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中央社一手新聞APP Icon中央社一手新聞APP
下載

台灣小提琴家黃薏蓉獲紐約愛樂終身職 憶魔鬼考核喊像在作夢【專訪】

2024/1/17 08:49(1/17 09:41 更新)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在紐約愛樂音樂總監梵志登(Jaap van Zweden)(右2)宣布下,來自台灣的29歲小提琴家黃薏蓉(左2)正式拿到紐約愛樂團員終身職,追夢成真。(黃薏蓉提供)中央社記者趙靜瑜傳真 113年1月17日
在紐約愛樂音樂總監梵志登(Jaap van Zweden)(右2)宣布下,來自台灣的29歲小提琴家黃薏蓉(左2)正式拿到紐約愛樂團員終身職,追夢成真。(黃薏蓉提供)中央社記者趙靜瑜傳真 113年1月17日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中央社記者趙靜瑜台北17日電)29歲台灣小提琴家黃薏蓉上週完成嚴格考核,拿到紐約愛樂團員終身職。黃薏蓉回想應考過程就是「如履薄冰」,「很多團員都說不用擔心,但事實上是一個小錯,就有可能讓我失去工作。」

黃薏蓉的最終考核是在紐約愛樂最後一場音樂會,黃薏蓉在音樂會結束後被叫進會議室,現場有著紐約愛樂音樂總監梵志登(Jaap van Zweden)及各聲部首席,當梵志登宣布:「恭喜妳成為紐約愛樂終身團員!」黃薏蓉說當下她還沒有反應過來,甚至覺得是在作夢,「回到家,整個晚上睡不著,非常開心。」

黃薏蓉今天接受中央社專訪時表示,能成為紐約愛樂的終身團員是一個非常大的肯定,「票選的過程完全是由團員與音樂總監決定,對我來說是莫大的殊榮。」黃薏蓉說,試用期與終身職團員最大的不同就是未來紐約愛樂在選新的團員時,「身為終身職的一員,我就有行使選擇新團員的權利。」

除此之外,黃薏蓉說,成為終身職團員能票選樂團團員代表,「樂團的大方向是由樂團董事會及執行長決定,但成為樂團團員代表,就能為樂團貢獻自己的意見與想法。」

黃薏蓉1994年出生於桃園,師事小提琴家陳沁紅,後赴美國波士頓新英格蘭音樂院,紐約茱莉亞音樂學院碩士畢業。2022年暑假,黃薏蓉完成紐愛為期兩週的試用期,2022年9月正式入職紐約愛樂,成為小提琴聲部的新團員,2024年1月成為紐約愛樂終身職團員。

圖為紐約愛樂舉行公演時黃薏蓉(第3排左4)隨團登台演出。(圖取自facebook.com/nyphilharmonic)
圖為紐約愛樂舉行公演時黃薏蓉(第3排左4)隨團登台演出。(圖取自facebook.com/nyphilharmonic)

黃薏蓉表示,紐愛從試用期(probationary)開始,到拿到終身職,需要完成約17個月的排練及演出,在這過程中,每一週的排練都會跟不同的同事當譜伴(stand partners),共用譜架,「換句話說,每週都像是在考試。」

黃薏蓉說,要拿終身職需要約225場左右的音樂會評鑑,在拿終身職前,紐愛同事們會透過意見表給建議跟回饋,「我沒有權利懶散,沒有藉口準備不周。」黃薏蓉說,評分標準包含每週排練表現,跟同事相處是否融洽,對演出曲目是否熟悉等等,「每個同事都可以評分,對我是否通過終身職都擁有關鍵一票。」

黃薏蓉說,最艱難的是試用期尾聲有一週的演出,要坐在第二部小提琴首席的旁邊,由音樂總監擔任指揮,也是拿終身職的最終考核,「這個禮拜最具挑戰性,我坐在第一個譜架前,前面面對的正是音樂總監,後面的團員注視我的一舉一動,只要一點小錯,一點猶豫,都有可能會被認為是準備不夠。」

為了最後這週魔鬼考驗,黃薏蓉2023年聖誕節假期,留在紐約曼哈頓的公寓練琴,讀總譜,「別人在街上唱Jingle Bell,我在家裡高歌布拉姆斯『第四號交響曲』。」這些犧牲終究換來甜美果實。那個小時候拿著鉛筆盒與鉛筆,模仿拉小提琴的台灣習樂女生,一步步踏上前往紐約愛樂之路,終於,美夢成真。(編輯:李亨山)1130117

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172.30.14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