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動漫世代遇官媒 B站跨年晚會給答案

雖然已2021年,但仍要說說去年底中國跨年晚會節目。這有什麼好說?現在是還有多少人在看電視?
2021/1/13
文、圖:張淑伶/圖片:取自bilibili網站

這裡想談的是以動漫資源起家的網站「嗶哩嗶哩」(bilibili,俗稱B站)的跨年晚會,讀者有興趣可在網上看到全長逾4小時的節目,可說令人耳目一新(雖然也有人認為比前一年更商業化)。那不是傳統、老派的「春節聯歡晚會」,更不像歐陽娜娜登台獻唱的「十一晚會」,過時而缺乏創意。

在這場名為「2020最美的夜」跨年晚會裡,有虛擬偶像「洛天依」華麗開唱,也有動用百人的高水準交響樂團演奏; 有郎朗和崔健這樣的知名大咖,也有B站自己的「UP主」(上傳影片者、投稿者)表演。最讓人驚訝的是,晚會還可以公然高唱日文動漫主題曲,這固然要歸功於過去兩年中日關係不差,但若在中國的電視頻道,這仍是不可能出現的景象。

2020年B站跨年晚會上,虛擬形象「洛天依」開唱,B站特色「彈幕」顯示網路觀眾大多感到認同與滿意(截圖取自bilibili網站)。

這樣一個受到年輕人認可、活潑又細緻的B站晚會,今年已是第二年舉行,合作方竟是中國中央電視台旗下的新媒體平台「央視頻」。央視向來予人官媒的嚴肅印象,「高攀不起、也不想高攀」。不過B站晚會的主持人之一撒貝寧就是來自央視、特邀嘉賓何冰也是52歲的資深演員。

從這安排就能看出節目方的心思:官媒需要接觸喜歡次文化的年輕人、需要在年齡層上「大小通吃」,而B站從商業及政治安全的考量上,也需要靠近主流。

2020年B站跨年晚會的演出節目超過30個,直播人氣峰值突破2.5億,與2019年的跨年晚會有8500萬人收看相比,近乎3倍。在中國,任何和「流量」有關的應用,都可以連結上資本的故事。

B站2009年成立,原本是喜愛「二次元角色」(平面媒體所打造的虛擬角色)網友的聖地,平台內容逐漸多元化後,現已成為中國最大的彈幕類影片網站。2018年它在美股上市,近期則傳出已申請在港交所二次上市;想要有好股價,當然需要有好成績,而且不能太小眾。

2020年B站跨年晚會的節目超過30個,直播人氣峰值突破2.5億。(截圖取自bilibili網站)。

如何看待「央視頻」與B站的合作?在中國,官方創造不了的──它可以「介入」,也可以「收編」。這樣的目的是避免失控,而且還能夠沾光,用最迅速、低成本的方式分享民間創意成果。如今早已不是計劃經濟的年代,但中國政府掌握各行各業的管理方式,與時俱進。

央視的影子,還可以從晚會中將傳統戲曲用創新方式精彩演繹看出,所謂「文化自信」不能只是說說,還得想方設法讓年輕人接受。問了身邊30幾歲的大陸朋友,他們上B站是因為喜歡動漫,但是看了晚會,也因此對《西遊記》等古典名著和傳統戲曲產生興趣。

除了央視,共青團中央更是早幾年就進駐B站,並用心經營頻道,企圖將中共的「紅色語言」跟玩日本動漫遊戲的年輕一代接上線。

或許有人會認為,這篇文字對B站跨年晚會的感想太過政治化了,不過,在一個處處「講政治」的國度,對一個外來觀察者來說,這可能才是最自然的思考方式。

主題照:「嗶哩嗶哩」(bilibili,俗稱B站)從年輕人次文化邁向多元內容,上市後展現更大的企圖心,自去年下半年起,B站在上海南京西路地鐵站入口處投放了大量廣告。
聯絡我們
services@mail.cna.com.tw
地址:台北市松江路209號
客服專線:0800-25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