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期主題】一座文化堡壘的誕生

計畫15年、施工8年、歷經三任總統,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終於啟動引擎

文:鄭景雯/攝影:吳家昇

2018年10月13日,對台灣藝文圈來說,可是個大日子,亞洲最大單一劇院體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在這天開幕。不少藝文大老、文化圈人士,一早就從台北搭高鐵驅車往南,見證這座計劃15年、工程歷時8年,全台最大劇院的啟用典禮。

開幕前99天,衛武營藝術中心營運團隊在辦公室入口處,放置了開館倒數立牌,團隊隨著日子一天天的倒數,精神也一天天的緊繃,大夥都游走在崩潰邊緣,隨時都可能爆炸。畢竟這座外型有如太空船的場館,多年來在各界期盼下,好不容要發動引擎,任一細節出錯,都可能被放大檢視。

2003年,衛武營藝術中心被列為行政院新十大建設「國際藝術及流行音樂中心」計畫之一,當時在前總統陳水扁任內宣布,把曾是神秘的軍事重地對外開放,象徵空間解嚴。台灣自從1987年台北兩廳院啟用以後,已經很少有興建大型劇場的公共工程經驗。當時要在被冠上「文化沙漠」的高雄蓋南部兩廳院,為的就是縮短南北文化差異。

(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提供)

12年前的起點

時間回到2006年12月初,文建會邀請美國華裔舞台設計家李名覺、國內建築師陳邁、郭肇立、漢寶德、新象藝術創辦人許博允等建築專業人士,在高雄圓山飯店召開評選會議,要決定44件參與投標的國內外建築師,最後是哪幾個提案,能進入高雄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第一階段競圖。

那年高鐵還沒行駛,文建會難得邀請到李名覺回台灣擔任評審,他老人家得從紐約飛回台灣,再搭著國內航班到高雄,幾個建築大老從四處奔波,齊聚在有著帽簷屋頂的大紅色宮殿式建築頂樓包廂。

大夥經過一番爭論,歷時2天才選出6名入圍者,包括日本的竹山聖、台灣大元聯合建築師事務所、英國札哈.哈蒂(Zaha Hadid)、荷蘭麥肯諾(Mecanoo)、瑞士韋伯侯佛、日本竹中工務店都入圍。2007年3月,由荷蘭麥可肯諾建築師事務所的建築師法蘭馨.侯班(Francine Houben)勝出,她提出3D曲面型屋頂,從空中鳥瞰頗像一尾大魟魚,側面看又像一艘太空船,完全打破台灣公共建設的設計想像。

法蘭馨.侯班(中央社記者吳家昇攝)
(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提供)

那年我研究所才剛畢業,還是個少女來著,青春小鳥還健壯地飛著啁啾著。進了文建會當媒體公關才沒幾個月,公布入圍名單當天,被派去高雄發佈這則新聞,意外見證衛武營藝術文化中心的歷史。

想不到在近12年後轉換身份,再次見證衛武營藝術中心的啟用。環顧週遭實在有著滄海桑田的感受,這些年來台灣歷經3任總統,政黨輪替了兩次,文建會也升格為文化部,兩廳院、台中國家歌劇院、衛武營藝術中心3場館也被納入國家表演藝術中心,建築界女王札哈.哈蒂、建築教育學者漢寶德相繼過世,法蘭馨.侯班的眼角多了皺紋,而我也不再青春,由少女變成熟女。不過,衛武營藝術文化中心才正要開始。

設計概念結合榕樹和港口意象

法蘭馨.侯班設計的衛武營藝術中心,外型宛如音波海浪般流線型的建築,不規則曲面的銀白色屋頂,有多扇天窗能夠引入陽光灑進館內廣場。回想第一次見到衛武營時的印象,法蘭馨說:「當時看到很多榕樹,榕樹枝幹蜿蜒、盤根錯節,還有寬大的樹幹可以遮風避雨。」尤其到晚上6點太陽下山,高雄因為氣溫變得涼爽,許多人在這個時間外出,「整個城市生氣蓬勃。」在屋簷下、樹下有人跳舞、玩樂器,打太極拳,這些都激發她的創作靈感,日後也以榕樹做為設計的起點。

法蘭馨巧妙的將樹冠轉化為建築的元素「大波浪屋頂」,並藉大屋頂將館內4個表演空間(歌劇院、戲劇院、音樂廳、表演廳)統整在一起,如同一個個氣泡,像是樹蔭下的活動空間。整棟建築結構體採用鋼骨構造,以表演空間界定室內、戶外、半戶外空間,讓公園的活動空間能從戶外榕樹下漫延至建築內,不會因建築體而被切斷,讓民眾能自在的散步到建築內。

衛武營的設計概念(Mecanoo事務所提供)
衛武營設計概念草圖(Mecanoo事務所提供)
(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提供)

