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追蹤文化+

老字號的真心話:一本課本從不簡單

從業者角度看,教科書再造計畫或許是一種迫使人改變的浪潮,甚至挑戰既有模式的衝擊,但正面迎接挑戰,才會有更大的進步……
2022/6/20
文:王寶兒/照片及圖片提供:康軒文教事業

女孩穿著蘋果紅的洋裝,紮黃腰帶,梳一頭整齊的側馬尾。她總是笑咪咪的,看來很從容,因為她身處的書中世界,會碰到好多動物好朋友,牠們告訴她悄悄話,還有棵神奇的故事樹,帶來無窮樂趣,彷彿書中故事永遠不會結束。

女孩名叫米米,描繪米米故事的書,不是小朋友們最熟悉的繪本,是總被貼上枯燥標籤的課本。由康軒文教事業攜手曾設計國慶主視覺的設計師馮宇共同推出。

他們把課本當繪本,課文變故事,讓孩子能跟著米米的旅程,一步步認識注音符號,貼心巧思也摘下今年教科圖書設計獎學習設計類國小組金獎。

設計團隊藉由小女孩米米的故事,讓米米化身為帶領小朋友學習注音符號的好朋友。(圖片提供:康軒文教事業)


教科圖書設計獎是台灣第一個以教科書設計為主題的設計競賽,今年首次辦理,吸引許多高手前來挑戰,從還在就讀大專院校的設計新銳、自由接案者乃至立案設計公司都躍躍欲試,教科書出版社當然也不甘示弱。

其中,康軒除了和馮宇合作的課本獲金獎外,也以自家設計師創意發想的數學課本封面奪得封面設計類國中組金獎,不只成為最大贏家,更讓人看見在這一波教科書迎向美感教育的浪潮中,老字號出版社正面迎戰的實力。

康軒文教事業編務一處副總李良娉投入教科書產業逾20年,進入康軒前,也曾任職於其他教科書出版社。她直言不諱:「沒有一個出版品不會在版面上去追求美感設計的,只是教科書設計與一般圖書設計不同。」

一本教科書的誕生

我們都讀過課本,但我們多數人都不曉得一本課本是怎麼誕生。李良娉列舉6大階段,包含研究、編寫、編輯、審查、印行,再提供學生使用並蒐集使用意見。

6大階段如操課口號般,乍聽輕鬆,但如何銜接每一階段就是專業所在。李良娉說,書籍出版好像大同小異,外界可能會覺得,教科書也不過是多了審查這個階段,「但就這階段,就足以讓沒經歷過的作者也好、設計者也好,都叫苦連天,甚至因而退出團隊的也大有人在。」

李良娉說,教科書製作的6大階段要穩定銜接在一起,需要靠各方的全力配合及經驗的累積,「所以我們常說『教科書是發展而來的!』」(照片提供:康軒文教事業)

一本通過審查的教科書,除了必須符合課程綱要外,還必須符合相關法令規範,例如:教科圖書審定辦法、教科圖書印製標準規格、教科圖書共同供應議價須知,還有對各項特殊設計的折頁計算……。

「經過這些規範的層層把關,往往侷限了教科書在美感設計上的空間及創意呈現的可能性。」李良娉比喻,6大階段就是在跟時間賽跑的遊戲。即使課綱延遲公告,仍必須要配合審查規範進行送審,所以從課綱發展階段就要緊盯進展,提前掌握課綱精神,搶先一步編寫教科書。

但最糟的是,若課綱延遲公告,相對業者編寫課本的時間也會縮短,此時,隨機應變就是最重要的能力,要努力將教科書「催生」出來,並在嚴謹的三審三修過程,還要讓審查委員了解業者每一個設計動機。

李良娉無奈地說,溝通是最大的折磨,「老實說有時為了通審,我們也難免必須妥協,放棄原有精心的設計。」雖然印刷技術進步,但通過審查後,從印製到發行的作業時程往往僅有2個月,有時還根本不到2個月,這對即使有經驗的業者來說,仍是一項巨大的考驗。 

今年康軒以《Whale! 這是數學》獲得教科圖書設計獎封面設計類國中組金獎,設計團隊以鯨魚為主角,讓鯨魚嬉戲於三角空間中,同時帶著解謎鑰匙尋找藏身於數學星海中的摩斯密碼。李良娉說,這件參賽作品不用像真正要出版的教科書一樣要送審,全憑公司的設計團隊自由發揮,得獎格外有意義。(圖片提供:康軒文教事業)

追求美感的新夥伴

不過,隨12年國教課綱上路,情況似乎發生了一點變化,尤其「美感素養」放進了教育的核心素養中,讓一定要依循課綱而且戰且走的教科書,能在提升設計這塊得到更多關注與支持。

除了政策改變外,加上還有來自民間的美感細胞協會自2013年倡議起「教科書再造計畫」。李良娉認為,現在來看,教科書再造計畫確實喚起社會各界對教科書美感設計的重視,讓業者此時在課綱精神下,得以稍微拋開一些限制,展現多一點的教科書美感設計。

其實以業者角度而言,教科書再造計畫或許是一種迫使人改變的浪潮,甚至是挑戰既有模式的衝擊,但李良娉笑笑地說,康軒一向不怕衝擊,正面迎接挑戰,才會有更大的進步,對他們而言,美感細胞團隊出現,就是多一個夥伴,也讓諸多限制能夠有鬆綁的機會。

