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Español | 影像空間 | 全球中央雜誌
每週好書讀
  追尋失落的玫瑰
  一名流浪的畫家被外型光鮮亮麗的漂亮女子黛安娜吸引,認為女子符合他要找的女孩類型十項要件的後九項,卻欠缺最重要的第一項,就是臉上散發光彩,那是讓他知道找到靈魂伴侶的訊號。黛安娜在母親死後留下四封信的引導下,找回內在真正的自己,也讓自己重新容光煥發。

  作者沙爾達‧奧茲坎1975年出生於土耳其,專長企管與心理學,2002年開始全職寫小說,希望撰寫闡釋人生深沉意義的小說。《追尋失落的玫瑰》是他第一部作品,雖是小說文體,但以脫胎自名著《小王子》書中的玫瑰,隱喻人心最初的夢想;人往往隨著成長與時間流逝,忘記或放棄心中原有的那朵玫瑰,多年後卻又感到後悔。

  故事中的流浪畫家原是哈佛大學學生,確認自己真正喜歡的是畫畫後,即捨棄名校去流浪作畫,雖然貧困但樂在其中;女主角黛安娜則在法學院畢業、眾人預期她會擔任律師的氛圍中,害怕告訴別人她最喜歡的是寫作。情節流轉,黛安娜在不斷尋找攣生姊妹瑪麗亞的過程中,最後了解瑪麗亞就是真正的自己。

  促成黛安娜找回自我的關鍵,就是亡母留下的四封信,看到第四封信,黛安娜才知道沒有妹妹,母親要她走一趟追尋之路,是要讓她知道自己真正要什麼,始終都要保有夢想,不要在意外人看法。作者自是要鼓勵讀者更勇敢面對自己,檢視自己有沒有追求或疏忽原來的夢想,如是後者,就要更勇敢去「追尋失落的玫瑰」。


.作者:沙爾達.奧茲坎
.譯者:林雨蒨(譯者)、葉曼玲(繪者)
.分類:文學
.出版社:春光
.出版日期:2010/07/01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她想起母親在信中問她的問題:「親愛的,到底是什麼阻礙妳去追求妳最大的夢想呢?」

  黛安娜知道,如果她有一千世可活,那麼每一世她都想當作家。她之所以選擇法律,都是因為一個可怕的想像:她想像自己變成一名平庸的作家……

  首先,周圍的人會認為她浪費了學歷。除此之外,他們倒是會隱藏他們真正的想法,禮貌地說她選了一個有趣又令人興奮的職業,然而,他們的話裡總是隱含著反對和鄙視。很快地,她會變成八卦主角,人們會竊竊私語著國際飯店集團和里約熱內盧最富名望飯店女繼承人的新聞,並說「不幸的黛安娜.奧利維拉」一度是城裡所有年輕人欣羨的對象,受到人人的讚賞,最後卻變成一個寫的書沒有人要看的作家。那些曾經不惜付出一切只求擁有她的地位的人會可憐她,認為她虛擲人生。

  黛安娜從未告訴任何人,她是因為害怕活在這樣的情境中,才選擇一個周圍的人都會認可的職業。所以,或許朋友無法洞悉她真正的感覺是她的錯。

  但她難道沒有跟她們聊過她的夢想和希望嗎?當然有。

  只是她每次開口,就會遭到她們的批判,好像她們才知道什麼對她最好。她們總是建議她做什麼,應該怎麼思考,甚至該有什麼感覺,一大堆的忠告排山倒海而來,卻從來沒有人試著去了解她。

  她要怎麼面對這個她被獨自留下來生活的世界?一個無人了解她的世界?

  為了讓疲憊的心靈能夠得到安寧,黛安娜終於決定晚上去公園散散步,一如母親尚在人世的時候。

  公園裡,人潮稀稀落落。黛安娜沿著海岸走,盡可能地靠近大海。

  她和母親曾有多少次一起在這裡散步?到底是多少次呢?如果能再與母親在這裡閒晃一次,她有什麼不能給的?只要再一次……

  她迷失在回憶中,走了大約十五分鐘,一直走到有帆船的遊艇停靠區,才掉頭回家。

  回程,她通常會穿越公園走捷徑,主要是因為她喜歡欣賞這條路上一些稀奇古怪的人,看看那些頭髮有如彩虹般五顏六色、在身體上最不該穿孔的地方穿孔的人,還有身上已經找不到空位可以再用刺青裝飾的刺青客……

  一如往常,這條通道上充滿了賣小飾品和庸俗藝術品的攤販、刺青師傅,還有晃來晃去的音樂家和乞丐。
經過乞丐時,一個低沉的聲音響起:
  「嘿!年輕的小姐!」

  黛安娜不確定是不是在叫她。她四下張望,不見其他符合描述的人,然後,她看到一個老乞丐正盯著她瞧。他又喚了一聲:「嘿!年輕的小姐!」

  她常常在這個角落看到這位滿頭灰白鬈髮的男人盤腿坐在一張草蓆上。他與其他乞丐不同之處,在於他小小的黑色眼眸儘管不斷在人群中搜尋著什麼,卻從不騷擾經過的人。另一個差異是,他那張破爛的草蓆上有一角寫著:算命,九里爾。

  黛安娜很訝異,她經過這位算命的乞丐不下百次,但這還是他第一次出聲喊她。
  「你在跟我說話嗎?」她指著自己問乞丐。
  「妳在找她?」
  「你的意思是?」
  「她!」
  「她是誰?」
  「如果妳不知道,我怎麼會知道?」
  「什麼?!」
  「她,我在說她!」

  她搖搖頭。沒有必要繼續這段奇怪且沒有意義的對話。或許他正等著捉弄某個人,搞不好是在測試什麼吸引潛在客戶的新招數。不管理由是什麼,黛安娜決定趕快走開。

  她想當作他們之間沒交換過一言半語地繼續往前走,但當乞丐再喚一聲,她卻停下了腳步。

  「看這裡,小姐,我準備免費幫妳算命。來吧,或許妳的好運會告訴妳她在哪裡。」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也不想知道。」

  就在那快如一眨眼的瞬間,乞丐把灰還是什麼的倒入他面前的一杯水裡,專注地看著水逐漸變混濁。然後他說:「哎呀!我看到了什麼?我看到了什麼?她看起來就像是妳,和妳好像!」

  黛安娜站在原地渾身一僵。

  「誰看起來和我好像?」她用力嚥了一口口水問道。
  「這樣好多了,小姐,現在過來坐下吧。」
  黛安娜照他的話做。

  乞丐的食指在水中轉呀轉,再以指尖刷過黛安娜的臉,不待她有任何反應,他就開口說道:「先不管妳有沒有在找她,她看起來和妳真像,簡直是一模一樣!同一個年紀,同一個高度,同樣的眉毛,同樣的眼睛……」

  黛安娜感覺一陣寒顫從背脊往下竄,讓她不知要做什麼或說什麼。但這一定有個解釋,天底下才沒有算命或讀心術這種事。這個男人說的不可能是瑪麗亞!

  為了證明他是個騙子,她問:「那麼她在哪裡?」
  「不遠。」
  「到底在哪裡?」她問,聲音提高了些。

  乞丐抓起她一隻手,在掌心倒了一點污水,凝神檢視它一分鐘後,說:「她從很遠的地方到這附近來,很快地,她又會走得遠遠的,但會再回來。」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