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Español | 影像空間 | 全球中央雜誌
每週好書讀
  寶島大旅社
2013開卷好書獎‧年度好書‧中文創作
  推薦理由:如花綻放般華麗妖冶的迷離夢境;怪異、古舊,帶著腐朽與潮濕氣味之旅館內外的情色展演;以及窮究一切絢爛奢華可能,與進步文明想像的「寶島大旅社」……紛繁的元素共同交錯出即將與已然存在之崩毀。一場對家族歷史的挖掘,對物質肉身有限性進行的詠嘆調。(黃宗潔)
          ——轉載自《中國時報‧開卷》


.作者:顏忠賢
.譯者:
.分類:文學
.出版社:印刻
.出版日期:2013/11/11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寶島大旅社(上,下)》

顏麗子是如何把寶島大旅社蓋起來的(第12 篇)風格
  
  寶島大旅社的建築風格,引起太多爭議……太歧異到至今仍然無法被明確地定義。甚至,被當成一個日本式的最崇尚也最反叛「西洋歷史式樣」的洋樓公案。

  在當年,那是充滿歧異的一個學術辯論的美學定義的公案,因為,至今仍是個著名的公案。因為,據當年建築學者嚴格定義的討論,「西洋歷史式樣」仍只是一個籠統的集合名詞,意指的是建築以西方建築史分期中曾經出現之式樣為藍本作為表現的復古風建築,對於這些洋樓,稱法仍然十分分歧:有「西式建築」、「洋式建築」、「西洋建築」、「後期文藝復興建築」、「西洋古典建築」種種名稱,但是,這些名稱都無法闡述臺灣和寶島大旅社同時期的這些建築真正的具定論的意義與故事背景,或許,比較接近的名稱應為「西洋歷史式樣建築」,因為可彰顯其應用十九世紀世界「歷史主義」盛行下各種式樣的故事背景,一九一○年代,遵循西方歷史式樣建築構成的建築隨著受過專業建築訓練的技師來到臺灣,當時也適逢日本大正盛期,臺灣日治時期的西方歷史式樣在經過初期之發展後,逐漸綻放出美麗的花朵,幾乎是重要的公共建築莫不是崇尚「西方歷史式樣」。

  甚至,因為日本這些浪漫的建築師再加上高明的本地工匠的手藝……所以,竟然造就了許多超越日本本土建築美學的建築奇葩,寶島大旅社,就是當年最被注目與爭議的建築奇葩。

  因為,寶島大旅社對「西方歷史式樣」的崇尚……已經繁複到近乎瘋狂的令人髮指的程度,或許,這是另一種對「西方歷史式樣」更迂迴更奇幻⋯⋯的反叛。整個建築幾乎混合了所有的歷史式樣,然後又長出變形的、複合的、混生的、雜種式的⋯⋯種種更乖張猖狂又自我繁殖的自由古典風格。有許多紅磚外貌與橫貫立面的白色水平裝飾帶狀牆頭,但是屋頂並無一定形式,開口部基本上應用嚴謹的古典元素,但是又奇怪地複合成某種變異的紅磚折衷風格,意即雖然主要特徵為紅磚,但沒有明顯屬於任何式樣之主導元素,有些建築會使用拱圈,入口處或端部會突出處理成非古典系之其他語彙或者是非正統之西方古典建築語彙。

  入口的一樓主要大廳走廊是另一種紅磚拱廊風格,特徵為連續磚造拱廊做為造型主導空間的特徵,建築不會應用大圓頂及馬薩頂等西方歷史式樣建築之重要屋頂形式,連續拱廊中也不會出現古典系之山牆或圓山牆之門廊。

  立面和部分花園則怪異地出現巴洛克風格,採用古典柱式作為主導,也有雕塑修飾或比例被扭曲、誇大,壓縮……以造成更戲劇化效果,裝飾明顯增加,使用繁複到令人不安的曲線。四樓屋頂的屋簷,是類似第二帝國共和時盛行的一種式樣,其主要特徵為對稱方塊量體、突出中央翼、出挑支撐式屋簷、古典裝飾語彙與馬薩式屋頂。但是,二樓的迴廊,是新古典風格,特徵為古典建築元素原型的採用,特別是山牆式門廊與柱式都是標準的古典作法,也有少數地形變。三樓走廊出現仿羅馬風格,主要特徵為倫巴底帶、盲拱、複合拱圈與中世紀籃式柱頭,有時候也會在空間上應用修道院般的迴廊。在屋頂,也出現了部分的仿哥德風格,有尖拱、簡化之尖塔或小尖帽、扶壁、彩色玻璃、雉堞形女兒牆、四葉飾等西方哥德教堂之引用風格。有些房間甚至出現更多異國風格,主要特徵為應用埃及、印度、馬雅、印地安、拜占庭等非哥德、非正統西方古典系統建築之元素,在構成上自由到完全無定則的混合風格,只是所有風格卯柱身上都始終出現了種種變貌的蛇形糾纏不清的柱頭雕刻主題反而很令人費解。

  但是,在寶島大旅社的最高樓端,在極繁複「西方歷史式樣」屋頂的尾端,竟然出現了更奇怪的一個觀音堂……那是因為顏麗子而長出的另一種既崇尚又反叛的建築風格縮影……

  太夢幻了……那是一個極小型但極精美的中日西風格更怪異混合風格的觀音堂,甚至將臺灣式的風格融入了日本和式及希臘巴洛克式風格,和「西方歷史式樣」不同,而且也與臺灣傳統廟宇不同,但是,又彷彿從兩者長出而有點混合形變出來的……觀音堂的格局比某些小廟的正殿還大,甚至,四周有廊,觀音堂主要為重簷歇山式的木造建築,構材多為檜木,木作雕刻卻以蛇首蛇信蛇身的蛇鱗圖案來代替傳統的花草人物,外牆為日式清水磚牆,屋頂採西洋壓簷牆法,下簷加簷牆欄杆,迴廊柱頭為希臘多立克柱式造型,殿前有一六邊龜甲造型水池,池中原有八尊著名匠師雕琢的八仙石像。觀音堂內有銅製天花板、十八羅漢洋式框架壁飾及日式神龕,觀音堂的建築正面還有一座更怪異的牌樓,刻有「心即普陀」字跡及毛莨葉的泥塑裝飾,觀音堂內兩旁有泥塑鏡框,採西洋風格的裝飾,吊燈及壁燈皆保留日治時期的東洋燈飾風格。觀音堂主祀觀音菩薩,兩旁供奉註生娘娘與福德正神,雕像有點臺灣匠師味,但又有點日本東洋風⋯⋯甚至,觀音堂前的長得像巨蟒身纏繞的龍柱也極精美生動,其上落款大正年代,柱身呈圓形多鏤空雕,四爪握珠,口中含珠,為典型大正時期龍柱造形的顛峰代表作。

  在寶島大旅社,在這個古怪的洋樓裡……好像任何風格都同時出現也同時混合也更同時地自相矛盾地形變而繁殖起來。這或許正是森山用來既崇尚又反叛「西方歷史式樣」的登峰造極之作,因為,這個傳說中到處細節長出蛇形雕梁畫棟隱隱約約潛伏的風格最歧異最形變的建築……就像蛇是活的,甚至就像還在長,還在寶島大旅社裡祕密地繁殖……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