於是,創業逾30年的康軒在2017年,首次找了外部設計師、IF OFFICE創辦人馮宇操刀整冊課本的設計編排,主動追求突破。

過去康軒也曾和公司以外的設計師合作,請他們擔任藝術指導,或是承接單一封面設計的專案,甚至有和外部設計公司因磨合不來而中止合作的經驗,放手讓外部設計師安排整冊課本的全部設計,馮宇真的是第一個。

李良娉說,他們從不會排斥和外部設計師合作,「所以有些事不是不做,而是需要時機讓更多人知道我們在做甚麼;有些改變不是不行,但要變得更好才有意義。」

設計師馮宇(右一)攜手康軒,以小學一年級的國語課本摘下今年教科圖書設計獎學習設計類國小組金獎,該教科書於2019年後迴響踴躍。(照片提供:康軒文教事業)


當外部設計師操刀課本

馮宇接過各類不同設計案,甚至可涵蓋到食衣住行育樂,近年設計作品包含總統府建築百年活動、國慶主視覺、馬祖國際藝術島等。接下康軒邀約時,他曾有些忐忑,擔心出版社會不會不好溝通,或是有過多限制,畢竟教科書受眾為孩童,市場較為封閉,過去多由出版社自行規劃設計,雙方立場若不一樣,也很正常。

但在和康軒合作後,馮宇驚喜的發現,原來還是有出版社願意做各種突破與嘗試,因為眾人的共同目標很明確,就是要教科書越來越好,並知道如何修正問題、繼續走下去,「好幾次內部討論,我都會強調原先既有教科書已經很好,插畫也很好,知道環境條件有限,設計師加入只是想要更好而已。我們是同一條船,是平行的團隊。」

馮宇和康軒合作設計的是小學國語首冊課本,另有康軒內部的設計師張淑惠、胡士敏及陳彥穎合力協助。由康軒提供課文內容,馮宇操盤整體設計概念,再集眾人之力將概念落實為實體書頁。

相較過往設計作品,「要壓抑自己的風格」是馮宇認為外部設計師挑戰教科書設計會較為辛苦的,他說,教科書不是平面設計師表現風格的舞台,一切都要從內容出發,要讓小朋友喜歡課本,甚至能啟發小朋友,這是教科書設計最重要的。

教科圖書設計獎評審講評馮宇和康軒合作的課本,是從圖文整合、版面編排到字體行距都相當細膩,色彩配置繽紛卻不紊亂,整體視覺構成和諧,搭配遊戲式的互動設計,產生學習樂趣,教材整體設計充滿巧思。(圖片提供:康軒文教事業)

以小學國語首冊課本為例,是給一年級學生的暖身課程。考量剛進國小就讀的孩子,也許仍在適應上學的新環境,於是設計團隊在課本裡打造了名為米米的女孩,且不只是在幾篇課文能看到米米而已,而是整本課本都變成繪本,從頭到尾都透過米米的故事,帶領小朋友學習,以此化解小朋友要上學的不安。

課本色彩上,馮宇也別有用心,「以往我們認為教科書要繽紛活潑,但我們這次把多餘色彩刪掉,不要有多餘的裝飾,讓顏色繽紛但不會刺眼。觀察以往教科書設計的色彩,較難涵蓋到有色盲、色弱的小朋友,我們就盡量讓不同狀況的小朋友都能清楚的看到課本,這也是設計師能在教科書賦予的更多專業價值。」

滿分教科書 永遠在未來

李良娉笑說,馮宇實在是可遇不可求的良好合作對象,雙方是「情投意合」,合作起來非常愉快,她很贊同馮宇的想法,也就是「以內容出發」,好的教科書設計,首要不能為美而美,為了視覺效果使用過大的篇幅,展現一個非學習重點的設計,是業者比較不會去思考的。

一本教科書要達到「好設計」的條件,李良娉列舉,她認為課本要能因應不同學習領域的特性,以及不同學齡孩子的身心狀況,透過插畫情境鋪陳,引發孩子的學習動機與興趣;再來要整合圖像,正確傳達知識點的教學需求;最後要思考到視覺動線及和諧色彩,讓孩子在學習中感受「美感素養」。

自教科書開放給民間出版後,稿件的書寫方式、各種編排或設計軟體的革新,又或是印刷上的進步,從沒停止過。

但李良娉覺得,只要願意學習,仍能持續在這行打滾,需要不斷適應的,則是教科書因應環境社會的變遷,課綱的變化影響著教科書的編寫方向,而持續發生的新觀念,要導入到作者端、審查端還要到使用教科書的教師群,又可能會有各自解讀,一而再、再而三的溝通就變得很必要。

一本教科書置於現代,甚至也可能不再純粹是一本書了,因為在人手一機的時代中,要兼顧多媒體影音的需求,課本中看見QR-code連結是家常便飯,讓李良娉深深有感,「現在的編輯群必須有十八般武藝,上山下海到雲端去尋找能有助於教學的資源。」

時代不斷在變化,究竟什麼樣的課本才是適合下一代的好課本?似乎也只能立足現在,才能摸清一點點未來的輪廓,教育是眾人之事,教科書亦同,若愈來愈多人願意深入探討教科書的不同可能,下一代也將綻放更多元的面貌。

主題照:康軒文教事業編務一處副總李良娉投入教科書產業逾20年,進入康軒前,也曾任職於其他教科書出版社,製作教科書的經驗豐富。(照片提供:康軒文教事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