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中國染疫康復者求職受歧視 農民工成群流浪

2022/7/12 15:37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中央社台北12日電)中國的COVID-19(2019冠狀病毒疾病)康復者求職屢受歧視,導致沒錢沒勢、去城裡求職且確診過的農民工到處流浪,已成寄居在火車站或生活在暗處的特殊群體。

中國網路近期流傳一篇「我躲在上海虹橋的衛生間,不知道去哪」文章,引起許多迴響。文章披露,有越來越多農民工寄居在虹橋火車站周邊,火車站的廁所成為他們的住家。

綜合陸媒報導,這種現象是因為現今上海勞動市場拒絕曾經感染COVID-19的康復者,染疫過的農民工花光積蓄後,被迫在城市輾轉流浪,火車站有許多公共設施,成為他們下榻之地。

文章提到了名叫阿芬的康復求職者。阿芬住在火車站內廁所的一間小隔間,其中裝滿了她的行李。

阿芬3月前往上海,不料當地接連封城,6月解封後,她的積蓄早已花光,又碰上招聘歧視,只能流浪在虹橋火車站周邊。

文章描述,阿芬跟她的農民工朋友若要洗澡,需用盆子接廁所裡的水,由於水流受限,需一直把手放在感應處讓水流出;洗完頭沒有吹風機,就把頭放在烘乾機下烘乾。

衣服洗完,就曬在自己的行李箱上,或是搭在火車站圍欄,環境十分刻苦。阿芬還指著火車站的通道說,這裡能睡的地方她都睡過。

在虹橋火車站的日子,2斤麵包共人民幣6塊多,阿芬能吃上3天;生理期用品需計算著用;她還知道哪裡可以蹭到免費WIFI。

阿芬說,她一直在等待,希望有一天「陽性康復和正常人一樣」,在求職時不會受到歧視。

文章說,6月下旬開始,如阿芬一樣的農民工,因虹橋火車站考慮到商務區和火車站的交通,開始清退「閒雜人員」。

文章的作者說,她曾在晚上12點在虹橋火車站的長通道坐著或躺下,約莫半小時就會有人員「請你離開」;周邊的購物區到了12點也會因「疫情管控需要清場」等原因叫你走。

這群底層農民工只好退到電梯口或是火車站周邊,躲到城市裡越來越見不到光的地方。

針對「陽過」者求職遭受到歧視,上海政府發言人尹欣昨天在疫情記者會表示,上海市各部門、各單位都應該按照法律法規相關要求,一視同仁對待康復者。

尹欣稱,社會各界應該給這批人更多的關心關愛,不能給他們貼標籤,不在他們的工作生活中設檻,不能讓他們生活在不該有的陰影下。

澎湃新聞今天報導,阿芬在多方的幫忙下終於找到了工作,將到順豐快遞任職,她正前往去醫院做體檢的路上。

但與她有相同坎坷遭遇的農民工依舊前途未卜。(編輯:呂佳蓉/周慧盈)1110712

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地機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