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回上一頁
手指從螢幕左側邊緣往右滑
我知道了

男性為求自保決定遠離 MeToo運動反使女性陷入孤立

最新更新:2018/12/04 23:06
在反性騷擾的「#我也是」(#MeToo)運動時代,華爾街男性漸漸徹底保持距離以求自保。(圖取自pixabay圖庫)
在反性騷擾的「#我也是」(#MeToo)運動時代,華爾街男性漸漸徹底保持距離以求自保。(圖取自pixabay圖庫)

(中央社紐約4日綜合外電報導)不再和女同事共進晚餐,搭飛機時不坐在女同事旁,訂房時和女同事訂不同樓層,避免和女同事單獨會面。在反性騷擾的「#我也是」(#MeToo)運動時代,華爾街男性漸漸如此自保。

如同一位理財顧問所言,現今光是雇用女性,事實上已構成「未知風險」。萬一她將男性對她說的話曲解該如何?

彭博指出,華爾街男性採取這些爭議性策略帶來的副作用,造成女性處境甚至更加艱難。

這些避險作法可稱為「彭斯效應」(Pence Effect),名稱來自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他曾說自己避免單獨和妻子以外的任何女性用餐。這在金融業基本上可能帶來嚴重影響,那就是造成性別隔離。

彭博訪問超過30位美國金融業高層主管,發現「#我也是」運動令他們許多人宛如驚弓之鳥,且不知如何應對。

前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董事總經理巴森(David Bahnsen)表示:「這造成一種如履薄冰的感覺。」他目前是獨立投資顧問,管理的資產總額超過15億美元。

這很難說是單一產業現象。全美各地男性現在都檢查自身在職場行為,面對他們認為不理性的政治正確環境,他們尋求保護自己,或只求舉止正確。

但這在華爾街產生強烈後果,尤其是這個產業的高層罕見女性。華爾街長期來也培養一種文化,讓性騷擾投訴不會上法院或暴露在大眾目光下,因此至今尚未出現像拉垮好萊塢大亨哈維溫斯坦(Harvey Weinstein)的超大型醜聞。

「#我也是」運動大力揭發好萊塢、矽谷和其他領域的性騷擾和性虐待事件,但一年多下來,華爾街卻恐怕變得更像男性俱樂部,而非更不像。

富國銀行(Wells Fargo & Co.)高級副總裁暨金融業女性協會(Financial Women’s Association)會長埃林斯基(Karen Elinski)表示:「女性正在思考如何因應,因為這會影響我們的事業。…這真的是一項損失。」

法律事務所福特哈里森(FordHarrison)的職場律師齊威格(Stephen Zweig)指出,企業若未能粉碎這種孤立女性的強烈反應,不採取行動讓高層經理人對這項議題持開放態度,並讓任何人感到能安全討論這件事,也恐將有危險。

齊威格說:「若男性避免單獨和女性共事或出差,或擔心遭控性騷擾而不再指導女性。這些男性雖然將遠離性騷擾投訴,但會直接面臨性別歧視投訴。」(譯者:張正芊/核稿:林治平)1071204

地機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