在武漢肺炎疫情之前,每晚各劇院門口前皆大排長龍。五彩繽紛的霓虹燈繁華景象如今不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