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會武曲 女漢子林育淳扛起南美館新貌

說話直率爽俐,轉身下台毫無眷戀,南美館館長林育淳不扭捏的氣魄性格,其來有自。
文:趙靜瑜/攝影:裴禎/圖片提供:南美館/影音:張智彥

從發布到上任台南市美術館館長,只有短短4天,發布當晚,林育淳的先生跟兒子開始上網瀏覽租屋資訊,隔天立刻從台北南下看屋。

戴著口罩,素顏的林育淳只跟房東說她姓林,環境很滿意,隔天來打契約。「隔天我到的時候,房東喊出:『妳是館長喔?!』我當場超級驚訝。」房東接著對她笑說:「我們都有看報紙啦!」

這是一件,後來林育淳去莉莉冰果室吃東西,老闆一樣認出大喊:「館長!」之前擔任台南市美術館藝術總監時去過2次的服裝店,店員也可以親切地說:「我知道妳會再來啦,館長。」

這些台南地方鄉親的反應,讓林育淳深深感動,「台南市民在乎他們身邊的大小事,地方情感凝聚,也非常關心一座以城市之名而起的美術館究竟會如何運轉,長成甚麼樣的面貌,更重要的是,那麼多鄉親父老都在看,沒有退步的可能。」 

南美館館長林育淳對於台灣美術史研究深入,解說常帶有情感。(攝影:裴禎)

說話直率爽俐,轉身下台身影大方、毫無眷戀,但當責任來臨時,她一肩扛起,從不扭捏,外型嬌小的林育淳,氣韻間有種女漢子氣魄,這個性格其來有自。

溫柔與強悍 基因存於血液

外公在南投大同路上開旗袍店,店裡有一排非常大的工作桌,「我小時候常常爬上去玩,看著母親跟大家一起做女紅。」附近有酒家,常有小姐來光顧,外公家會在門口煮茶奉茶,讓南來北往的人們歇息。

林育淳回憶,當時鄉親與原住民常扛著山上的龍眼、荔枝、鳳梨等水果下來賣,也會送到店裡,這裡就成了休息站,「我母親常笑說,她從小吃大家送的水果,以為水果都不用錢,長大才知道,原來水果也是要用買的。」

位於高雄的家中也是這般熱鬧,林育淳說,家裡開店,婆婆媽媽們常齊聚聊天,再加上母親好客,樂意幫助別人,「就連鄰居家裡保險絲壞掉,我母親都會過去幫忙換。」林育淳說一次下課回家,家裡塞滿了人,「我突然很生氣去質問我母親說:『我家是公共場所嗎?』」

幸運的人,一生都被童年治癒。林育淳現在想起來,家裡那種樂於分享,樂於助人的氛圍,深深影響了她。「那是我的童年,我也希望別人跟我一樣,可以感受到我的幸福。」

南美館的展覽重視常民性與在地性。(圖片提供:南美館)

林育淳出生雲林西螺,從小就聽西螺七崁的義勇故事長大,爸爸務農,曬穀之際,右廂房放置練團兵器,農暇社區會組織練武,相互交流,人情味濃厚,「母親這邊在街上開商店,手藝好,父親這邊就是武術與社團組織,『公共性』從小就耳濡目染。」

林育淳命盤的事業宮是武曲星,文藝強、帶感情,也有男子氣概,溫柔與強悍的基因,很早就在血液中奔流。 

追求美的事物與重現歷史真實,是南美館館長林育淳的志願。(攝影:裴禎)

明星高中的數學苦悶 藝術成出口

母親手藝好,家裡總是有人要拜託母親做這做那,無暇管她,「父母親也知道我對自己要求很高,不會使壞,晚回家也不會責備。」當時林育淳常常一個人去田裡晃,被突然現身的蟒蛇嚇到,立刻拔腿奔逃。「那時候回到家鞋子常常少一隻腳,但仍繼續探險。」母親的好手藝也讓林育淳羨慕,希望自己有機會可以念美術。

高中上了雄女,林育淳開始不快樂,她想唸森林系,但數學太差,只好唸社會組;國中都是頂標的成績到了明星學校,光環整個被稀釋,再加上當時分班按成績排座號,等於是貼標籤,每次考試成績出來,就知道自己進步或退步幾名,有種莫名的束縛。這些挫折讓林育淳想去學畫畫,希望可以考美術系。

