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占領立法會脫口罩發言 梁繼平預期被起訴

最新更新:2019/07/19 21:22

(中央社台北19日電)7月1日晚間占領香港立法會,並拉下口罩發表宣言的示威者梁繼平接受美媒採訪稱,衝闖立法會源自年輕人經年累積的絕望和挫敗,以及對民主自由的呼喊;且港府不起訴他,在政治上不合理。

立場新聞報導,梁繼平在接受「基督教科學箴言報」(Christian Science Monitor)透過社群平台採訪時,除作上述表示,並重新回顧自己對「7.1」衝闖立法會的看法;但梁繼平拒絕透露目前身在何處。

對於當晚脫下口罩的發言之舉,梁繼平回憶說,當時很大程度上是自發的(spontaneous),因為看到示威者在議事廳內來來去去,每個人都以自己的方式表達不滿,例如塗黑區徽、塗鴉、寫標語;且有人正在離開,他感到情勢正在轉向,需要有人填補現場的道德真空(moral vacuum)。

梁繼平指出,從以往的經歷可知,一場運動可以分裂一個公民社會很多年,他很清楚當抗爭運動升級後(衝闖立法會),絕不能在沒有合理的解釋下就結束;如果示威者當晚在未發表宣言的情況下、貿然結束行動,民主派陣營內部也可能會質疑行動的意義與正當性。

對於衝闖立法會,梁繼平認為,在7月1日衝擊立法會具有標誌性意義,因為「七一」本來是要慶祝「一國兩制」、港人民主治港的日子,但事實上在主權移交北京後,「制度」基本上把年輕人異化排除。

他指出,衝擊立法會源於香港年輕人累積下來的絕望和挫敗,以及年輕人對民主自由的呼喊,「他們沒有其他選擇,他們已用盡所有和平示威的方法」。

梁繼平說:「我們試過100萬人、200萬人上街,試過在外國媒體登廣告,也試過表現合作,7月1日是市民對政府不回應訴求的挫敗和惱怒(的結果)。」

他表示,反送中運動至今的成功,主要是市民用創意方式示威,但現階段應將部分運動能量轉移入體制內,以威脅親北京陣營的權力。

對於自己的未來,梁繼平說,赴美攻讀博士學位的唯一原因,就是希望日後回到香港教書,為香港民主自由作出貢獻;但他擔心,之後不知能否繼續學業,自己也可能無法回香港。

梁繼平說,如果香港政府不起訴他,在政治上是不合理的,「畢竟我做了那些事情(Because I did what I did)」。(編輯:林克倫)1080719

地機族
訂閱中央社
感謝您的訂閱!瀏覽更多中央社精選電子報
點擊訂閱電子報 點擊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