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フォーカス台湾 | 影像空間 | 全球中央雜誌 | 好生活
每週好書讀
  氤氳之城
  《氤氳之城》是親炙西班牙作家薩豐的最短距離,也是他獻給書迷的告別故事集。本書收錄11則短篇故事,在敘事者的聲音、歷史紀事或各種細節串接連綴之中,描繪出一個新穎豐富的世界,縱然虛構,也是個氤氳瀰漫的宇宙。譯者范湲說:「薩豐以充滿魅力和魔力的文字堆砌出一座無可比擬的島嶼,即便歲月推移,它終究無可撼動,而且永不消失。」

.作者:卡洛斯.魯依斯.薩豐
.譯者:范湲
.分類:文學
.出版社:圓神出版
.出版日期:2021/10/01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氤氳之城【當代最受歡迎西班牙作家薩豐,獻給書迷的告別故事集】》

氤氳女子
  
  我從未跟任何人提起過這件事,不過,我能找到這個住處,真的是個奇蹟。她是蘿拉,她的吻宛如一曲探戈,而她正好在一號之二那棟樓的管理處當祕書。七月的盛夏夜晚,氤氳如焰、絕望瀰漫的夜空下,我遇見了她。我露宿街頭,睡臥在廣場旁的長椅上,卻被溫潤的雙唇觸感驚醒了。「你需要找個地方安頓下來吧?」蘿拉帶著我來到大門前。這幢建築物是矗立舊城區那些令人迷惑的方正陵墓之一,一座處處可見滴水嘴獸和修補痕跡的迷宮,門廊上寫著一八六六這個數字。我尾隨她上樓,幾乎一路摸黑前進。我們每踩一步,建築物總像老舊船隻一樣嘎吱作響。蘿拉沒問起我的工資和相關資料。這樣也好,畢竟,監獄從來就不給你這兩樣東西。閣樓就跟我的牢房一樣大,一個懸浮在一片屋宇苔原間的小房間。「我就住這裡吧!」我說道。說真的,過了三年的鐵窗生涯,我早已失去了嗅覺,對於牆外傳來的慣性聲響,我也早就麻木了。蘿拉幾乎夜夜造訪閣樓。在那個宛若煉獄般的盛夏,唯有她那冰涼的肌膚和雲霧般的氣息不再燒灼世間。拂曉時刻,一片靜默中,蘿拉的倩影消失在通往樓下的樓梯間。我利用白天補眠。同一棟樓的鄰居們展現了同為天涯淪落人的極大善意。我在這裡碰到六戶人家,家家戶戶皆有老幼,屋內喧鬧聲不斷,時時有人在走動。我最喜歡的鄰居是傅羅里安先生,他就住在我樓下,平日以製作彩繪洋娃娃為業。我已經接連好幾個禮拜沒踏出這幢建築物一步。蜘蛛在我門前編織了一張張形同阿拉伯圖騰的網。露易莎女士,住在四樓的鄰居,總會上樓幫我送來一些食物。傅羅里安先生借了我一些過期雜誌,偶爾也找我比賽多米諾骨牌遊戲。鄰居的孩子們常邀我一起玩捉迷藏。我這輩子第一次體驗到受人歡迎的感覺,近乎被人疼愛著。午夜時分,蘿拉送上她裹著純白絲綢的十九歲胴體,盡情享受歡愉,彷彿這是最後一次。我與她歡愛到黎明,生命從我身上奪走的一切,我在她的肉體上重獲滿足。接著,我夢見了黑白的世界,一如流浪街犬和倒楣鬼。再怎麼不堪的雜碎如我,在這世間還是有窺探幸福的機會。那個夏天是屬於我的。八月底,市政府人員出現時,我以為他們是警察。負責拆屋的工程師告訴我,他個人對「占屋行動」沒有敵意,然而,很遺憾的是,他必須炸毀這棟建築物。「您一定是搞錯了!」我連忙說道。我的人生,每一章皆以這個句子起頭。我趕緊跑下樓去管理處找蘿拉。但那裡除了一個衣帽架,剩下的只有厚厚一層灰塵。我上樓去找傅羅里安先生。只見五十個無眼洋娃娃在陰暗中逐漸腐爛。我跑遍樓上樓下,極力找尋同一棟樓的所有鄰居們。寂靜無聲的走道上,堆積的只有殘垣瓦礫。「這棟建築物從一九三九年開始就廢棄不用啦!年輕人……」工程師這樣告訴我。「炸彈把占屋者都炸死了,建築物也被炸得體無完膚。」我們在言語上起了爭執。我承認自己把他從樓梯推了下去。這一次,法官毫不遲疑地受理了案件。以前的獄友們常這樣說我:「反正,你還是會回到這裡來的。」負責管理圖書的赫南幫我找到了那次轟炸的報紙剪報。照片中,成排的屍體堆放在松木箱子裡,屍體雖已面目全非,但肢體仍可辨識。淌流成河的大片鮮血在街道石板上蔓延著。蘿拉穿著一身白衣,雙手按著傷口敞開的胸口。身繫囹圄的日子已經過了兩年,但在監獄裡,若不是靠回憶活下來,就是死在回憶裡。獄卒們自認聰明過人,但她總是懂得如何躲過監控。每到午夜時分,她的雙唇總會喚醒我。她為我帶來傅羅里安先生和其他人的回憶。「你會永遠愛我,對不對?」我的蘿拉這樣問道。我告訴她,會的,我會的。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