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追蹤文化+

從金鐘影帝拚到職人劇 陳亞蘭絕不讓歌仔戲消失

17歲才正式學戲,19歲成為楊麗花的入室弟子,陳亞蘭從投身歌仔戲的第一天開始就知道,面對傳統戲曲的創新與傳承,沒有回頭路,只有不斷前進、不停為這項美麗的文化想辦法,才能為歌仔戲找到無限可能。
2024/5/21
文:洪素津/攝影:翁睿坤/影音:王怡文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歌仔戲班的酸甜苦辣,只有出身其中的人才懂,近期在電視頻道播映的職人劇《勇氣家族》,刻畫歌仔戲名伶、金鐘獎得主陳亞蘭的家族故事,陳亞蘭親自擔任製作並投入演出,述說歌仔戲的美麗與哀愁。

陳亞蘭舉手投足都是戲,古裝扮相魅力十足,演現實中的角色細膩深刻,但她最掛心的還是歌仔戲的未來,對她來說,歌仔戲是台灣最美的藝術文化。

陳亞蘭說:「紐約有百老匯,印度有寶萊塢,代表台灣的就是歌仔戲啊!這麼好的文化,如果在我們的手中沒落了,實在很可惜。」

陳亞蘭霸氣說道:「我就是要以一個倡導者的角色去告訴大家,不要讓歌仔戲文化從台灣消失」。

國寶級歌仔戲天王楊麗花(右)出席新戲「忠孝節義」記者會,睽違16年再度推出電視歌仔戲,楊麗花與愛徒陳亞蘭(左)一同為新戲宣傳。(攝影:張皓安)

17歲才學戲 遭遇挑戰

採訪當天,陳亞蘭一身素樸的現代裝束,絲毫沒有「影帝」的架子,更像一位充滿時尚感的OL,也許對習慣陳亞蘭古裝扮相的粉絲而言,會有些不習慣,但這才是陳亞蘭的日常。

花了大半年時間拍攝「勇氣家族」,讓陳亞蘭有更多時間沉澱想法,思考歌仔戲的未來。卸下帝王將相的英氣逼人,走出江山美人的歷史傳說,回到現實人生,其實有更多挑戰與考驗。而戲班出身的人,從來就不怕挑戰與考驗。

《勇氣家族》說的正是陳亞蘭的父親陳班昌經營的「寶銀社少女歌劇團」的故事,陳亞蘭從小跟著戲班到處演戲,知道戲班的辛苦,知道演戲的辛苦,上台憑的是真功夫,要維持一群人的生計,更是一門學問。

也許是感受到戲班的壓力,17歲以前的陳亞蘭壓根沒想過要演歌仔戲。陳亞蘭笑說:「我本來要學美容,但是爸爸怕我學壞,堅持要把我留在身邊,我才開始演歌仔戲。」也許父親認為,學歌仔戲的孩子不會變壞,因為忠孝節義的故事耳濡目染,因為從打雜到練功的過程都是在修行。

17歲才正式學戲。

當大家以為在自家劇團就可以吃很開,初試啼聲的陳亞蘭一登台就被劇團鑼鼓手欺負,「他沒有去想我是『頭家仔囝』(戲班老闆的小孩),他要弄你就是要弄你,你反應也沒有用啊!我爸媽要我自己去消化情緒」,從此以後,陳亞蘭不想被看扁,「我就每天練,就是練到你對我刮目相看」。

台灣歌仔戲大師、楊麗花歌仔戲團團長楊麗花獲頒113年度本土語言傑出貢獻獎終身奉獻獎,並拿著「聖旨」上台致詞。(攝影:鄭傑文)

19歲上電視 被楊麗花相中

陳亞蘭的努力很快被看見,由於陳亞蘭的扮相英氣逼人,19歲那年就被電視台歌仔戲借將,初次在電視上登場,就引起「歌仔戲天王」楊麗花的注意,並邀陳亞蘭加入演出,成為楊麗花的弟子以及演出班底,之後的故事,關心歌仔戲的人都耳熟能詳,這對師徒的情誼,傳為佳話。

正當各界擔憂歌仔戲逐漸消失沒落,但其實楊麗花一輩子在做的就是創新及傳承,電視歌仔戲就是最大膽的挑戰,如今半個世紀過去,楊麗花退居幕後,當起陳亞蘭的顧問,師徒有志一同一起為歌仔戲做傳承,但在陳亞蘭心中,不管做多少創新和傳承,中心思想只有一個,也是楊麗花最注重的,「品德」。

楊麗花屢屢在公開場合肯定陳亞蘭的品行,所以願意傾囊相授,陳亞蘭說:「我很幸運,我在媽媽肚子裡選好職業,我這輩子都是伺候她了。」

陳亞蘭製作《嘉慶君遊臺灣》賣出3棟房籌措製作費缺口,致力於傳承「歌仔戲」。(照片提供:陳亞蘭歌仔戲)

