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期主題】小學課本逆襲:春桃志明超屁孩 厭世貼圖藏著反思

小學課本都很正經八百,充滿做人道理,逆襲貼圖用惡搞、叛逆完全顛覆這個觀念

文:鄭景雯

紮著雙馬尾的「春桃」和穿著短褲制服的「志明」還在讀小學,眼睛細細長長,頰上還帶著紅咚咚的復古腮紅,看起來就是那種正經規矩,下課後會趕快回家吃飯的小學生。然而在作者「畫龜畫」筆下,他們一點都不正常,不但沒被在河邊看魚逆流而上的蔣公給激勵,也很少寫功課,通常都是負能量滿點,只會躺趴在地板上厭世地抱怨著:「活著好累」、「不想面對」。

「小學課本的逆襲」在上萬款Line貼圖中頗為出名,2015年推出三天後立刻竄紅,小學生笑得八股,但笑臉背後卻寫實得很。生養他們的父母「畫龜畫」談到春桃和志明,只是淡淡笑說,「會開始畫貼圖,因為每天上班都超時,下班就算累個半死,還是想要有自己的時間,畫貼圖就是我自己的時間。」

逆襲的爆紅 人生的梭哈

畫龜畫的貼圖靈感,來自於曾在網路瘋傳的四格漫畫「媽媽請再打我一次」,其中一格是媽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姿,伸出左手,搧了女兒一個耳光,換來女兒一臉委屈。

漫畫原創出自一位中國繪者的畢業製作,當時原創貼圖剛起步,不少人惡搞這張圖,畫龜畫也是其中一位,甚至因為太多人二次創作,最後中國繪者公開表示,圖像歡迎大家取用。不過畫龜畫為表尊重,還是徵詢繪者同意,對方爽快答應,因為「大陸也沒有Line。」但其實後來的春桃在畫風、表情上都有很大改變。

當時畫龜畫花了八個月才完成第一款的40張貼圖,他在職場多年的工作經驗,練就一身企劃本領,設計貼圖前還先畫了張圓餅圖,「春桃、志明各12張,多人組合6張,皇帝、父、母都各3張,英文老師1張」、「中性溝通佔30%、情緒表達50%、其他20%」,畫龜畫說,「要是全部都很鬧,或是很惡搞,大家會不知道怎麼使用」,他走的是務實派,希望大家買到這組貼圖,「任何時機都可以用到。」

貼圖推出第一天,「小學生的逆襲」在上萬款貼圖中衝進前50名,畫龜畫「嚇到吃手手」,第三天便登上Line原創貼圖排行榜前三名,「那時候覺得,我要紅了!我要紅了!」畫龜畫毫不造作,得意的說出心裡話,沒多久還得到Line原創貼圖最佳新人賞,讓他忍不住用開玩笑地口吻和親朋好友炫耀,「拜託,一開始就那麼熱賣。」流露出「志明」臉部上揚的表情,旁邊還發出閃光、配著口白:「不解釋BJ4」。

隨著「小學課本的逆襲」逐漸受到歡迎,Line也詢問畫龜畫是否有畫動態貼圖的意願,當時他才辭掉在上海年薪百萬的設計總監,回到台灣一家手機應用程式公司上班沒多久,不過能受到Line官方肯定和邀約,他認為「機不可失」,便和老闆請了一個月的假,「沒日沒夜的畫,每天只有和7-11店員講話」。

最後的成果還不錯,老闆和畫龜畫懇談,要他得在工作及興趣上做出選擇,畫龜畫思索了好幾晚,「覺得不做會後悔」,2016年初便決定不當上班族,轉型做插畫家,他語帶期許地說,「人生難得有機會可以做自己有興趣的事,甚至可以表達對社會的觀感、可以有一點點影響力。」

一巴掌打出反權威

畫龜畫生了清秀的眉目、乾淨的臉,話語說得堅定,提到影響力,竟也沈思了幾秒,帶著幾分遲疑,但又有種「豁出去」的感覺,說起當學生時的往事:「國中老師打過我一巴掌,對我影響很大。」

人這一輩子,總有幾個場景怎麼忘也忘不了,畫龜畫本來沒那麼懷念國中的班導師,但那一巴掌的力道太大,也許到老,他都不會忘記。

畫龜畫2016年初便決定不當上班族,轉型做插畫家(攝影:中央社記者吳家昇)

畫龜畫還算是用功的學生,只不過在一些事情上,他有自己的固執,好比國中某次英文考試,畫龜畫把試題上會寫的答案填完,在一些他真的不知道答案、但也不想臆測的題目上留了白,準備提早交卷離開教室,卻不巧被班導師遇上,見到畫龜畫鐘聲還沒響就要離場,更何況考卷上還有多處空白,認為「就算瞎猜都要把考卷填滿」,想都沒想,一個巴掌「啪」地朝畫龜畫臉上飛了過去。

