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天份難入門 資深配音員曹冀魯真心話

吃了誠實豆沙包的配音大前輩,不怕你問,就怕你虛耗青春。
2021/1/1
文:葉冠吟/攝影:鄭清元/影音:黃大維、陳薇雯/場地提供:擎天信使錄音室

2020年尾聲,日本動畫電影《鬼滅之刃》劇場版在台日兩地創下輝煌紀錄,不僅使日本聲優花江夏樹、鬼頭明里的人氣飆漲,平時低調、退居幕後的台灣配音員,也隨著《鬼滅之刃》中文配音影片曝光,讓最愛酸「中配很崩」的網友驚覺:「中配不崩!中配很神!」

許多嚮往擔任配音員的網友,小時候常模仿電視機上名偵探柯南、美人魚公主露亞的台詞,期待有一天能為喜愛的卡通配音,講出帥氣的「真相只有一個,兇手就是你」,或高歌一首「七彩的微風」。不過配音員與觀眾之間,隔了層螢光幕與角色的面具,當耳朵傳來再熟悉不過的聲音時,卻永遠不知道背後藏鏡人是誰,也不清楚幕後的人們到底都在做些什麼。

雨沒停過的12月台北,資深配音員曹冀魯將自己「外送」到鄰近松菸的錄音室。這天他沒上工,而是吃起誠實豆沙包,吐露配音真心話。

雨沒停過的12月台北,業界稱為「曹哥」、「魯蛋叔叔」的資深配音員曹冀魯,結束早班配音工作後,在另一檔工作之前,把自己「外送」到鄰近松菸的錄音室,脫下濕淋淋的雨衣,像頑童大叔似爽朗的自嘲:「配音員就像外送,各處錄音室隨傳隨到喔!」只是遞送的並非佳餚,而是千錘百鍊的魔術聲帶。

配音八成吃天份 年輕人千萬要三思

在配音界闖蕩逾30年的曹冀魯,講話速度像子彈,隨手拿起台詞腳本,劈哩啪啦不用潤稿就能直接上場。他的思維像調到最快的跑步機,訪問稍微閃神,就會被曹冀魯帶著跑,不小心摔倒,還是被逗得笑呵呵。

單講曹冀魯的大名,讀者可能有些陌生,但提到美國動畫《辛普森家庭》的軟爛老爸荷馬、《探險活寶》操著廣東腔的老皮,或是網友愛用的怪醫黑傑克有聲梗圖「皮諾可,這個直接電死」,幕後出「聲」的百變高手都是他。

資歷逾30年的曹冀魯,隨手拿起台詞腳本就能上場,行雲流水的配音功夫,靠的就是多年不間斷的訓練與經驗。

談起入行,曹冀魯回憶大學四年級時,經同學介紹,誤打誤撞報名了配音班,被前輩相中,不小心一待就是30年,配過了無數角色。2013年起自己當老闆,創立「魯蛋叔叔工作室」,挖掘配音人才,也接案製作動畫,以台灣時事二創配音聞名的《辛普森家庭》、《蓋酷家庭》等,也都出自曹冀魯團隊之手。

曹冀魯自4、5年前起,也開設YouTube頻道介紹基礎配音常識,幽默活潑地分享配音點滴。他大膽吃起誠實豆沙包,回應網友們對配音的好奇,外加扛起「粉碎年輕學子配音夢」的職責:「我當然可以用很瑰麗的詞彙介紹配音有多好,但那都是鬼話!」

曾有間老字號配音班邀請曹冀魯當講師,才教兩堂課,機構主任就緊張地問他,「老師你到底跟學生說了什麼,怎麼那麼多人退課?」

曹冀魯聳聳肩,他只是請每個學生自我介紹10秒,「聽完後我跟學生說,不用再上課了,你們沒有一個人可以當配音員,能不能吃配音員這碗飯,天份占八成」,實話殘忍,但業界更殘忍。

出線不易 找對師父更得掂掂自己斤兩

在台灣,入行配音難有他途,得先去坊間配音訓練班練基本功,因為到業界,鮮少前輩有空檔教你基礎,而配音班是曝光自己、找師傅,讓業界認識你的最佳管道;除了歷史悠久的華視文教訓練中心及配音人員職業工會提供的課程外,也有私人機構、資深配音員開設的相關訓練班。

