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追蹤文化+

討厭它不如改變它 劉定綱引爆國文課本創意革命

劉定綱說,教育是現下一個迫切需要社會創新的領域,高中老師不該是說教者,應該是帶領者,老師自己有信心想要創新,這件事情才會對台灣教育產生影響。
2022/6/20
文:趙靜瑜/攝影:徐肇昌

兩個互有情愫的高中女生去海邊,彼此互相以油擦拭對方身體防曬的插畫,成了高中國文課本的封面,畫裡說不出的感情壓抑在胸口。這是小說家曹麗娟的《童女之舞》節錄版,收錄在楊翠、朱宥勳主編的高中國文課本,是台灣同志文學中的重要經典之一。文章在兩人道別之後,遠方傳來「我想妳」的大喊,而終究因為性別,兩人情感未竟。

課本中也收錄了劉梓潔在2006年拿到林榮三文學獎散文組首獎的《父後七日》,劉梓潔在文中以自己視角書寫出罐頭塔上的奶茶因為在烈陽下曝曬爆裂,綠頭蒼蠅帶頭佔領,搭配一張素描般逗趣的漫畫,帶出了傳統喪禮的荒謬喜感,也讓讀者看了之後,笑中有淚。

負責創意及出版的是奇異果文創,一個年輕的出版社,創意總監劉定綱說,他們想做一本完全不一樣的課本,也正在實踐不一樣的國語文教育,「那包含了閱讀理解能力、寫作與使用媒介素養、美感教育與創意思考的深化,還有對於社會議題的掌握,思辨、聆聽與溝通的習慣。」

劉定綱說,會投入編輯高中課本,一方面是認同108課綱可以為下一代帶來的深遠影響,二是源自於他自己高中三年國文課的慘痛經驗,與其站在歷史之外批評,不如投身改變歷史,「與其討厭國文課,不如改變國文課。」

從台大法律系一路念到台大社會所博士,劉定綱學歷漂亮,有一點理想主義性格,現在除了奇異果文創的各色出版業務之外,他也擔任師大台文系兼任助理教授、文化研究學會監事、獨立出版聯盟理事等職務。會投入高中課本,而且是國文課本,劉定綱說,一切都是「業力引爆」。

奇異果文創出版社創意總監劉定綱是台大社會學博士,他說與其討厭自己以前的國文課,不如改變國文課。(攝影:徐肇昌)

高中三年國文課成內心陰影

劉定綱是在1990年代左右念高中,他回憶在念建中時,三年換了三個不同的國文老師,每個都讓他離想像的國文越來越遠。第一年的國文老師是一位男老師,字正腔圓情感豐沛,每次上課自己都會被課文所感動,甚至落淚,「他落淚的點常讓我們不知所云,然而大概全班有5個以下的同學會被他感召,大概就是離他講台最近的那幾位,我有一種被神秘圈子排擠的感覺。」

高二換了一位完全不一樣國文老師,上課只講政治,當時民主運動很蓬勃,話題很多,「但都是他自己在講,我們如果想跟他討論,他就會生氣,用老師的權威來處罰我們。」

高三要考大學了,劉定綱班上又換了一位國文老師,這老師更是直接走升學導向,一切以考試為最高目標,但,國文應該是一種溝通工具,這樣的上課方式其實跟生活毫無連結,連老師自己都知道。劉定綱說,「他為了要讓大家上課氣氛好一點,就會講一些老師們的八卦,像是某位地理老師今天穿得很帥很趴之類的,或者是一些糗事,結果這麼一說,全班笑到樂不可支,因為那個地理老師就是我爸。」

劉定綱自嘲說,他就這樣度過三年國文課,「我自己是考試機器,很像有通靈能力,一看到題目就先用刪去法,最後都可以猜對,上了台大,但內心始終充滿創傷。」

為了製作高中國文課本,奇異果文創出版社創意總監劉定綱(右)與妻子、奇異果文創總編廖之韻(左)開始合作思考,希望做出能觸發學生學習的課本。(攝影:徐肇昌)


教育部頒布108課綱之後,包括楊翠、朱宥勳等一群文學志士想要做高中國文課本,幾經介紹,找上了奇異果文創出版社。劉定綱跟太太也是奇異果文創總編廖之韻開始抽絲剝繭,當年的國文課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劉定綱歸納出三點,當時課本講的大多是一種繼承中國傳統道統士大夫精神的文章,雖然與現實世界平行,與時代明顯有落差,「但老師只需要照顧那5個可以深受感動的繼承人就夠了,跟生活脫鉤沒關係。」