跨界挑戰 攻蛋、演舞台劇

歷經過歌仔戲蓬勃、騰飛與衰退,陳亞蘭看盡這項台灣傳統戲劇的美麗與哀愁,她在師父楊麗花的身上學到,創新的道路不能有一時半刻的鬆懈,否則很快就被時代淘汰。

於是她在2011年成立陳亞蘭歌仔戲團,以《天龍傳奇》創下各項佳績,隔年更與楊麗花搭檔在台北小巨蛋演出《薛丁山與樊梨花》,歌仔戲「攻蛋」竟創下1.5萬人觀看的紀錄,此後10年間,陳亞蘭更嘗試許多跨界表演的機會,主持節目,演舞台劇樣樣來,心心念念,就是為歌仔戲找到更多可能。

但陳亞蘭始終沒有忘記恩師提醒的「品德」,2019年師徒二人推出電視歌仔戲「忠孝節義」,這是楊麗花暌違電視螢光幕16年的作品,戲劇的核心正是傳統曲最重視的品德:「忠孝節義」,陳亞蘭不但在劇中擔任編劇,更一人分飾多角,可說為了楊麗花的復出使盡全力。

陳亞蘭(右)在《勇氣家族》與劇中兒子羅裕誴一起登台演出。(照片提供:華視)

師徒同心演「嘉慶君」 得大獎

2022年陳亞蘭再次和楊麗花聯手打造《嘉慶君遊台灣》,只不過這一回她幾乎快付出了所有,賣了3棟房才湊足了資金。

談起這段往事,陳亞蘭心理不免有些五味雜陳,在製播過程中,資金問題與求好心切,讓她情緒一度崩潰,哭著向楊麗花下跪,求恩師明白她的苦衷。

「我跟她請命說想要傳承,我才做幾部戲,我就沒辦法了,歌仔戲眉角太多,我真的很辛苦。」突如其來的挫折,一度讓陳亞蘭想要放棄,但楊麗花只摸了摸她的頭,溫柔地告訴她4個字:「順其自然」,卻讓陳亞蘭哭得更兇了。

咬著牙、含著淚拍完、演完《嘉慶君遊台灣》,陳亞蘭迎來了戲劇化的翻轉,那年她在金鐘獎大放異彩,成為獎史第1個以女性反串獲得「最佳男主角」的演員,這彷彿也給了她一劑強心針,「我拿獎了耶!我怎麼可以退縮,現在更多人知道歌仔戲了。」

陳亞蘭心中,不管做多少創新和傳承,中心思想只有一個,也是楊麗花最注重的,「她最重視就是品德」。(攝影:翁睿坤)

勇氣家族 向家族、恩師致意

今年陳亞蘭再度挑戰自己,推出歌仔戲職人劇《勇氣家族》,將野台歌仔戲包裝在時裝劇裡,以自己的人生故事刻劃出經營劇團的難處,劇中不乏有親情、愛情、傳承,用許多隱藏版台詞致敬恩師楊麗花,謝謝楊麗花帶給她的一切機會。

對於這個全新挑戰,陳亞蘭自信地說:「我喜歡跨界合作,但如果沒把握住自己的原味,會被別人帶走,歌仔戲就會變成四不像,沒有主軸了,所以我會把關很緊」,這次在職人劇《勇氣家族》,陳亞蘭首度和歌手熊仔合作主題曲「好戲」,曲風融合歌仔戲還有Rap,讓人有耳目一新感覺。

創新的過程中總是會迎來很多挑戰,陳亞蘭提到製作電視歌仔戲《忠孝節義》和《嘉慶君遊臺灣》,光cue字幕就得一天花7小時去體現文言文翻成國語字幕的優美,還有劇中情節的動畫體現,一幕幕都要燒腦和燒錢,陳亞蘭說:「傳統結合創新,歌曲要怎麼安排,我不能一直唱哭調,要用電腦動畫、要用卡通漫畫、要用NFT,很多都是我一人去做」。

陳亞蘭提到電視歌仔戲除了創新要吸引大眾,更要向「盜版」挑戰,同時他也首創集資模式製作新劇,繼續告訴大家:「不要讓歌仔戲文化從台灣消失」。(攝影:翁睿坤)

歡喜做甘願受

做了那麼多創新和傳承的挑戰,到現在陳亞蘭不輕言放棄,問起未來,她眼神一亮,但又帶點憂慮,她興奮表示畫面內容會跟進AI趨勢,但這就是燒錢的開始,為此陳亞蘭首度以集資、信託方式,計畫推出《嘉慶君遊臺灣》第二季《嘉慶君再遊臺灣》。

此外,電視歌仔戲除了創新要吸引大眾,更要向「盜版」挑戰,陳亞蘭難得露出不悅的神情,提高音量說著:「網路上會很容易有盜版,每次都要發函下架,但是早就流傳出去了」,感嘆智慧財產權和人的心血真的無法用錢去衡量,未來也會尋求好的國際串流平台。

陳亞蘭形容自己的創新以及目標全都是「歡喜做甘願受」,無悔且驕傲,陳亞蘭說:「我一定不會讓歌仔戲文化從台灣消失。」

主題照:陳亞蘭今年推出歌仔戲職人劇《勇氣家族》,以自己的人生故事刻劃出經營劇團的難處,讓觀眾再度刷新對歌仔戲的印象。(照片提供:華視)
172.30.14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