「能不能吃配音員這碗飯,天份占八成。」這句話殘忍現實,但也是曹冀魯對後學最真誠的諫言。

由於台灣業界採「類師徒制」,不像日本聲優的經紀制,從事配音工作的前2到3年,得潛心當好師傅的跟班,師傅也會從旁指導技巧、提醒需要注意的細節。若表現優異,就能由師傅引薦獲得工作、嶄露頭角,但前提是你得熬過收入青黃不接、沾不到麥克風的階段,最終真正能出頭的孩子,更是屈指可數。

曹冀魯就眼睜睜看著不少滿腹熱血的年輕人,垂頭喪氣地離開配音界,消耗了2、3年的大好青春,已為人父母的他將心比心,「捨不得孩子走冤枉路啊」。

扳扳手指,曹冀魯估計目前台灣仍在線上的配音工作者約100人,但真正忙碌者只有30人,而且入行7、8年的配音員仍像個新人,因為業界換血率慢,「我都幾歲了還在錄『名偵探柯南』裡的怪盜基德,我演他爺爺都差不多,但新人對不了嘴,語速不夠快,你就不行啊!」因為配音這行,還真不是張開嘴巴,發得出聲音就可以。

配音現場如戰場 一心多用挑戰大

「老外把配音員稱為voice talent,配音吃天份啊!」曹冀魯指出,聲音音質好、聲線彈性大、口齒清晰是基本要件,反應夠不夠快,更是必須克服的挑戰。

配音現場是什麼模樣,曹冀魯快嘴細數:

走進錄音間,拿著剛分配到的台詞劇本,錄音鍵一按下,眼睛緊盯畫面秒數,演員講話嘴型與劇情進展。左耳得聽影片原音檔,右耳要確認自己的聲音,一心多用的情境下,還得跟著角色情緒起伏,塑造個性,咬字又得讓人聽得清楚。

配音員得一心多用,頭腦、眼睛、耳朵、嘴巴同時運作,若是節奏沒抓好,就會手忙腳亂。

光是描述配音過程就已讓人頭昏腦漲,何況探討工作細節!

曹冀魯感慨,由於台灣原創作品少,配音員多數工作就像代工,幫好萊塢、日本動畫、日劇、韓劇等外國作品搭上中文,要能遷就畫面角色的口型開閉節奏,隨機應變增減字句。例如韓文「沙朗嘿唷(我愛你)」有4個音節,配音員就得把台詞改成「我好愛你」以符合角色口型。

分飾多角是日常 薪資30年原地踏步

配音過程不但要一心多用,台灣配音員還得自行加碼,一人分飾多角!

曹冀魯坦言,外行人看熱鬧,內行人看門道,真正理解、尊重配音員技術的客戶不多。「老闆覺得你貴,就去找其他便宜的配音員湊合。」「配音員薪水從我入行30年來,從來沒漲過。」

戲劇配音員的收費,曹冀魯沒明講,但按業界行情:卡通戲劇類中文配音,一集30分鐘內,一位配音員錄一集費用落在500到800元不等;影集中文配音,如韓劇、日劇等,單集長度約50分鐘,一集基本上是1500元。

儘管動畫、影集每部可上看10多集,誇張一些,類八點檔作品還能到百集左右。不過錢可沒那麼好賺,攤開動畫《鬼滅之刃》中文配音分工表,4位主要配音員一人就得分飾8名角色、甚至更多,而且薪資價碼不是以角色計算,仍是以「集」為單位。

攤開動畫《鬼滅之刃》中文配音分工表,4位主要配音員一人就得分飾8名角色、甚至更多,而且薪資價碼不是以角色計算,而是以「集」為單位。

(圖片來源:台灣配音維基

再舉一個例子,經典動畫《HUNTER×HUNTER 獵人》中,詮釋魔術師西索的資深配音員符爽,在同部動畫就至少得扮演20個角色,要把多個角色與聲音作好區別,對配音員喉嚨其實是沉重負擔。在《鬼滅之刃》擔任主角竈門炭治郎的資深配音員錢郁欣,也曾吐露對台灣配音圈的夢想,就是希望可以「一人一角」。

經典動畫《HUNTER×HUNTER 獵人》中,詮釋魔術師西索的資深配音員符爽,與其他資深配音員,都得單獨配超過20多個角色。

(圖片來源:台灣配音維基

選用老師傅掛保險 業界拮据難育新苗

許多小型錄音室光在不含錄音師的前提下,1小時租借費就要1500元。曹冀魯坦言,客戶預算就是那麼一些,如何最節省成本、時間、人力,又能保證品質,當然是找老師傅最安全,技術好又快狠準,但也代表新生代鍛鍊的機會不多,難以為未來育苗。

曹冀魯直言,薑真的是老的辣,累積20、30年的配音經驗,在時下預算有限的市場,業主還是習慣找老師傅,快狠準又有品質保證。

為什麼總是這群資深前輩?因為累積20、30年的配音經驗厲害嘛!

