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フォーカス台湾 | 影像空間 | 全球中央雜誌 | 好生活
每週好書讀
  塑思考
  成功打造明治好喝牛乳、樂天木醣醇口香糖等品牌;受三宅一生邀請,與深澤直人、安藤忠雄共同建構舉世聞名的「21_21 DESIGN SIGHT」;製作培育兒童設計精神的NHK教育台「啊!設計」節目,活躍於設計前線,熱愛衝浪、喜歡散步、下廚料理、收藏骨董的佐藤卓,在歷經四十年設計生涯,出版《鯨魚在噴水》之後,藉著設計,覺察自我,檢證人類的生活行為。在本中書他娓娓道出自己走上設計之路的因緣與養成,無私分享職涯中的所見所聞、所思所想,以及種種跌撞。





.作者:佐藤卓
.譯者:蔡青雯
.分類:藝社設計
.出版社:臉譜出版
.出版日期:2021/04/29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塑思考》

做設計,不做設計

  日文當中,常將設計化為動詞,會有「做設計」的說法。在名詞之後,加上動詞「する」(進行~,做~),例如「電話する」(打電話)、「食事する」(用餐),是日文常見的用法。設計的語源是拉丁文designare,動詞,意思是標示記號。英文design在成為名詞之前,也是動詞。由此可知,設計一詞本來就具有「進行」、「做」等動作之意,既然如此,何必多此一舉地在後面加上動詞「する」呢?加上之後,反而強調設計是需要主動積極去進行。所以,即使「設計」已經獲得媒體的大量報導,變成日常使用的詞彙,卻因為這個「する」,導致嚴重誤解不斷產生。

  設計如果只是朝著「做設計」的方向,就會以「做」為最大前提,將導致設計的正當方向─「不做」的選項,從此消失。可是,世界上有些物品,保持原貌就是理想狀態,也有些物品不需要過度地「做設計」。其實,大多數的物品雖然經過設計,卻不突出顯眼。可是,設計朝著「做設計」的方向,造成委託人或受託人,都被迫認為設計是必須「做的」。如此一來,只需維持原樣、無需做全新設計的設計,就再也不見;最後,連那些應該保留原貌的傑出設計,也逐漸從我們眼前一一消失。

  這個聽起來毫無殺傷力的「做設計」,逐漸演化成為操縱人心、改變社會的危險力量。我們應該更積極地了解「不做設計」或「不改設計」這些重要選項,被「做設計」剝奪之後,將會掉入恐怖境界。語言的力量足以令人畏懼。「做設計」再加上自我主義、誤認為是效率主義的民主主義、經濟優先主義,其相乘威力,將破壞悠閒恬靜的田園風景,造成無法挽回的後果。現在,前往日本各地,只見農田不再,取而代之的是大型商業設施,矗立著巨大招牌,各處景色都大同小異,相差無幾。在日本,恐怕已經沒有人感嘆到處都是似曾相識的景象。盲目追求嶄新的結果,反而各地都變成整齊劃一的俗氣風貌,背後原因就是「做設計」這個危險詞彙作祟。

  前段闡述了缺少「不做設計」選項的危險,但是,當全新的必要事物誕生時,的確需要設計。在積極施行設計時,必須注意的是不過度設計。當心中浮現「做設計」或「必須設計」等想法時,很容易做出矯揉造作、過度匠氣的物件。

  舉例來看生活中最常出現的冰箱設計。在廚房空間裡,如果冰箱不斷自我主張「我在這裡!我最顯眼!」,家人會覺得舒服嗎?老實說,冰箱只需要融入日常生活,發揮應有功能,毫無突出顯眼的必要。然而,常見冰箱門把做成怪異的曲線,或增添鮮艷色彩裝飾,能夠靜靜坐鎮在廚房角落的冰箱實不多見。多半是製造業者擅自認為應該加上品牌特徵,施加裝飾。明明什麼都不需做,多數製造業者總覺得要施點裝飾才是「設計」。其實這些公司內部都有非常優秀的設計師,這些理解設計本質的設計師,提出看似沒有設計的優異設計,在會議當中不易獲得認同,總被誤解為沒有設計,沒有花工夫。

  冰箱就是冰箱,過多過少都不可取。人有本分,物也有「本分」,除了儲存食物之外,其他時間,冰箱退居廚房一角,靜靜等待出場時刻即可,甚至沒入牆內也無妨。機器總有發生故障的時候,只需考量方便拆除裝設,就沒問題。在思考這些問題時,其實就已經在做設計,設計不是只有彰顯外表的裝飾。我們應該了解,二十四小時不眠不休冷藏保存食物的功能,才是所謂的設計。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