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雲門舞集陶身体劇場交換編舞 17日移師台北[影]

最新更新:2019/10/16 20:24
「雲門舞集陶身体劇場」3支舞作16日在國家戲劇院舉行彩排記者會,即將接任雲門藝術總監的編舞家鄭宗龍與陶身体劇場舞者合作,編創舞作「乘法」,透過激發舞者即興,讓他們找到個人的身體運動方式,變成各個不同的樣貌。中央社記者裴禛攝 108年10月16日
「雲門舞集陶身体劇場」3支舞作16日在國家戲劇院舉行彩排記者會,即將接任雲門藝術總監的編舞家鄭宗龍與陶身体劇場舞者合作,編創舞作「乘法」,透過激發舞者即興,讓他們找到個人的身體運動方式,變成各個不同的樣貌。中央社記者裴禛攝 108年10月16日

(中央社記者洪健倫台北16日電)「雲門舞集陶身体劇場」3支舞作於高雄首演後,明晚起移師台北國家戲劇院。編舞家鄭宗龍希望為陶身体舞者賦予不同樣貌;編舞家陶冶則說,雲門舞者在巡演過程不斷帶來驚喜。

台灣舞團雲門舞集下一任藝術總監鄭宗龍,與中國舞團「陶身体劇場」藝術總監陶冶,於2017年一場閒談中興起交換編舞的想法。

於是鄭宗龍與陶身体劇場舞者合作,編創舞作「乘法」,陶冶則為雲門舞者編創舞作「12」,再加上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的小品舞作「秋水」組成節目,上週於高雄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首演,明晚起移師台北國家戲劇院,參與國家兩廳院主辦的2019舞蹈秋天。

國家兩廳院與雲門舞集今天下午在國家戲劇院,舉行演前記者會。鄭宗龍表示,這次與陶身体劇場舞者合作,「希望把陶身体舞者,變成各個不同的樣貌」。

鄭宗龍表示,他除了透過激發舞者即興,讓他們找到個人的身體運動方式外,也在排練空檔,一一了解舞者來自何方。鄭宗龍也特別感謝陶身体創團舞者段妮參與舞作演出。

「雲門舞集陶身体劇場」3支舞作16日在國家戲劇院舉行彩排記者會,即將接任雲門藝術總監的編舞家鄭宗龍與陶身体劇場舞者合作,編創舞作「乘法」,鄭宗龍也特別感謝陶身体創團舞者段妮(圖)參與演出。中央社記者裴禛攝 108年10月16日
「雲門舞集陶身体劇場」3支舞作16日在國家戲劇院舉行彩排記者會,即將接任雲門藝術總監的編舞家鄭宗龍與陶身体劇場舞者合作,編創舞作「乘法」,鄭宗龍也特別感謝陶身体創團舞者段妮(圖)參與演出。中央社記者裴禛攝 108年10月16日
「雲門舞集陶身体劇場」3支舞作17日起將移師台北國家戲劇院,16日舉行彩排記者會,除了兩大舞團交換編舞,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也推出小品舞作「秋水」,靈感來自日本京都市郊的秋日溪流,林懷民與5名即將離開雲門的資深舞者,重新將舞作整理、延伸。中央社記者裴禛攝 108年10月16日
「雲門舞集陶身体劇場」3支舞作17日起將移師台北國家戲劇院,16日舉行彩排記者會,除了兩大舞團交換編舞,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也推出小品舞作「秋水」,靈感來自日本京都市郊的秋日溪流,林懷民與5名即將離開雲門的資深舞者,重新將舞作整理、延伸。中央社記者裴禛攝 108年10月16日
台灣舞團雲門舞集下一任藝術總監鄭宗龍,與中國舞團「陶身体劇場」藝術總監陶冶交換編舞,再加上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的小品舞作「秋水」(圖)組成節目,「雲門舞集陶身体劇場」3支舞作17日起移師台北國家戲劇院,參與國家兩廳院主辦的2019舞蹈秋天。中央社記者裴禛攝 108年10月16日
台灣舞團雲門舞集下一任藝術總監鄭宗龍,與中國舞團「陶身体劇場」藝術總監陶冶交換編舞,再加上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的小品舞作「秋水」(圖)組成節目,「雲門舞集陶身体劇場」3支舞作17日起移師台北國家戲劇院,參與國家兩廳院主辦的2019舞蹈秋天。中央社記者裴禛攝 108年10月16日