第二,以前的課本有一種上對下的權威態度,劉定綱說,「就像我那個高二國文老師,他說的都是對的,不可以反駁;課本裡說的都是對的,但明明課本裡面有很多可以討論的地方,但我們只要乖乖學習。」

劉定綱說,當時的高中國文課本也缺少連結,「如果語文這樣重要,如果文學跟生活相近,怎會把這麼有趣的東西變得毫無連結,甚至還要說我爸的笑話。」

奇異果文創出版社目前已經出版4 本高中國文課本,每一本都有主題,主題下分單元與文章,讓學生對於探討的議題本身有整體的概念。(攝影:徐肇昌)

文化力與創造力 下一世代的競爭力

劉定綱說,以前是一綱一本,只需要一個標準答案,這很符合當時的國家產業發展;但到了現在產業轉型,需要有更多的文化力與創造力,才會有競爭力,於是變成一綱多本,「課本也需要轉型,才能培養出符合產業需求的下一代。」

108課綱從討論到誕生,強調的正是希望在教育的過程中,學生可以培養出某種自主學習的能力,透過這個能力,可以持續學習,持續進步,而不是停留在把課本當成獲得分數的工具,考完就不用了。

接下了高中國文課本的出版任務,劉定綱接下來要面對的是,如何介入這個從生產端到使用端都已經高度飽和的教科書產業?劉定綱說,課本應該不是讓老師好教的,而是要讓學生好學的,「老師也要做改變。」過往教科書廠商從課本、教案、教具到考卷出題一條鞭包辦,還會幫老師做好上課用的PPT,「我也聽過老師輕鬆到可以叫當天表現優異的學生上台來幫他按PPT,教育變得很扭曲。」

課本也可以像畫冊,引發學生閱讀的好奇心與鑑賞力。(攝影:徐肇昌)

找到自己真心想學的 一輩子都能自主學習

劉定綱認為,老師也應該隨著108課綱做更多的準備,「這個準備的重點其實在於整個教育的想像開始變得不一樣。以往我們的教育核心是要把一定的知識灌輸到學生身上,但現在必須從學生出發,讓學生自己把自主學習當成學習重點。」

劉定綱說,學習其實是痛苦的,所以大家才會強調快樂學習,強調各種教室翻轉,學習意味著從一個階段要進階到下一個階段,需要很多的掙扎跟摸索。「既然學習是痛苦的,我們就必須要找到我們自己真心想學的東西,因為如果我要學一輩子,我為什麼不找一個我有興趣的來學習,這樣才會有動力。」

「當我們要設計課本的時候,核心想法是,如果有一些最基本的東西是學生一定要會的,他擁有這些之後,他可以繼續進修,可以繼續培養他的語文能力,他的思考力,那這些會是什麼?」劉定綱說。

投身高中國文課本出版,劉定綱希望讓高中生知道,課本裡的世界是要跟真實生活接軌,這一切不會是平行世界。(攝影:徐肇昌)

培養學生的溝通能力

劉定綱說,終身學習一定要搭配的就是「適性教育」,是個人對自我興趣的掌握,「要有適性教育,就必須要有素養,因為素養會讓你有一個基本的學習習慣。」劉定綱認為,這個學習的習慣是從個人的感受出發,慢慢建立起的價值觀,從這個價值觀裡,我們再去發展個別所需要的學習能力。

「過去課本總是文章亂破梗,在課文之前就放了題解,這是因為過去教育的重點的確讓學生把時間花在課本的背誦,但這樣的背誦對於理解課文內容,其實沒有幫助。」劉定綱說,像文言文減少收錄這個事情不是只有在台灣,就連香港、星馬甚至是中國,都在做改變。

其次課本必須要能培養學生有寫作的能力,劉定綱說,108課綱針對的是現代公民社會,人與人之間要做很多溝通,「無論是書寫或是口語,人們就是需要擁有表達能力,這個基本的語言能力有沒有可能被放在課本裡面?這就是我們一直在嘗試去完成的。」

最後是針對議題的掌握性,劉定綱說,現代的課本需要針對議題做掌握,與現代社會發展相呼應,「這些議題理解之後,就能夠幫助年輕人參與社會,這些在課本中呈現的議題就是入門磚,就是參與社會的基礎。」

