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Español | 影像空間 | 全球中央雜誌
每週好書讀
  老師,你會不會回來
偏鄉很難留住好老師,許多人懷著過客心態,找到都會工作立刻跳槽,曾獲選「POWER教師」與今年「SUPER教師」表揚的王政忠老師,十幾年前到南投縣中寮鄉爽文國中擔任實習教師後,也不想再回去,《老師,你會不會回來?》一書敘述他後來改變心意,回到爽文國中任教至今十幾年的心路歷程,非常令人感動。

作者在高雄師大畢業後,到爽文國中實習任教一年,後來帶著解脫的心情離開去當兵,當時他決定不再回到這個像動物園的偏鄉學校,但1999年921大地震後,他從服役的金門返鄉,忍不住回到爽文國中探看學生,兩個女生哭著問他:「老師,你會不會回來?」結果,2000年他服完兵役回到爽文,就沒有再離開。

書中敘述作者剛去爽文報到實習時,學校大門的野草長得比人高,六、七個男生躺在那裡講髒話,女生則蹲在牆角,兩腳開開,標準阿桑式蹲法,在聊劉德華及廟會。他覺得好像到了「動物園」,要趕快逃走。但換了個好校長,人有心就有路,他也硬是把台灣最窮幾個平地鄉之一的中寮鄉爽文國中的學生給帶起來了。

中寮鄉是稅收最少的偏鄉,但是窮不是藉口,沒有不可教的孩子,事在人為,有心要做,一定做的起來。在王政忠全心投入下,爽文國中的教育開花結果了,學生不斷得獎,學校團隊、畢業校友志工團隊也得獎,王政忠也得獎,中間的過程非常令人振奮,作者把經過寫成這本書,傳達教育工作者可以嘗試的方向,激勵教師的士氣,也是一般讀者很好的勵志書。




.作者:王政忠
.譯者:
.分類:教育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11/08/29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內文節錄

熟成的茶湯
很多珍貴的東西,我一直到後來才發現有多珍貴!但是,有一樣東西的珍貴,我一直都知道,只是沒有時間好好感受。
那一年,二○○八,我終於到了輔導室,開始花時間去感受生活中珍貴的事物。
比如說,自己夢寐以求終於買到的那個茶盤。
咖啡色澤,厚實體態,古樸的木紋及淡淡的馨香,每天一早,我慎重的捏了把茶葉,倒入滾燙的熱水,愉悅的闔上杯蓋,滿足的等待茶湯釋放。然後輕輕的說聲:「啊,多美好的一天!」
喜歡喝茶的原因,不只是茶本身的好味道,更令人舒暢的是等待過程中的全然放鬆,以及茶香帶給人的幸福。記不得是什麼時候開始喜歡上這樣優雅的一項嗜好,只知道,好像愛上這種感覺已經是很久很久的事了,久到彷彿是一種與生俱來的愛戀,只要水一倒,茶葉開始舒展,心思也就熨燙得伏伏貼貼了。
山裡教書的日子並不像我的同學或朋友所想像的那樣輕鬆或慵懶,也絕對不比在大都市裡教書的他們來得簡單或好混。那些年,總是急切的想讓人知道我在這裡做了什麼事,急著解釋我在這裡有多認真,絕對不是那種在山裡養老,等著哪天可以調出去,或者就這樣混到退休。
常常是急著說急著表達,然後等待別人給一個佩服或讚嘆的神情。如果有,就鬆了一口氣;如果沒有,就會丟一句:「唉,事情不是你想像的那樣啦!」
好累!
又要做又要說又要讓別人知道又要怕別人不知道,好累,不是嗎?
那時的我也愛泡茶,但茶葉總是泡得不夠開,總是被人嫌茶湯不夠有味道,即使是人家推薦了好茶葉,或者有機會買到了名貴茶種,但,我很納悶,明明是好茶,怎麼沒味道?
來到輔導室之後,有一天,我決定拿著碼錶計時。第一泡,我以自己平常的節奏嘗試,加水,倒茶——嗯,一樣,一如往常的清淡味道。第二泡,我看著碼錶計時,足足等了五十五秒,才把茶湯倒出來——哇,光是茶香就不一樣,茶湯的顏色也溫潤熟成許多,啜飲一口——這才是茶的味道啊!
原來,我連五十五秒都等不及讓茶湯熟成,讓茶葉舒展。
人生那麼長,我在急什麼呢?
我終於離開了教導處,並且決定開始好好體會如何喝茶。
或者,好好體會真正珍貴的東西。
我記得那個討論課程設計的夜晚,我和文龍兄、鈞鼎兄一直奮戰到子夜;我記得那個因為阿清哥要調回故鄉而抱著他放聲大哭的畢業典禮,兩個男人當著全場學生及家長的面相擁而泣;我記得那個告訴我放手去做,毫不介意當我的橡皮圖章的前輩戴主任;我記得那個在街上偶遇,知道了我即將帶國樂團學生出去參加音樂比賽,趕忙回家拿錢塞給我,要我買東西給學生吃的退休同事;我記得那個搭著我的肩膀鼓勵我「少年仔,不錯喔!」的策略聯盟夥伴學校的主任;我記得那個硬著頭皮幫我蓋章幫我驗收幫我補填請購單的總務主任;我記得那個拉著我的手肘要我緩一點多溝通一點的護士阿姨;我記得那個對我吼著「為什麼你想怎樣就一定要怎樣」的導師同仁……
我也記得所有的同仁夥伴情義相挺的捐出十大箱的二手物品當作第一次跳蚤市場的物資之前,我花了多久時間,說明了多少次,我為什麼要這麼做。
我當然也記得所有的教師夥伴陸續加入開始使用學習護照當作教學輔助策略之前,我花了兩年的時間說明、示範、修正、請教與調整。
珍貴的或許就是這樣不厭其煩的溝通。
願意將初衷一次又一次的解釋與分析,願意將核心價值一次又一次的化作語言或文字,在大部分的人都了然於胸並理解認同之後,才會補上一句:「都是為學生好嘛!」然後獲得彼此相視一笑的善意面容。
珍貴的或許就是這樣看在眼裡的信任。
願意容忍我一次又一次的衝撞行政科層體制,願意接受我一次又一次的做了再說,願意體諒我豪放不拘小節的業務處理性格,在一而再再而三的為我擦屁股之後,輕輕說一句:「下次要小心!」
珍貴的或許就是這樣同理扶持的團隊。
願意看著我一次又一次的走在最前面享受四方讚許的眼光,願意聽進我一次又一次的自以為是的主觀意見,願意跟著我一次又一次的欠缺深思熟慮的調整或改變方向,然後牽強一笑的說:「如果你堅持的話!」
我連五十五秒都等不及讓茶湯熟成,又怎麼會等得及讓溝通走在決議之前,讓信任蔓延在決策之間,讓團隊萌芽茁壯在決定之後?
於是我失去了珍貴的圓熟甘潤,也失去了珍貴的溝通信任和團隊。
於是我來到輔導室,於是我決定給自己多一點時間,緩一緩,想一想,靜一靜。
我等著水煮開,等著茶葉伸展,等著茶湯熟成,等著啜飲珍貴的滋味。
我也等著再一次的學會溝通,等著再一次的獲得信任,等著再一次的凝聚團隊。
等著再一次的珍貴的這些那些都回來!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