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回上一頁
手指從螢幕左側邊緣往右滑
我知道了

拉拉庫斯回憶 緬懷白色恐怖原民菁英高一生

最新更新:2018/08/18 21:03
玉山社出版新書「拉拉庫斯回憶:我的父親高一生與那段歲月」18日在國家人權博物館舉行發表會,作者高英傑(圖)出席,解析當年遭遇白色恐怖的父親高一生在獄中所寫家書,曾透過原住民語暗中求救。中央社記者魏紜鈴攝 107年8月18日
玉山社出版新書「拉拉庫斯回憶:我的父親高一生與那段歲月」18日在國家人權博物館舉行發表會,作者高英傑(圖)出席,解析當年遭遇白色恐怖的父親高一生在獄中所寫家書,曾透過原住民語暗中求救。中央社記者魏紜鈴攝 107年8月18日

(中央社記者魏紜鈴台北18日電)玉山社今天舉行「拉拉庫斯回憶」新書發表會,作者高英傑在書中描述父親高一生遭白色恐怖槍決歷程,為台灣歷史補上一段原住民知識菁英的家族故事。

1908年出生的高一生是鄒族菁英,戰後首任吳鳳鄉(今阿里山鄉)鄉長,日治時代他為部落引領進步思潮,是著名鄒族教育家、政治家、思想家、音樂家、詩人。高一生關心鄒族文化保存,協助鄒族音樂、編寫「台灣鄒族語典」,卻在1952年被捕,2年後槍決,年僅46歲。

國家人權博物館現正舉行「原音重現:原住民族文學轉型正義特展」,現場展出高一生的獄中家書,今天的「拉拉庫斯回憶:我的父親高一生與那段歲月」新書發表會特別選在人權博物館舉行,意義深遠。

原住民族白色恐怖主要是指以「叛亂罪」遭槍決的鄒族湯守仁、高一生、方義仲、汪清山和泰雅族林瑞昌、高澤照等6人及判無期徒刑的鄒族武義德、判刑17年鄒族杜孝生等。高英傑是高一生第5個孩子,透過書寫將對父親、部落和成長過程的回憶收錄在「拉拉庫斯回憶」書中。

今年適逢高一生110歲冥誕,高英傑透過書寫讓人再次憶起高一生,描述鄒族部落傳統,緬懷父親的真摯情懷。出版社玉山社總編輯魏淑貞指出,高英傑的文章雖短,「只是淡淡描述卻充滿深深憂傷,訴盡作為一個政治受難者的後代,受到的委屈心境和心路過程。」

高英傑今天在發表會上,特別演唱父親創作的「長春花」、「春之佐保姬」等歌曲,更介紹高一生的獄中書信。高英傑說,父親寫了56封信,早期的書信還能樂觀的安慰家人寫道「我雖然成為新美農場的犧牲者,幸而政府非常了解我,所以請不要擔心,調查的不只是我一個人還有很多人,所以需要長時間的調查。」之後,父親似乎發現不對勁,在書信中還曾透過原住民語暗中求救。

台灣大學歷史系教授周婉窈也在發表會上表示,看待二二八的歷史,要思考的是人民被剝奪了什麼。「假如我是活在有畫家陳澄波的嘉義,如今的我可能也成為嘉義的畫家。或是在有高一生存在的嘉南平原,現今台灣的我們,也許能活得很不一樣。」

「在剝奪虛空中成長的我們,因欠缺典範需要重建的東西非常多。」周婉窈認為,失去的不能因此算了,更應面對重建的困難做出努力,才對得起犧牲的人,「去認識那些犧牲的前輩,一定要讓他們復活在我們的集體記憶中。」(編輯:施燕飛)1070818

國家人權博物館正舉行「原音重現:原住民族文學轉型正義特展」,現場展出原住民族白色恐怖受難者高一生的遺書。中央社記者魏紜鈴攝 107年8月18日
國家人權博物館正舉行「原音重現:原住民族文學轉型正義特展」,現場展出原住民族白色恐怖受難者高一生的遺書。中央社記者魏紜鈴攝 107年8月18日
「原音重現:原住民族文學轉型正義特展」正在國家人權博物館展出,現場展示原住民族白色恐怖受難者高一生的獄中家書。中央社記者魏紜鈴攝 107年8月18日
「原音重現:原住民族文學轉型正義特展」正在國家人權博物館展出,現場展示原住民族白色恐怖受難者高一生的獄中家書。中央社記者魏紜鈴攝 107年8月18日
地機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