近年收音科技進步,配音員不再需要群口收音,單獨錄製即可, 新手自然不會接觸到其他配音員。這樣雖然可以縮短工作時間,卻也讓年輕人喪失和同業切磋、向前輩學習的機會,進步速度自然不比過去。

「看著配音圈這麼多年,覺得好像應該幫配音員爭取一點點尊重。」曹冀魯坦言,今年原本動念參選配音工會理事長,但當他試圖暸解配音員的勞動權益時,現實卻狠狠潑了他一桶冷水。

配音員不像一般上班族,與公司之間有僱傭關係,也沒有固定月薪、年終、勞健保等政府法律保障;與廠商採承攬關係的配音員,就像演藝人員接通告一樣,彼此沒有義務,只有單筆工作契約,更別想調薪、加薪。曹冀魯譬喻生動:「我們沒辦法要求加價,就像叫便當一樣,我們是被選擇的對象。」

惜才也愛勸孩子脫離苦海 有璞玉call我

深吸一口氣,儘管業界環境聽起來像鬼故事,如果沒對聲音抱持熱忱與興趣,怎麼做得下去?曹冀魯曾形容自己從事配音像在「玩」,當他把工作視為遊戲時,運用自己的多變的聲線賦予角色新生,挑戰進而創造自己的角色版本。

如果沒對聲音抱持熱忱與興趣,怎麼做得下去?曹冀魯把配音當作在「玩」,運用多變聲線賦予角色新生,也成為自己的驕傲作品。

生活中,曹冀魯也能善用聲音本領,常揪配音員好友玩卡牌桌遊,如《間諜遊戲》、《從前從前》,還外加上配音員限定、才玩得精彩的「聲音卡」:一下指定用機器人聲線找間諜、一下指定扮演醉漢說話,不僅現場鬥法玩得不亦樂乎,影片上傳到YouTube後,網友也看得津津有味,彷彿在看童年時的角色掙脫原作框架、跑出棚外玩找隔壁作品的角色玩耍。

當然,配音員們玩得爐火純青的各式聲線,都得經過時間淬煉、累積。早已見過大小場面的多年功力,現在還需要練習嗎?「怎麼可能不用」,曹冀魯分享,即使入行多年,他依舊習慣每天在開車、騎車時聽廣播,跟著電台主持人講話、報新聞,鍛鍊反應力與情緒表現。

不過大前輩深知配音生態不易,除了苦勸孩子「脫離苦海」,曹冀魯乾脆挽起衣袖,推出3小時的配音體驗營,介紹配音流程,也順道鑑定、誠實告知參與者是否有潛力,不用上數十個小時的配音班後,才驚覺自己走不了這行。

曹冀魯坦言,近年的孩子不把錢看那麼重,比起收入,更重視夢想。他也試圖修正心態,別太快打槍年輕人。「但還是很掙扎啊,看著孩子把人生最精華時期泡在這個鬼地方」。不過看到條件不錯、又有基礎的璞玉,曹冀魯也格外惜才,大聲高呼:「我最喜歡提攜新人」,打給他no problem,幫你介紹錄音室、工作,不過有個小前提,千萬別是高中生,曹冀魯忍不住像長輩似叮嚀了幾回,「年輕人學配音、吃苦耐勞當跟班的最好時期,就是大學,高中就來太早啦。」

親愛的、抱著對配音領域熱忱又迷惘的羔羊們,不打妄言、熱心的「魯蛋叔叔」就在這大方給你問,良藥苦口,但保證入行有效。

你,你,就是你,配音的好人才、好璞玉,別害怕,打給我,我最喜歡提攜新人了。
聯絡我們
services@mail.cna.com.tw
地址:台北市松江路209號
客服專線:0800-25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