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見照片在唱歌 吳修銘尋找與世界溝通的方式

相機記錄下的形影,如果讀懂其中色彩,每個人都能聽到獨一無二的新旋律
2021/1/14
文:王心妤/圖片提供:吳修銘
視覺、聽覺、嗅覺、味覺和觸覺通稱為五感,若是將感受轉化,「聽見」照片、「碰觸」光影,都是嶄新的官能體驗。隨著時間流逝,照片能記錄當下形影,但氛圍、聲音呢?也許靠著連結不同的感官刺激,每個人都能找到與世界溝通的方式。

「『百味唱片行』的展覽名稱其實跟速食店Subway有關啦!哈哈!因為我覺得菜市場販賣食材,充滿各種氣味、聲音、畫面,跟潛艇堡一樣,滋味很豐富。」吳修銘靦腆地解釋,句子間夾雜了幾聲輕笑,說完似乎還有點不好意思,還一邊調整著因笑容而歪斜的口罩。

吳修銘去年10月6日與忠泰基金會合作策劃了「百味唱片行」展覽,他以「挖掘菜市場的聲音」為題,帶著相機穿梭在萬華的新富市場與東三水街市場,記錄了台灣人眼中最普通的菜市場模樣。老闆的吆喝、攤位的嘈雜,常見的所在,俯拾皆是可取樣的素材。

吳修銘走進萬華的新富市場與東三水街市場,用相機記錄下台灣人習以為常的菜市場樣貌,把一張張照片轉化成為旋律。

菜市場是吳修銘熟悉的場域,他回憶小時候跟著媽媽一起買菜,傳統市場裡活跳跳的生鮮與人群聲響,對他來說都是一種刺激。他說,「像菜市場就會有一些活體,或是像魚販攤位的地上總是淹起帶魚腥味的水灘,我很難具體說這些影響了我什麼,但這種刺激讓我長大後,不時會回想。」

這樣的刺激隨時間而成另類情感,「除了那些聲音,我也很想念那種和媽媽的相處時光,所以對我來說,除了感官刺激,也希望將這種感情傳遞給觀展人。」吳修銘便將畫面轉化為聲音,期待能帶給觀展人新的感官刺激,找回穿梭在菜市場中的衝擊和情感。

「百味唱片行」帶領參觀者藉由照片、文字及音樂的展覽品,感受多樣化的感官刺激。

吳修銘先是帶著相機收集素材,接著展開拿手的「烹飪」,他認為音樂取樣的過程就像料理,「不只因為菜市場裡也販賣雞、鴨、魚,或各種生鮮,而是取樣後的過程也像烹煮一道料理時,需要思考該加多少鹽,或是以什麼樣的方式調味。」

吳修銘獨門料理 把照片煎煮炒炸成音樂

吳修銘利用自己撰寫的程式當鍋底,再以參考色彩心理學和音樂和聲學編寫的Max/MSP程式當調味料,共同煮出新旋律之後,再送進耳裡成為道道佳餚。這其中紅色讓人想起激烈、熱情的情感;綠色讓人平靜;藍色則像大海般使人心情開闊。這些色彩給予的感受與音樂有異曲同工之妙,大三和弦能給予聽者歡愉、樂觀的感受,小三和弦則是帶點悲傷和低落感,不同的感受卻能連結到相似情感,這是吳修銘的料理手法。

吳修銘將照片中主要區塊的色彩拆解成16條顏色線,再將每條顏色線利用Max/MSP程式轉化為16個小節的旋律,結合在一起後,會成為約2分鐘的旋律。程式對應的旋律是吳修銘的創作,他結合色彩心理學與音樂和聲學的共通性,最終創作出適合的音樂碎片。他解釋,「像是紅色,我就會使用比較多16分音符和8分音符,急促的音符堆疊起來,就會讓聽眾有興奮、熱情的感受。」

8年打滾摸索 哈瑪星失敗卻成創作養分

雖然聽吳修銘解釋,音樂與色彩的共通性宛如天生就搭配好,但其實這是吳修銘摸索8年才找出的成果。以「如何聽見世界」的念頭作為起點,吳修銘展開尋找之旅,試過物理上的聽見,他開始嘗試象徵性的「聽」。

吳修銘在哈瑪星開始音樂創作第一站,嘗試融合歷史中重要並具代表性的聲音成為音樂。

吳修銘第一站來到古名「哈瑪星」的高雄鼓山區。哈瑪星是日治時期,政府在高雄建設港口,為了疏濬航道,利用淤泥填海造陸形成的區塊。作為交通要點,哈瑪星擁有獨特的歷史意義,不只曾是人文薈萃的港濱都市,也曾在二次大戰遭到轟炸。

獨特的歷史背景,吳修銘試著將它融進聲音,「像我曾經拿著麥克風到處搜集,把飛機、防空洞、模擬的砲擊聲,再加上身體和心理接收到的感受,把它們融合在一起,希望變成一首曲子。」可惜最後效果不佳,未合他意。

吳修銘放下哈瑪星後,仍在台灣各處尋找靈感,過程中他看見沒落的鄉鎮、廢棄的眷村,隨著都市進步,這些老事物快速凋零。吳修銘拿起相機記錄的同時,也興起用聲音喚起關注的念頭。

景觀色譜成為新食譜 入眼材料都成耳朵佳餚

吳修銘自2018年開始,花了1年時間摸索,結合景觀、色彩、樂譜的元素,成為「景觀色譜」系列作品的主軸。初次作品送給高雄岡山的樂群村,圍牆上的彩色碎玻璃裝置藝術、斑駁的灰色圍牆、沿著屋簷攀爬的綠葉紅花、甚至是微微褪色的消防栓,經過吳修銘的拍攝及程式轉化,成為一段段音樂新篇章。

回頭看樂群村系列作品,使用趨近AI電子音效的音色表現,對比「百味唱片行」的展覽作品,吳修銘指出,兩者作品其實作了巨大調整,「音色其實能表現出個性,會思考不同的場域使用不同的音質,像『百味唱片行』展覽中就用了吉他和弦的音效,希望能有輕鬆,並貼近一般大眾的感受。」

「景觀色譜」系列作品將不同色彩轉化為聲音,而在2020年的寶藏巖光節,吳修銘則嘗試「逆轉」-先收集聲音,再轉化為色彩光束及圖片。「彩虹其實有多元族群融合的意義,不同顏色的展現,像是鼓勵各種不同型式的人一起相處的集合。」他除了收集當地居民口述歷史投射的彩色圓盤,也有收集觀展人的聲音,即時轉化為七彩光束的投射,成為互動型的裝置藝術。

吳修銘在寶藏巖光節試著「逆轉」-先收集聲音,再轉化為色彩光束及圖片。

聽見世界不滿足 要找出溝通新語言

經過8年打磨,吳修銘從「如何聽見世界」進而思索「如何與世界溝通」,聲音或色彩在吳修銘耳裡像是一種語言,只是與世界溝通的一種方式,只是理解自己或整個社會環境的媒介。

連結兩種不同的感官刺激,吳修銘除了找出自己與世界溝通的新方式,也試著為更多人打開不同的溝通大門,色彩高低起伏的波長跳躍,像是音符在五線譜上跳舞,藉著照片、彩色光束或更多的視覺展現,每個人似乎也能聽見它們獨一無二的新旋律。

聯絡我們
services@mail.cna.com.tw
地址:台北市松江路209號
客服專線:0800-25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