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Español | 影像空間 | 全球中央雜誌
每週好書讀
  霧林之歌
  林務局羅東林管處出版吳永華老師所著的《霧林之歌:宜蘭古道自然發現史》一書,是2014年《桃色之夢:太平山自然發現史》的姊妹作。吳老師彙集過往曾經踏足宜蘭山區的人們,所步履出的古道上所發生的記事,經過整理,以節錄原始手稿,佐以考究、註解及詮釋,讓遠久的文史場景再現,品讀之際也能感受到依然鮮活。書中以宜蘭山區分為雪山山脈、南澳山區、蘭陽溪上游等三大區域、十大路線、三十四個單元來書寫,將古道與自然史結合,並從動植物種調查、旅行手札、報導、童話故事帶出動人篇章。

.作者:吳永華
.譯者:
.分類:科普
.出版社:行政院農業委員會林務局羅東林區管理處
.出版日期:2018/07/01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霧林之歌:宜蘭古道自然發現史》

越過廳界遇八仙:川上瀧彌與森丑之助的植物探險

  川上瀧彌與森丑之助率先站上隘勇線的山頭,為百年前宜蘭山區的自然發現史揭開了序幕,而採自中嶺的狹瓣八仙花更成為它的紀念物,永遠在這座山脈上綻放春意。

  臺灣植物發現史是一段漫長的旅程,十九世紀西方人無法深入山區,往更高海拔挺進,成果自然有限。以宜蘭來說,1888年德國植物學家OttoWarburg只能與馬偕牧師一起走草嶺古道來到宜蘭採集。日本治臺初期依然如此,1896年的多田剛輔、1904年的川上瀧彌還是走草嶺古道,1899年三宅驥一走坪林尾至礁溪的古道,但他們都只是匆匆路過,未能在古道上留下採集動植物標本的成績。直到臺灣總督府運用山地隘勇線推進的策略之後局勢才有所改觀,當時殖產局人員就順著開闢的隘勇線展開有用植物調查的工作,在警察護衛下逐步地向深山推進,冒險抵達足跡罕至的原始山林取得大量標本,帶回山下供學者研究,以便了解臺灣的植物相。

  1905 年10 月20 日,宜蘭第一條跨越廳界、從臺北屈尺到叭哩沙(三星)的隘勇線完工了。深坑廳長丹野英清立刻於22 日上山去巡視,一行人在拳頭山監督所住了一夜,23 日通過松羅溪監督所,在九芎湖監督所過夜,24 日來到宜蘭,翌日踏上歸途。

  這條隘勇線除了有助於臺灣總督府「理蕃計畫」的推動之外,也提供了殖產局有用植物調查計畫的採集者得以進入山區的大好機會。1906 年殖產局的川上瀧彌與森丑之助就利用這條山徑率先來到宜蘭山區採集。川上前一回是走草嶺古道來到叭哩沙,這次則是循著深坑廳長所走過的相同路徑沿途採集植物標本,再下到叭哩沙。他們在6 月7-13 日間的採集路線為臺北—屈尺—烏來—林望眼(福山)—中嶺—拳頭山—破鐺溪(九寮溪)—松羅溪—九芎湖—叭哩沙—宜蘭—坪林石漕—倒吊仔—臺北。

  川上瀧彌(Takiya Kawakami, 1871-1915)畢業於北海道札幌農學校植物病理學科,1903年來臺擔任臺灣總督府技師,1905年主持有用植物調查計畫,1908年擔任總督府博物館的首任館長,1911年創立臺灣博物學會,1915年8月因籌備臺北博物館的開館事宜,積勞成疾而病逝,得年44歲。川上是一位懷抱理想、夙負大志之人,雖因右腳微跛行動略顯不便,依然憑藉著堅強的毅力與旺盛的研究熱誠來克服困難。他最大的心願就是完成殖產局博物館的開館以及臺灣植物誌這兩件大事。

  森丑之助(Ushinosuke Mori, 1877-1926)生於京都,在1895 年他18 歲時隨軍隊來臺,擔任陸軍通譯。隨後進入殖產局有用植物調查課、舊慣調查會及臺北博物館等單位任職。他參與植物採集的年代在1906-10 年間。1924 年辭去公職,全力蒐集臺灣原住民族資料,卻在1926 年7 月從往返於臺日間的「笠戶丸」船上投海自盡,得年49 歲。

  森丑之助談到了他與川上瀧彌的合作關係:
在公務上我協助總督府進行植物調查,私底下則利用能入山的機會沿途作蕃族研究。由於這個緣故,我才能從事普通人無法進去的地方,也就是前人未踏的蕃地。我踏破全臺灣的所有山川,徹底調查森林植物,採集標本製成腊葉帶下山來。

  他們倆人於6 月10-11 日間在中嶺、拳頭山、破鐺溪、松羅溪、九芎湖沿途一路採集,這批標本後來被送到東京帝國大學植物分類學家早田文藏的手上,命名了4 個新種:

  狹瓣八仙花Hydrangea angustipetala Hayata
  早田氏菝葜Smilax gracillima Hayata
  黃穗薹Carex dunni Hayata
  褐柄薹Carex longispicata Hayata

  狹瓣八仙花及早田氏菝葜採自中嶺,黃穗薹及褐柄薹則採自拳頭山。如今只有狹瓣八仙花依然為百年通用的正式學名,其餘成了同物異名,在學界已經很少被提起。虎耳草科的狹瓣八仙花的花期甚長,四至七月間均可見到花開,可以猜想六月盛開時一瓣瓣的淡黃色萼片是多麼吸引著他們的目光。而且從蓴這種水生植物採自拳頭山,看來他們肯定是來到了中嶺池邊。

  這是宜蘭在整個隘勇線前進行動中首度跨越廳界的山徑,川上瀧彌及森丑之助率先站在山頭,為百年前宜蘭山區的自然發現史揭開了序幕,而採自中嶺的狹瓣八仙花更成為它的紀念物,永遠在這座山脈上綻放春意。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