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廖慶松分享剪接孤獨感 無奈看著月亮流淚

最新更新:2020/04/10 17:42

(中央社記者王心妤台北10日電)最新一集「E!Studio藝鏡到底」邀請剪接大師廖慶松與剪接指導高鳴晟分享經驗。談到剪接的孤獨感,廖慶松回憶,與導演楊德昌合作就曾深刻感受,當時還無奈對著月亮流淚。

廖慶松回憶,當年合作電影「海灘的一天」時,就被公司嫌棄長度太長。但楊德昌只留下一句「我不會剪」就離開。廖慶松說:「就剩下我一個人,重點是我也不會剪,我就跑到外面,看著月亮流眼淚。」

廖慶松曾經和導演楊德昌和侯孝賢合作,有次與兩人的合作時間撞上。白天處理楊德昌的「恐怖份子」,晚上則是侯孝賢的「戀戀風塵」,2名導演不同的風格讓他好錯亂。

廖慶松形容自己與侯孝賢是理性與感性的完美平衡,但合作46年也曾有過疑惑,並笑說:「過了30年我才突然開始緊張,我們已經30年了,有的夫妻也沒有30年,我們還會繼續做嗎?」

當時侯孝賢的「悲情城市」劇本有2、300場,拍攝時卻刪去許多場次,廖慶松剪接時才發現影片像「滿嘴缺牙」般東漏西漏。問了侯孝賢,只得到「很囉嗦,我不拍」的答案。廖慶松於是決定用唐詩觀點來剪,他說:「剛好侯導拍長鏡頭,我把每個畫面當詩來剪,李白、杜甫可以當我老師。」

對於剪接工作,高鳴晟表示,「剪接要對電影做全面性調整,但只不過是200多人劇組裡面其中一人而已,可能連導演都不知道我在第一個版本做什麼努力」。

高鳴晟認為,剪接就像是電影和觀眾間的媒人,他以剪接過的「麻醉風暴」為例分享,「如果我是一個女生要怎麼喜歡上黃健瑋,他要對我做什麼事才能感動我」,選擇用更多細節強調出這一面。(編輯:張芷瑄)1090410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下載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每日新聞不漏接!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地機族
訂閱中央社
感謝您的訂閱!瀏覽更多中央社精選電子報
點擊訂閱電子報 點擊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