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的閱讀 出版未來的展望

年關終至,多數人都希望能盡快結束這一年,這無法言喻、想像,不願再面對的一年。
文、圖:陳凱棠

2020年因為疫情,一整年灰灰黑黑的,還未進入冬季之前,許多人的面孔就已經因為封閉許久,凍成無法有其他表情的面容。

幸虧是網路時代,封閉在家的日子,外界資訊不會因此中斷,縱使心靈缺少了真實世界的刺激,但在這個現代社會裡,各種內容依然將人們滋潤。

電視的榮光已經不再,各種串流影音成為主要的內容產物,但是閱讀,卻是今年重新被重視的活動,社會節奏終於慢了下來,書本重新被拾起、翻開,但人們也藉此看到出版在這個時代所面臨的處境,以及接下來可能依然艱困的未來。

紙本書在個人可攜式電子產品興起後,就遇到了巨大挑戰,這項挑戰已超過10年,甚至可能更久。閱讀紙本書的讀者,因為其他媒介、形式的爆量資訊,時間被切割、注意力被分散。紙本書成為了一種信仰,閱讀不是必要的活動,是一種儀式,光看著書放在那邊,就會感覺自己還有點用,腦袋還是會轉,所以家中總是擺著幾本書,可能不一定會買新的,反正總是看不完。

2020年出版業依舊艱困,但年底各大書店、網路通路的年度書籍報告,卻彷若冬陽,從疊疊層層的灰雲中,綻出了幾道光芒。因為疫情造成全球化停滯,國際經濟停頓下來,商業理財書籍卻藉著此機逆勢而起,關在家的日子,許多人選擇增進自己的理財知識,受薪階級受到疫情衝擊的荷包,都盼著藉由投資理財解渴。

漫畫也因為日漫《鬼滅之刃》的帶動,還有台漫的多元題材,成為年度書籍成長的重點。文學類不論是翻譯或是華文,也都依然有各類作品出現,且因為類型影視的興起,連帶讓各種類型文學作品也再度進入大眾視角。

類型文學也因許多影視IP帶動熱潮。

但縱使如此,書籍還是面臨網路時代的巨大挑戰,電子書在歐美已是普及的趨勢,在華文市場依然處於轉型的尷尬時期,出版社雖都已經開始投入,但在2020年前大多還在觀望。

目前繁體中文電子書最重要的平台之一Readmoo讀墨,在2020年的年度報告中提及,電子書的成長很明顯,平台營收2.5億新台幣、年增長率有60%,可見2020年疫情之下,有更多讀者進入了電子書的閱讀世界。

詹宏志2020年在誠品年度閱讀報告中提及,在這個時代,出版業的轉型思考很重要,且出版業依然具有優勢,「Google所搜尋到的資訊是破碎的,沒有辦法給出一個完整的意義。」他說書本的閱讀不一樣,透過閱讀,思路以及資料的理路會相當完整,這是網路沒有辦法取代閱讀的體驗,但出版業者也應持續思考如何轉型,出版業並不是「出書業」,而是社會中傳達知識的重要渠道,因此各種載體、媒介都不應排斥。

詹宏志盼出版業對各種媒材、載體都不要排斥。

資深的國際版權人譚光磊,也在讀墨的2020年度閱讀報告年會上分享,在歐美除了電子書外,有聲書的興起也是重要的觀察趨勢,2020年被許多人稱為台灣Podcast元年,台灣的有聲書市場也因此有極大的潛力,雖然成本較電子書高,但是對於現在接收有聲資訊已產生習慣的大眾而言,有聲書可能是比電子書更能被接受的媒材。

台灣的出版業,在2020年之前早已面對各種挑戰,2020年可能亦是重擊,但只要持續思辨,未來的路上一定依然能夠繽紛,能夠充滿各種熱鬧的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