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別軍營前世 衛武營迎接文化今生

這裡曾是無數役男揮灑青春汗水的所在,記憶不曾消逝,但衛武營將迎來她的新生
文:陳朝福(中央社駐高雄記者)

衛武營曾是南部重要的新兵訓練中心,即使如今脫胎換骨變身都會公園和國家藝術文化中心,那段營區歷史仍在許多男兒心中難以磨滅,對他們而言,當年入伍在集合場流汗操課、500障礙場奔馳情景,說不定仍宛如昨日。

(取材自高雄市政府衛武營都會公園網站)

衛武營區在日治時期是儲存軍用物資的「鳳山倉庫」,肩負日軍後勤補給重任,二戰結束後由國軍接收利用,改設為新兵訓練中心、部隊駐地等用途。

營區有南湖和北湖,以及練兵出操的連集合場、500障礙場、營福利社、老舊營舍和地標供水塔、眺望塔等,更有戰爭時供作戰指揮中心的地下碉堡,塗裝迷彩偽裝色彩的建物錯落在高聳遮蔭的老樹間。古往今年,無數阿兵哥曾在此同甘共苦磨破皮操練,也曾在老樹下懇親會暢飲冰涼飲料談天說地。

至今仍可見當年營區內的部份戰鬥教練設施。(中央社記者陳朝福攝)
衛武營的舊營舍(中央社記者陳朝福攝)
時任行政院長游錫堃於2003年宣示國家音樂劇場興建在高雄衛武營區。圖為國家音樂劇場預定地。(中央社記者陳守國高雄縣傳真2003年7月10日)

曾於1992年在這裡接受陸軍兵工新兵訓練的林姓男子表示,他在衛武營接受新兵基本訓練,隨後再前往兵工學校受訓維修戰車和軍用動力車輛等專業課程。回憶新訓經驗,班長很兇,操體能也很踏實,每天按表操課一項都跑不掉,晨操繞著營區跑3000公尺,也有刺槍、伏地挺身和射擊預習等出操,班長一個口令一個動作。

林男說,衛武營是他服役的第一站,永生難忘。精實的新兵訓練讓他與同袍建立起戰友般的革命情感,退伍時幾個交情好的戰友互留電話,20多年來仍會聯繫問候和互訪。因為衛武營,人生道路上增加許多知心老友。

另一名也退伍20多年的「阿發」說,印象中衛武營的老樹特別多,有如大傘蓋的老芒果樹,盤根錯節的老榕樹不計其數,當年站哨時微風徐徐,也是弟兄們打屁聊天的好所在。

衛武營區規劃為都會公園後,駐軍陸續移防,空出營舍。(中央社記者陳守國高雄縣傳真 2004年12月31日)
高雄衛武營區舉辦新兵懇親會(中央社記者陳守國高雄傳真 2000年10月8日)

阿發曾回衛武營尋找當年與同袍弟兄們朝夕相處、同甘共苦的記憶,發現南湖和北湖都整修很漂亮,還增設生態池和鳥類觀察亭,而老舊營舍三連棟和集合場仍保存完好,當年讓新兵心驚膽跳的500障礙場也還在。他感謝衛武營讓他「轉大人」由男生成為男人,當年記憶至今仍存腦海,這些曾經有過的歷史是甘甜的回憶。

帶給役男深刻人生記憶的衛武營,如今揮別前世,化身國家藝術文化中心和都會公園,兼具文化藝術和生態保育等功能,接下來要用今生再造截然不同的衛武營傳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