在呈現上,每一冊課本都會聚焦一個主題,下面有三個單元,每一個單元會有兩到三篇文章,搭配美感插畫或漫畫。每個單元前面會有導言,希望提供多元、豐富而有趣的國文世界,課文後也會延伸閱讀,素材不只是文學,還有包括李安《斷背山》或是楊丞琳的《曖昧》等等流行媒介與桌遊,「我們希望讓高中生知道,課本裡的世界是跟真實生活接軌,這一切不會是平行世界。」

課文不是學習的唯一,在課文之外,奇異果文創出版的高中國文課本寫了提問,引導學生找到課文中想要表達的背後意念。 (攝影:徐肇昌)

108課綱跟教學現場 有一點時間差

奇異果文創製作出版的高中國文課本已經出滿4冊,最新一本「高三上」的也即將出版,目前市占率不算高。廖之韻認為,108課綱跟教學現場還有一點「時間差」,老師們會比較保守,畢竟老師要帶3、40個學生,相對而言比較小心翼翼。

劉定綱不諱言,每次到高中校園進行說明、表達理念時,「現場老師們都會說很好,但是投票選版本時,就是不會選我們。」有時候劉定綱明知不會入選,還是苦口婆心希望校方能一起為下一代的未來,一起做點改變。

劉定綱說,小出版社養不起業務,也沒辦法做很多教具或是考卷「服務」老師,但還是有校方很支持這樣的課本,「我們也常聽見學生說,用我們的課本覺得很驕傲,這就是最溫暖的回饋。」

《奇異果版高中台語課本》期待打造一套符合文化認識、議題思辨以及教學實務的全新台語教材。(攝影:徐肇昌)

募資出版高中台語課本

除了高中國文課本之外,奇異果文創攜手多位來自台灣師範大學台灣文學系所的教授和作家群,耗時兩年打造一套符合文化認識、議題思辨以及教學實務的全新台語教材,發起《奇異果版高中台語課本》集資計畫,目前募資也已經完成。

劉定綱說,語言是文化和記憶的載體,語言消失了,文化和記憶也會跟著消失,「當人們遺忘台語,失去的不只是一種語言,還會錯過豐富的文化體驗包括歌仔戲、布袋戲甚至廟口文化等等,也切斷與家中長輩的緊密連結。」

像劉定綱自己會聽但不會說台語,「我是外省第三代加上客家人,媽媽那邊家人彼此之間會說客家話,也說台語,但對著我就說國語。」劉定綱自己也期待能說好台語,「我現在找我師大台文所學生當我的老師,希望可以寫得出來、說得出來。」劉定綱今年母親節回家跟媽媽現學現賣,「我媽笑死了,說我的腔調好怪,但我有信心要把台語找回來,一定要會用這本台語讀本。」

劉定綱說,根據調查,年輕世代自認母語流利的只有2成不到,這是個危機,「本土語言必須在學校教,學校是孩子會遇到的第一個公領域,在學校講不會覺得丟臉,才有機會繼續說下去。」

「奇異果」推出的桌遊「戰古人」以秦始皇、木蘭、蒲松齡、孟母與莊子五大古人當成大魔王,讓學生在桌遊過程中理解歷史人物的生平與金句。(攝影:徐肇昌)

老師不該是說教者 而是帶領者

「我常講我們是『奇思異想之果』,就像漫威多元宇宙,找到多元文化的差異,介紹給大家。」劉定綱除了出版書籍與教科書之外,也將推出《戰古人》桌遊。劉定綱說,故事設定大學生們不小心打開了「舊國文課本」,落入神祕空間,裡面古人包括20多歲年輕的孟母,自覺性別身分的木蘭、焚書坑儒的秦始皇、講鬼故事的蒲松齡以及充滿人生寓言金句的莊子,透過桌遊來理解他們的所思所想,並與經典對話。

劉定綱說,「教育是現下一個迫切需要社會創新的領域,現在的業態是僵死的,師生互動冷淡,這些教與學的過程都需要重新設計,高中老師不該是說教者,應該是帶領者,老師自己有信心想要創新,這件事情才會對台灣教育產生影響。」

沒有利潤,只有信仰,劉定綱引燃的,是一場溫柔的暴動,是他對於108課綱可以改變下一代年輕學子思考方式的信念,他以出版的力量,投入這一場綿長而不可能立竿見影的革命,挫折不斷但信念不斷。

主題照:奇異果文創製作出版高中國文課本,以自主學習為精神,希望學子從課本中培養書寫溝通的能力。(攝影:徐肇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