班上同學對班導師體長期不合理的體罰積怨已久,老師的這一巴掌,不但沒讓畫龜畫下跪說「對!對不擠(起)」,還不假思索、回擊老師一巴掌,最後更補了一句:「妳化妝粉那麼厚,害我還要洗手!」

台語八點檔的情節在教室裡上演,不過畫龜畫的下場不是被老師大罵「笨蛋!」、「去外面罰站」,而是被訓導處記了兩大過、兩小過,回想起來,這是他最叛逆的時期,「但也從那時候覺得,並不是在上位或是有權威的人就是對的。」

叛逆和惡搞的背後 是善良是關心

採訪的前半段,畫龜畫簡直是有求必應,一下子戴著「志明」的面具,在攝影棚內模仿角色會做出的各種高難度動作,奔跑「衝一發」、下腰做出「頭好痛」,一下子雙手拿著帆布馳騁,表達「太美妙啦!」的境界,反而越是訪問到後頭,越是發現畫龜畫的逆襲,不僅僅是惡搞,也不只是要從「小學生眼光看世界」那麼簡單。

小學生逆襲衝一發
畫龜畫「衝一發」(攝影:中央社記者吳家昇)
「春桃、志明都有我個性的一部份」,善良、有主見,偶有腹黑暴力的一面,有時又對人生有超齡的感嘆,畫龜畫順勢提到社會上存有的荒謬性,「像是設立博愛座、過年給紅包,有時候仔細想想,現實很多東西都莫名其妙。」

這些毫無道理的事情,讓畫龜畫跳脫框架,改從小朋友的角度看大人世界的「說謊」,他曾畫過一篇「老師教小朋友要誠實」,小學生問老師「妳幾公斤?」老師板起臉孔說:「老娘不用對你誠實。」對大人而言,誠實是有選擇性、可以有條件的,這才讓畫龜畫把貼圖命名為「小學課本的逆襲」,「因為小學課本都很正經,教做人的道理,逆襲就是讓他們很惡搞、很叛逆。」

畫龜畫的叛逆,到了大學轉換成與體制對抗,他在東華大學時因為加入系學會、學生會,經常為校內學生爭取權益,「反對東華花師併校、女學生被工人性侵,要求要加裝設監視器等陳情案」,那時忙到在陳情場合見到他的機率,比在課堂上還要多。

畫龜畫親自演出貼圖中的人物動作(攝影:中央社記者吳家昇)

不僅如此,他還是校園風雲人物,製作BBS動畫、活動主持、企劃、學生代表致詞樣樣來,正當畫龜畫過著自以為「很厲害的生活」,認為抗爭能改變一切時,卻沒料到大三因成績未達標被退學,系主任對著他說:「因為你有學生的身份才能進學生會,當你沒法保證自己身份的時候,怎麼讓人覺得你很了不起?」這句話有如無聲的巴掌,讓他想起了國中的班導師。

「那時候很恨他們,現在倒是蠻感謝的。」畫龜畫被退學後,考上真理大學念了一年,之後又再考回東華大學,畢業後做過補習班業務、活動企劃、設計,還為吳奇隆的服裝品牌設計衣服,那幾年他自卑非設計本科出身,幾乎有案子就接,「珍惜別人發包給我的工作」,長期下來,累積不少設計經驗,至今「小學課本的逆襲」無論是繪圖、動畫、動態貼圖、配音,全都是畫龜畫一手包辦。

(攝影:中央社記者吳家昇)

職場的歷練讓畫龜畫的鋒芒變得圓融,不過他對社會議題的關心卻沒因此停止。太陽花學運期間,他畫了一張「反黑箱服貿,救民主寶島」的海報,提供大家使用;討論同性婚姻議題時,他製作一張「小學沒教的事—婚姻平權Q&A」,貼在粉絲團力挺,畫龜畫說,「我能做就盡量做」,對他來說,「人生就活這一次」,只要不殺人放火,「想做的事,盡可能去做。」

最近「小學課本的逆襲」在高雄的特展「我盡全力放棄—厭世青」展出幾件插畫,畫龜畫寫了一句話:「是我太厭世,還是這個世界真的太令人討厭?」這兩者也許都有吧,不過畫龜畫的答案肯定不是厭世,「下個階段我還想要出書」,他想畫一些被社會遺忘、沒被看見的小故事,繼續顛覆社會上的理所當然和那些習以為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