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追蹤文化+

此「春」非彼「春」 臺陽美展與〈橫臥裸婦〉

現代人總說「黑粉也是粉」,若要這樣說,〈橫臥裸婦〉相隔88年都因「黑粉」反而讓其展出展覽成為焦點,還吸引大量人潮。當年臺陽美術協會成員刻意相繼以展出裸體畫相挺,更也許是我們能想起的「臺陽美展」精神。
2024/5/21
文:王寶兒/圖片提供:李石樵美術館

每每聆賞博物館、美術館人員導覽,總會聽聞「文物有靈」一說,相信前人打磨這些文物同時,也為看似沒有生命的文物增添靈氣,甚至如何出現、怎麼樣再現世人眼前都有其冥冥意志與理由。

88年前,已故畫家李石樵的〈橫臥裸婦〉因「風紀不適切」遭警方取締,今年印有〈橫臥裸婦〉的大型看板,則因家長抗議而遭撤下。對應「文物有靈」這句話,讓現代人再次想起其畫創作背景,也許就是最大的啟示。

回到88年前,彼時李石樵前一年才從日本東京美術學校油畫科畢業,且已入選2次帝展,畢業後立即受母校台北師範學校邀請返台任教,但他仍以「追求藝術」為由拒絕,並繼續留在東京。

當時仍是日治時期,像李石樵這樣能夠留日讀書、發展的台灣人絕對都是佼佼者,對於故鄉更有種急切的分享慾望、或是希望積極帶動民氣的熱忱。也正因為如此,促進了「臺陽美術協會」誕生。

1934年11月12日,皆曾於日本接受現代美術教育的台籍畫家陳澄波、廖繼春、李梅樹、顏水龍、楊三郎、李石樵、陳清汾及日籍畫家立石鐵臣,8人在台北鐵道飯店創立「臺陽美術協會」,其中李石樵因在日本並未到場,而是以書面參與。

當時官方辦理美術展為台灣美術展覽會(簡稱台展),該展固定於秋天登場,臺陽美術協會則選擇春天推辦臺陽美術展覽會(簡稱臺陽美展),希望讓藝術風氣更為興盛,而純然由民間發起的臺陽美展也被視為台灣近代美術運動的起點。

今年李梅樹紀念館因臺陽美術協會創立90年推出「春色無邊─初代臺陽人的春日和鳴」特展,其中「春色無邊」標題搭配〈橫臥裸婦〉主視覺的海報看板,因遭受刊出地點鄰近國小家長抗議而改以QR CODE顯示。

裸女意象是反彈主因,這不難猜測,但陸續也有人指責起主辦方以「春色無邊」搭配裸女圖就是意圖令人想歪,但只要批評的人走進展間看展,就能完全明白此「春」非彼「春」,而是因臺陽美展均在春天登場緣故,且當時臺陽美展之於本土藝術家的眼中,完全是鼓舞他們持續創作的春天。

李梅樹紀念館執行長李景文說,臺陽美術協會是台灣至今最悠久的民間美術團體,展覽無非想重新讓現代人看見初代臺陽美術協會的面貌,雖然至今還在處理相關爭議,但他們發現,展間多了許多支持民眾前來觀展。

有趣的是,當年臺陽美展也曾因〈橫臥裸婦〉這幅畫一炮而紅。據臺陽美術協會記錄,李石樵當年以〈橫臥裸婦〉、〈屏風和裸婦〉參展第2回臺陽美展時,因被取締而禁止展出,隨即引發軒然大波。臺陽展卻因禍得福,在媒體競相報導下,反而成為另類宣傳,一時之間,觀展人潮不歇,熱議不息。

在李梅樹紀念館爬梳下,更發現往後幾年臺陽展,李石樵接二連三展出多幅裸女畫,其他會員如李梅樹、陳澄波等,也相繼出品裸女畫,連公募徵選的作品中,也可見到裸女創作,看似有意集體挑戰官方的禁忌,也顯示臺陽成員們「公民不服從」的態度。而當局也有所讓步,未再有類似刁難事件發生。

據統計,臺陽美術協會在戰前共舉辦10回展覽(1935年-1944年),是官方展覽外最大的民間美術展,但後來因為二戰戰火及戰後動盪局勢緣故,臺陽美展在1945-1947年並未舉辦,直到1948年起才恢復辦理,且直至今日,臺陽美展還在繼續辦理著。

綜觀今日〈橫臥裸婦〉所引起的爭議,雖焦點全然已成為色情與藝術的論戰,但臺陽美術協會及臺陽美展所展現的精神,或許也是此時〈橫臥裸婦〉最能提醒我們回望的歷史。

主題照:畫家李石樵於1936年創作作品〈橫臥裸婦〉,當年在參展第2回臺陽美展時,因「風紀不適切」遭警方取締下令禁止展出。(圖片提供:李石樵美術館)
172.30.14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