此外,鄭宗龍也對陶身体舞者不分男女都頂著光頭的造型印象深刻。創辦陶身体的陶冶解釋,他的舞作有許多頭部與地板動作,頭髮容易影響身體運動,舞者為了完美演出才剪去頭髮。

陶冶這次為雲門舞者編創舞作,由12段獨舞構成,靈感來自他於瑞士巡演時,在山上看見的雲彩。陶冶也說,這次工作時間僅有一個多月,他與舞者分秒必爭地面對每一段獨舞,「連颱風天都要加班排練」。

陶冶表示,他的舞作都以數字命名,是希望觀眾聚焦於舞者的身體運動。他也說,獨舞是最難表達的形式,「舞者身體的每一個表達,都需要專注全力對待」。

陶冶也稱讚雲門舞者「連手指、腳趾都會說話」,他更表示,巡演過程中,舞者仍不斷為動作發展新的細節,「每個長出來的枝葉,都是驚喜」。

「雲門舞集陶身体劇場」於17日至20日在台北的演出票券已全數售罄,但26、27日於台中國家歌劇院的演出,仍有機會購票觀賞。(編輯:張芷瑄)1081016

雲門舞集與與中國舞團陶身体劇場合作,以交換編舞形式推出全新舞作,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中)、即將接任雲門藝術總監的編舞家鄭宗龍(右)與陶身体劇場藝術總監陶冶(左)16日在國家戲劇院出席彩排記者會。中央社記者裴禛攝 108年10月16日
雲門舞集與與中國舞團陶身体劇場合作,以交換編舞形式推出全新舞作,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中)、即將接任雲門藝術總監的編舞家鄭宗龍(右)與陶身体劇場藝術總監陶冶(左)16日在國家戲劇院出席彩排記者會。中央社記者裴禛攝 108年10月16日
「雲門舞集陶身体劇場」3支舞作16日在國家戲劇院舉行彩排記者會,「陶身体劇場」藝術總監陶冶為雲門舞者編創舞作「12」,由12段獨舞構成,陶冶表示,他的舞作都以數字命名,是希望觀眾聚焦於舞者的身體運動。中央社記者裴禛攝 108年10月16日
「雲門舞集陶身体劇場」3支舞作16日在國家戲劇院舉行彩排記者會,「陶身体劇場」藝術總監陶冶為雲門舞者編創舞作「12」,由12段獨舞構成,陶冶表示,他的舞作都以數字命名,是希望觀眾聚焦於舞者的身體運動。中央社記者裴禛攝 108年10月16日
雲門舞集下一任藝術總監鄭宗龍,與中國舞團「陶身体劇場」藝術總監陶冶,於2017年一場閒談中興起交換編舞的想法,於是鄭宗龍與陶身体劇場舞者合作,編創舞作「乘法」(圖)。(雲門舞集提供)中央社記者洪健倫傳真 108年10月16日
雲門舞集下一任藝術總監鄭宗龍,與中國舞團「陶身体劇場」藝術總監陶冶,於2017年一場閒談中興起交換編舞的想法,於是鄭宗龍與陶身体劇場舞者合作,編創舞作「乘法」(圖)。(雲門舞集提供)中央社記者洪健倫傳真 108年10月16日
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編創舞作「秋水」於「雲門舞集陶身体劇場」首次公開售票演出,17日起移師台北國家戲劇院,參與國家兩廳院主辦的2019舞蹈秋天。(雲門舞集提供)中央社記者洪健倫傳真 108年10月16日
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編創舞作「秋水」於「雲門舞集陶身体劇場」首次公開售票演出,17日起移師台北國家戲劇院,參與國家兩廳院主辦的2019舞蹈秋天。(雲門舞集提供)中央社記者洪健倫傳真 108年10月16日
中國新銳編舞家陶冶為雲門舞集舞者編創舞作「12」,靈感來自在山上看見的雲彩,陶冶也稱讚雲門舞者「連手指、腳趾都會說話」,巡演過程中,舞者仍不斷為動作發展新的細節,讓他很驚喜。(雲門舞集提供)中央社記者洪健倫傳真 108年10月16日
中國新銳編舞家陶冶為雲門舞集舞者編創舞作「12」,靈感來自在山上看見的雲彩,陶冶也稱讚雲門舞者「連手指、腳趾都會說話」,巡演過程中,舞者仍不斷為動作發展新的細節,讓他很驚喜。(雲門舞集提供)中央社記者洪健倫傳真 108年10月16日
地機族
訂閱中央社
感謝您的訂閱!瀏覽更多中央社精選電子報
點擊訂閱電子報 點擊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