法蘭馨也把建築體的地面樓設計成榕樹廣場,讓民眾無論是刮風下雨,都能在衛武營找到棲息之地。她將高雄港口的貨輪巧妙融入榕樹廣場,建材用的是高雄在地造船廠的材料,還在牆面標有一串數字記號。法蘭馨說,高雄是港口城市,「人與海的關係很緊密,所以用離海平面的標高當成建築的小趣味,整座廣場就像是高雄嶄新的前衛客廳,而建築體就像是陸地上的一艘大船,與高雄港相互呼應。」

工程速度慢的原因是這個

如今民眾可自由穿梭在這座充滿想像的劇場建築,看在參與衛武營藝術中心建造過程的文化部參事兼主任、前衛武營藝術文化中心籌備處主任盧本善眼裡,滿是欣慰。

學土木出身的盧本善,在捷運工程局做了9年,當初因為想跳脫工程單位,轉而調任做文化行政,沒想到還是被前文化部長龍應台給識破,2014年指派他回家鄉高雄監督衛武營藝術中心,「我從工程進度38%做到結束」,衛武營藝術中心一磚一瓦怎麼搭建起來,盧本善最清楚不過。

衛武營藝術總監簡文彬贈送建築模型給總統蔡英文。(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提供)
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於10月13日開幕,晚間開幕式《眾人的派對》,吸引許多民眾到場觀賞。(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提供)
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於10月13日開幕,晚間開幕式《眾人的派對》,吸引許多民眾到場觀賞。(中央社記者吳家昇攝)

當初外界有人認為衛武營藝術中心蓋這麼久的原因,有部分跟國內的工程技術有關,盧本善否認,「進行到第2、3標時,最高一天有1500個工人同時施工,衛武營因為工程難做,每一個進來的工班都需要經過專業審查。」

衛武營蓋得慢,盧本善認為跟施工技術無關,多數是卡在國內公共工程法令、採購法等流程,像是國內消防法規,要求室內廳院必須設置放水型撒水頭,「但這麼美的廳院,用撒水頭好看嗎?」於是只能申請性能變更,申請變更後又要做消防檢測,這公文一來一往,核准後才能施工,往往也拖延了工程時數。

25萬人次的目標

投入了這麼多時間和人力,好不容易蓋好了這麼大的場館,外界又有不少聲音,認為這會是高雄「最大蚊子館」,為了讓各界安心,國家表演藝術中心董事長朱宗慶也許下開幕一年內觀賞表演達到25萬人次目標,未來兩廳院、台中歌劇院、高雄衛武營藝術中心3場館各有特色,表演節目與在地連結,期待衛武營成為藝術家做夢、發想創意的地方,同時也能跟人民的生活連結在一起,創造新的感動。

文化部長鄭麗君認為,衛武營藝術中心開幕後,外界的確會把焦點放在參觀人次、營收,但她對衛武營藝術中心的期許不在於KPI的多寡,「衛武營應成為亞洲藝術新地標,驅動南台灣藝文生態發展,帶動台灣中小新場館、持續培育藝術人才,這些目標比第一年多少人次參觀更重要。」

音樂廳(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提供)
歌劇廳(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提供)

鄭麗君說,文化部也以實際行動支持,「2019年國表藝的年度預算將來到歷史新高的新台幣17.6億元,期待衛武營能帶領台灣表演藝術走向世界,挑戰卓越。」透過國表藝中心建立的平台,整合三館一團的軟硬體資源,作為推進「劇場驅動」的能量,讓三場館成為鼓勵團隊與藝術家全力開創與實現夢想的場域,加上國際網絡的連結,開拓台灣表演團隊在國際舞台展現的機會。

眾人的派對 眾人的場館

開幕當晚,衛武營藝術中心在戶外廣場舉辦「眾人的派對」開幕活動,晚上7點活動才開始,下午就有許多民眾帶著地墊鋪在草地上,席地而坐。高雄的生活習慣和北部不同,經常是一家大小、攜家帶眷地出門,年長者踏著緩慢的步伐來湊熱鬧,草地上有小朋友圍繞成圈玩耍,也有新手爸媽推著嬰兒車而來,肚子餓了就到開幕日特別設置的「衛武營黃昏市集」覓食,那晚吸引了超過2萬人次到訪。

(中央社記者吳家昇攝)
(中央社記者吳家昇攝)
(中央社記者吳家昇攝)

有民眾因為地方盛事相揪而來,也有人是一路看著衛武營這塊地從軍營轉變成文化用地,帶著下一代來看它的變化。表演尾聲,大夥或坐或臥,視線望向飛在建築體上的35架無人機,一會變成3D球體形狀,一會排列成衛武營曲面外觀的無人機,時而變換色彩,有如銀河閃耀。這晚,結合新科技的藝術,帶領在地居民翱翔空中、一起作夢。

(本文主照片由高雄市都發局提供)

法蘭馨・侯班

法蘭馨.侯班(Francine Houben)出生於1955年,創立Mecanoo建築事務所,總部位於在荷蘭台夫特,是荷蘭五大建築團體之一。2007年獲得衛武營藝術文化中心國際競圖第一名,2018年10月13日正式啟用。由於衛武營的設計案,打開她與台灣建築緣分,目前也參與台南市立圖書總館、高雄鐵路地下化高雄車站設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