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中央社一手新聞APP Icon中央社一手新聞APP
下載

瓦格納兵變 中國官方沉默民眾熱議旅俄僑民擔憂

2023/6/25 17:14(6/25 22:32 更新)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瓦格納傭兵24日聲稱占領俄南頓河畔羅斯托夫市,傭兵站在馬戲團外一輛坦克上。(路透社)
瓦格納傭兵24日聲稱占領俄南頓河畔羅斯托夫市,傭兵站在馬戲團外一輛坦克上。(路透社)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中央社台北25日電)迅速落幕的俄羅斯瓦格納集團兵變,在中國引發冷熱兩極反應。相較於中國官方悶不作聲及媒體冷處理,網友則熱議兵變可能對中國的影響,「蒲亭不能倒」、「收復失地」成為主流意見。同時,部分在俄中國人一度為此擔憂自身安危。

直到發稿為止,即使今天週日是中國端午假期補班日,中國官方也未對這場兵變作任何評論。相較於俄羅斯總統蒲亭(Vladimir Putin)自稱獲得土耳其總統艾爾段(Recep Erdogan)支持,而伊朗外交部也表態支持「整個俄羅斯的法治」,中國方面至今卻保持靜默,引起外界注意及揣測。

瓦格納集團(Wagner Group)24日在首腦普里格津(Yevgeny Prigozhin)帶領下,從俄羅斯南部向首都莫斯科急行軍,並訴求國防部長蕭依古(Sergei Shoigu)與參謀總長格拉西莫夫(Valery Gerasimov)下台,震撼全球。

觀察中國上下的反應,冷熱迥然有別。在官方至今靜默不語下,中國諸如新華社、央視、人民日報等官媒的報導也很有限,只報導了包括蒲亭對兵變的電視講話及瓦格納部隊的進展。直到兵變結束,官媒才作出較顯著的報導,但也明顯控制著報導的力度。

另一方面,不少中國民眾則在網路上熱議瓦格納兵變,「廚子」(普里格津)、「廚子兵」(瓦格納集團)頓時成為熱門詞彙,有人更即時轉發外媒的最新報導,全程追蹤進展,不少人並對「廚子兵」進展的神速大感驚呼,但也對「廚子」突然宣布停止進兵直呼「怎麼這樣就停了?」、「錢打進戶頭了吧」、「沒意思」等。

在眾多議論中,部分中國網友笑稱,去年的「基輔保衛戰」沒打起來,怎麼才1年就要打「莫斯科保衛戰」了?部分網友則直指,如果俄羅斯因此崩解了,中國應該趁此機會要求俄方歸還清末割讓的東北領土,趁機收回海參崴等地;還有網友把兵變聯結中國歷史,直指普里格津一如唐代的安祿山,只不過目標從長安換成了莫斯科。

但不少立場親官方的民眾及網路寫手認為,先撇開歷史恩怨不談,俄羅斯和蒲亭如今是中國抗美、抗西方少見的實力派盟友。一旦蒲亭下台甚至俄羅斯瓦解了,美國及西方一定會騰出手來對付中國,因此中國不能一直不出聲,必要時應該出面相挺。

但也有人認為,中國不應該輕易表態,畢竟蒲亭揮軍烏克蘭是「狠狠地坑了中國一把」,讓中國1年多來在國際上陷入被動。這時候表態支持蒲亭,並不能撈到什麼好處,更何況蒲亭經過這次兵變,權位已經動搖,貿然押寶一旦押錯,「更沒有好果子吃」。

除了中國國內的議論,同一時間,這場短命兵變一開始時的迅猛態勢,也使在俄羅斯的中國人一度擔憂,深怕2022年2月俄軍入侵烏克蘭時中方在基輔等地慌忙撤僑的景況,才事隔1年4個月就要在莫斯科等地重演。

南方週末報導,一名在瓦格納首先占領的城市羅斯托夫(Rostov)留學的中國留學生劉佳(化名),24日便趕緊出門採購食材和生活物資。他發現,當地街上的車輛比平時少,但有很多居民趕往商店採購,不過暫未出現商品短缺的情況。

在莫斯科的中國留學生孫凡(化名)則說,她沒有感受到緊迫的危險,但國內的家人已經和她緊密聯繫了一整天,認為莫斯科「已經十分危險」,一直詢問她要不要回國。她說,24日莫斯科路上行人和公車上的乘客都很少。

但另一名居住在莫斯科的中國人李立(化名)則有些恐慌,並表示自己在猶豫要不要買回國機票,但大多數人都是持觀望狀態,不少朋友已經在囤貨,近期打算待在家裡不出門。(編輯:邱國強/陳沛冰)1120625

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請繼續下滑閱讀
瓦格納兵變 分析:習近平若考慮攻台會再思考
172.30.142.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