「我母親很懂我,雖然我成績還可以,但她知道我高中生涯不是那麼開心,高二下學期讓我去學美術,學習石膏像素描。」林育淳如願考上了東海美術,但因學科成績改錯加分,成績一調整,她反而上了政大歷史。

林育淳說,可能就是有挫折,上課又恍神,就會想要逃避,「感覺逃到美術裡比較單純,但我也提前感受到,藝術是一種追求心靈的出口的途徑。」

唸了政大歷史,又讀了台大藝術史研究所,一路曲曲折折,但都是命中註定。

「怎麼說命中注定呢,我的女性直覺很靈,天生對老東西敏感,看到老房子,只要用眼角一瞄,用餘光掃一下,就知道好還是不好。」但光靠直覺是不足的,必須要有事實作驗證,歷史研究恰恰補足了這一部分,讓她既可發揮想像力,也有工具可去驗證合理性。

樹木植栽搭配南美館獨有的建築設計,風情別具。(圖片提供:南美館)

藝術史研究所唸完,林育淳成為第一個以研究台灣美術史進入北美館工作的專業人士。工作25年,北美館退休後,她除了寫書策展,也到南美館擔任藝術總監工作兩年,任期一到,她就北返回家,沒有絲毫眷戀,休息這半年,林育淳都在整理書櫃以及書寫。「我們一家四口都是歷史系,鍾情研究、讀書,找到志趣全力以赴,其實是快樂的。」

即使是女漢子,也有溫柔的一面。

林育淳的愛分享是一種女性特質,她是很好的陪伴者,也是一位導師,受邀擔任館長,林育淳不諱言常牽掛南美館的同事,也關心這座在地美術館的未來。上任後,她讓館員自治,館員可以自提策展企劃,如有可行性,她會全力協助,希望由下而上,展開美術館的文化治理。

換位思考 為他人著想

林育淳說,生命是辛苦的,「但看見那些動人的藝術品,反映出畫家所受的苦,真的是只有珍惜兩個字。」除了這些之外,林育淳喜歡美的事物,也喜歡大自然,「這很女性特質吧。」

林育淳說,她對植物有莫名的愛,「只要是人家給我的植物,絕對不會讓它在我手上憔悴枯萎,一定會想辦法讓它有第二生命。」林育淳除了分送盆栽植物,也會將之分枝、剪下、再養成。「環境會影響人的心情,花謝花開這很正常,但這就是生命的藝術,如果是人生酸甜苦辣鹹,我覺得那個『鮮』更重要。」

除此之外,林育淳也很容易做到「換位思考」,「對我而言,不同的位置,就有不同相對的權力關係,但我覺得女性有時候比較容易放開位階,不會只想著自己,比較會為他人著想。」

林育淳的志願是念森林系,但森林系沒念成,卻成了栽植藝術種子的推手。(攝影:裴禎)

植栽 南美館動人的另類藝術品

台南是一個文化淵源深厚的地方,是活著的,而且還好好活著。「這裡是有文化厚度的,好好經營,就會擴展到全台灣。」林育淳說,這種文化自信台灣其他城市無法相比,台灣美術史在這裡,不但最有底氣,也最容易產生意義。

今年上任沒多久,射手座的林育淳不但已經動起來,而且一發不可收拾,館內目前已舉辦「牛刀小試剪紙燈籠創作」,透過移民署邀請新住民,也邀請在地南美里的里民、志工、館員,共同完成藝術燈籠創作,成果懸掛在南美館一館中央廊道,不但喜氣,也接地氣。

南美館1館沉穩古典,走進來參觀,彷彿時間停留在美好的瞬間。(圖片提供:南美館)

接下來林育淳要館員把美術館所有植栽都研究清楚,做出說明牌,讓市民來到南美館,從植栽感受大自然的美開始,進入到人文藝術之美,也完成少年林育淳想讀森林系的未竟之願。

喜歡陪伴,喜歡看人長大,就像喜歡看植栽蔚然成蔭一般,古意台南將會是林育淳自由揮灑的空間,用愛與鼓勵,一起讓南美館內外都如花般一樣燦爛盛放,以獨特的姿態被大家看見。

南美館館長林育淳上任後希望推動城市美學,推動台灣美術典藏展覽及美術教育,讓大家可以認識自己,這也是南美館作為全民美術館的重要使命。(攝影:裴禎)
主題照:台南市美術館館長林育淳(攝影:裴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