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回上一頁
手指從螢幕左側邊緣往右滑
我知道了
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水岸新生 綠川柳川活化老台中

最新更新:2018/02/22 09:44
台中市政府近年整治市區內的柳川與綠川,原先髒汙的溝渠搖身一變成為親水環境,加上晚上獨特的光雕,使人潮絡繹不絕。圖為本月方完工的綠川。(台中市水利局提供)
台中市政府近年整治市區內的柳川與綠川,原先髒汙的溝渠搖身一變成為親水環境,加上晚上獨特的光雕,使人潮絡繹不絕。圖為本月方完工的綠川。(台中市水利局提供)

(中央社記者李欣穎台北21日電)流經台中市舊城區的綠川最近完成第一階段的整治,搭配文創宣傳及夜間光雕展示,在農曆年間吸引絡繹不絕的人潮;而僅在幾個街區外的柳川,近年也改頭換面,成為觀光景點,究竟這兩條河川有什麼魅力,可以使原本走向沒落的中區,重拾往日風華呢?

「小時候,綠川什麼魚都有:鰻魚、吳郭魚啊,我們都直接跳下水抓魚,媽媽就在附近洗衣服,」台中市繼光里里長吳禎耀回憶起早年的綠川時,盡是興奮之情。

吳禎耀67歲,像他這樣住在台中市中區的老一代市民,見證了綠川、柳川創造台中榮景的年代。以台中火車站為核心的台中市舊城區,有「小京都」的美名,除了承襲日據時代京都的棋盤式街道,兩條河川也仿似京都鴨川、桂川般,溫柔地環抱著城區。

日本時代綠川明信片。(圖取自維基共享資源;版權屬公有領域)
日本時代綠川明信片。(圖取自維基共享資源;版權屬公有領域)

不過,隨著80年代的工業化,家戶及工業汙水排入綠川及柳川,溪水變得惡臭混濁;加上90年代後,都市發展西移造成的人口外流,使得中區逐漸沒落,較年輕的台中人,對綠川及柳川的記憶不但模糊、也多半負面。

35歲的李姮萱在台中長大,她說,小時候去柳川附近的餐廳吃飯,本來很好奇有條河,「爸爸只說,這不算是河,不要太靠近,很臭,就是一條臭水溝仔。」

不過,這兩條河給市民的印象,卻在近幾年有了改變。台中市水利局在過去4年間,陸續進行了柳川及綠川的整治工程,首重水質改善和防洪能力的提升,要藉由河川的改頭換面,讓市民重新親近水、親近老城區。

局長周廷彰向中央社記者說,藉由汙水截流、拓寬河道、低衝擊開發工法(Low Impact Development)、甚至是引進高科技的礫間曝氣處理技術,柳川和綠川的水質大有改善。

水利局引用行政院環保署的河川污染指數(River Pollution Index)指出,整治後,柳川的汙染指數從9降到2.75;綠川則是由8.25降至2.75,也就是說兩條河川都從「嚴重汙染」降級到「輕度汙染」。

民國51年的柳川。(中央社檔案照片)
民國51年的柳川。(中央社檔案照片)

為了讓市民有感,市政府分別在柳川及綠川旁建設了300公尺及610公尺的河岸步道,逢特殊節日,也會有光雕造景,近年來已成為觀光客必訪的打卡點。

整治綠川的一年多裡,市府也特別進行了「培力計畫」,邀請約800位關心綠川建設及日後定位的市民參與多場工作坊。

「我們要打造市民想要的河川,而非工程師想要的河川,」周廷彰說。

周廷彰說,也就是經由這樣的腦力激盪,產生了以綠川為名的河岸品牌;台中市政府替綠川申請了「商標」,這是全台第一條河川,擁有自己的商標。

有了商標,就有了商機。市政府與綠川附近的店家合作,推出種種「綠川」商品,包含有90年歷史的一福堂老店,也推出綠川糕餅,其餘像是綠川造型的人孔蓋和護欄,都令人會心一笑。

與綠川呼應的文創潮流也隨之而生,市府本月在古蹟台中市役所舉辦了「川游不息─綠川展二○一八」,邀請超過12位藝術家,以不同媒材表現綠川的五感印象。

參展藝術家謝弘國說以「觸覺」為主感受綠川,他的團隊「川顏」收集綠川河床的土壤,將其消毒研磨後,再製成墨水,供造訪的遊客寫下別具綠川風情的文字。

「綠川的泥土真的是綠的!」謝弘國說,川顏走訪全台13條河流,每條河流都有自己的顏色。

台中市水利局在過去4年間,陸續進行了柳川及綠川的整治工程,首重水質改善和防洪能力的提升,要藉由河川的改頭換面,讓市民重新親近水、親近老城區。(中央社製圖)
台中市水利局在過去4年間,陸續進行了柳川及綠川的整治工程,首重水質改善和防洪能力的提升,要藉由河川的改頭換面,讓市民重新親近水、親近老城區。(中央社製圖)

儘管柳川和綠川的整治多半獲得不錯的風評,仍有許多市民覺得有改善空間,這些批評包括水質不夠乾淨、治水經費太高、以及無法有效整合在地觀光資源、永續經營不易等等。

「目前看起來是及格,但是長久下來,人潮要有才有用,」吳禎耀說。

台中市民林秀娟過去數年來每天經過柳川及綠川的建設工地,也見證了它們的改變,她肯定市府立意雖良善,卻沒有讓河川特色融入周邊鄰里,以柳川為例,河岸廊道太短、景致也單調,「白天,我不會想去。」

市府花了新台幣3.7億整治柳川、8.5億整治綠川,包括綠川里里長薛雅文在內的許多市民,都認為綠川整治太貴、成果不如預期。

面對不同的聲音,周廷彰說,柳川及綠川的整治工程並未結束,接下來還會以點狀進行、擴及上下游。

在整合社區特色方面,周廷彰舉例,計畫在綠川沿岸的獨立書店「一本書店」附近,架設書屋橋,讓民眾可以在橋上讀書,感受老城區的人文地景;也打算在柳川周邊的林之助畫室及台中文學館,進行類似的設施。

水利局說明,正積極爭取中央前瞻計畫-水環境建設項目,預計至109年、分三年投入約13億元完成全段綠川整治計畫。

謝弘國則說,雖然河川整治工程的成功與否,很難以現在的成果定論,但起碼讓市民多一個親近河川的機會。

他說,綠川整治後河道掀蓋,讓流水重見天日,就是很好的規劃。

「畢竟人與河,與文化本就該緊密的連結,」謝弘國說,「產生連結,就有機會產生改變。」1070221

::: 川游不息,創作過程紀實

綠川 Lyu-Chuan 貼上了 2018年2月2日
刊登於Focus Taiwan的英文版:Taichung trying to restore old city charm
地機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