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曹瑞原再拚一次命 跳坑執導傀儡花

最新更新:2018/06/16 22:03
接下公視新劇「傀儡花」製作,導演曹瑞原(圖)以「台灣影視產業最後一役」形容,不怕跳坑,要再拚一次命。中央社記者汪宜儒攝  107年3月23日
接下公視新劇「傀儡花」製作,導演曹瑞原(圖)以「台灣影視產業最後一役」形容,不怕跳坑,要再拚一次命。中央社記者汪宜儒攝 107年3月23日

(中央社記者汪宜儒台北23日電)3年前才為了「一把青」的上億資金缺口哭掉無數男兒淚、花白了頭,幾乎傾家蕩產的導演曹瑞原,這次為了公共電視時代劇「傀儡花」要再拚一次命。

「傀儡花」是公視有史以來預算最高的招標委製案,十集規模、共新台幣1.55億元。若看單集1550萬的製作費,堪稱台灣影視圈內的天價,但自去年公開招標後,業內人士唱衰的卻不少。

故事以1867年台灣恆春半島發生的「羅妹號」事件為梗概,涉及原住民、閩、客及西方國家英、美與清廷等多方角色關係,更有海戰場面。從史實的考據,到場景、服裝、演員、語言等製作環節,考驗重重、難關處處,但台灣至今沒有系統化、產業化的影視基地與完整生態可以支應這一切,1.55億元,九牛一毛。

曹瑞原過去執導「孽子」時就曾有數百萬缺口,當時自爆被討債的追上門;「一把青」的洞更大,是傾家蕩產可能還賠不完的上億數字。問曹瑞原,怎麼還會想拍「傀儡花」?跳坑還跳不怕?他仰天大笑,差點笑岔了氣,隨即幽幽地說:「你看,前一部造飛機,這一部要造船,哈哈哈,我是不是太誇張了?沒錯啊,這又是一個坑。但你有想過嗎?我們誰都逃不出這個坑了喔。」

其實曹瑞原過去沒有標案的經驗,「傀儡花」是處女秀。談及投標緣由,他的語氣有點像是從容赴義的俠士,在他的觀察裡,台灣影視產業的凋零、落後無需再多言,民間倡議政府該領頭有作為的呼籲也早已啞了嗓,公部門卻始終未有具體政策方向。

「這次,是第一次有公部門想好好開始做,我想參與、想用行動表示鼓勵與支持,參與投標,最後不見得被選上,但至少我可以送出我對這個案子的想法,別人也會有機會拿去用。」曹瑞原說。

另一個層面,是他看到「傀儡花」向國際市場邁進的可能。「在羅妹號事件後,引來美軍進攻、接著與台灣首度締下國際條約,那是台灣在世界版圖中第一次浮現,對我而言,這不是什麼台灣自己的地方性題材,而是一次能大膽走向國際的好題材。」

關於「傀儡花」不被業內人士看好的種種理由,曹瑞原明白得很,他說起那天自己的簡報過程,開場就放了中國近日熱播的電視劇「台灣往事」,那是以日治時代的台灣社會為題的作品。「我想表達的是:別人可以用這樣大的資源跟力氣去詮釋我們的歷史,你們該怎麼辦?我們所有人該怎麼辦?我們都在坑裡啊。」

在曹瑞原眼裡,「傀儡花」絕不能像過去只是一次性的拍攝,其結果也不單是公視或是曹瑞原個人的成敗。這製作,基本上不能砸,因為這一役,堪稱就是台灣影視產業的敦克爾克戰役。

曹瑞原說得慷慨激昂,「公部門好不容易有決心要做,該想的,就不能只是為政治服務或為台灣服務,1.55億,不算大,但也很大了,我們不可以讓他船過水無痕,一定要起漣漪、一定要起一個在整個產業裡帶動的作用。」

過去拍「孽子」,有人質疑曹瑞原性向;拍「一把青」,又有人說他替國民黨粉飾;這次拍「傀儡花」,曹瑞原心底清楚,免不了又有酸言冷語,他搖頭苦笑,反正笑罵由人,而且自己的眼淚應該也哭乾了。

在訪問結束後、準備到工作室後山路跑前,曹瑞原轉過了頭,一臉神秘:「你知道,想拍這部片最早的動力是什麼嗎?呵呵,我只是想,要怎麼拍出『台灣通史』裡寫的『婆娑之洋、美麗之島』,還有外國人看到台灣大喊『福爾摩沙』的那個意象,太浪漫又不切實際,對吧?但,那到底是什麼畫面呢,是無邊的曠野草地、梅花鹿在裡頭徜徉?我真的很想知道。」(編輯:張銘坤)1070323

地機族
訂閱中央社
感謝您的訂閱!瀏覽更多中央社精選電子報
點擊訂閱電子報 點擊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