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新聞專題
外送員爭勞權
為了防疫宅在家,外送機車滿街跑,把美食和日用品送上門,外送員冒著染疫風險,工作時間與工作時薪卻不成比例,而且外送平台與外送員之間究竟是承攬或僱傭關係的爭議難解,外送員自組工會伸張權益,盼從現行法規中找到平衡點。
外送員爭勞權

外送員爭勞權/疫情期間外送滿街跑 收到稅單感嘆又被減薪

2021/7/3 11:10(7/3 11:48 更新)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武漢肺炎(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本土疫情升溫,民眾減少外出,外送員22日在台北街頭忙著送餐。中央社記者謝佳璋攝 110年5月22日
武漢肺炎(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本土疫情升溫,民眾減少外出,外送員22日在台北街頭忙著送餐。中央社記者謝佳璋攝 110年5月22日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中央社記者吳欣紜台北3日電)小旁去年左手手筋不小心受傷,復健快一年沒復原,加入外送貼補家用,卻碰到餐飲外送平台砍薪,他為了一家老少「不得不繼續做下去」,疫情期間報完稅,他更為同行抱不平。

以前是找嘸頭路只好開計程車,現在是外送機車滿街都是,與其他工作相比,外送員入行容易又自由度高,不必長時間坐辦公室或是待在工作場所,吸引許多人相繼投入,小旁(化名)正是其中之一。

外送機車滿街跑 入行容易高薪難

小旁今年42歲,高中畢業的20多年一直以鐵工為業,每月收入約新台幣7萬到8萬元,本來足夠負擔一家老少的生活費用,不料去年3月,他操作砂輪機時不慎割斷左手手筋,僅剩右手可以出力,成了職災傷兵,被迫放棄原本的工作。

小旁告訴中央社記者,受傷後原本盼望重回本行,可是復健近一年了,手傷沒有好轉,由於還有養家活口的壓力,於是便開始思考其他出路,礙於學經歷不足,這些工作報酬根本無法支應每個月的家用開銷。

「我從高中畢業就一直做鐵工到現在,除了鐵工外,我什麼都不會,要我去學別的木工等,沒有專長、從學徒開始做,錢真的不多,要養家、養父母也真的不夠。」於是他經由朋友轉介,開始跑外送。

小旁坦言,以前從來沒有想過要當外送員,現在加減做,「一邊跑外送、一邊做復健」,本來還想說復健好轉就回去當鐵工,可是外送平台卻設定達標獎金,逼得他連復健時間都沒有,「外送員並沒有像電視廣告上講得好賺」。

平台獎金設高標 奔波賺食無暝無日

小旁指出,他接訂單的外送平台規定,如果3天內跑115趟外送,就可以獲得3600元的達標獎金,但這樣等同於必須與時間競賽,平均一張訂單送達時間必須控制在20分鐘內,這樣才有可能「均三」,也就是一小時有機會送到三單,算下來一天才有可能送到38趟達標。

目前基本時薪160元 ,「若沒有這筆獎金,算起來的時薪可能比加油站(打工)還慘!」因此小旁夜以繼日,每早9時起床、9時30分就已經騎車到大安區開始接單外送,做到凌晨才回家,一天等同工作15、16小時,盼能獲得這筆獎金。

這樣拚命難免要搶快搶時間,小旁也坦言,入行時他也很清楚,沒有什麼保障、出車禍也必須自己認賠,「但為了收入還是不得不做」,所以他有投保專為外送員打造的商業保險,至於勞保,因為他一直希望能再回去做鐵工,因此還在職業工會投保中。

根據小旁估算,若勤快地跑外送,扣掉車資、機車保養等費用,其實一個月還是能有5萬到6萬元的收入,但是面臨外送平台一再砍薪,小旁透露,已經在思考不再跑外送,將專注於復健。

繳稅還不適用扣除額 血汗成本被忽略

Uber Eats今年2月轉為境內電商,與這家業者合作的外送員今年開始納稅。不少外送員收到報稅單才發現,跑外送的收入被列為其他所得,而不是薪資所得,小旁也不例外。

小旁說,他自己收到報稅單時也嚇了一跳,幸好他扶養一家老少,計算扣除額之後剛好可以不用繳稅,但如果沒有扶養親屬,繳的稅額會比往年多1萬多元,身邊已經有許多夥伴為此困擾不已。

全國外送產業工會籌備會發言人蘇柏豪說,Uber Eats外送員近日都發現,自己跑外送收入被列為其他所得,這樣使得外送員報稅時無法適用薪資扣除額,「很多司機為此要被迫繳很多稅」。

蘇柏豪指出,外送員騎車跑外送有實際的成本支出,包含車損、車資等,外送平台至少應該把外送員的薪資列在執行業務所得,不然就是列在薪資所得,目前正收集外送員報稅狀況,研議後續作法。

平台砍薪沒商量 外送員醞釀出走

小旁說,同樣都是承攬,過去做鐵工時,若遇到案主給的金額不好,自己還有辦法選擇不做、請對方找別人,但到外送平台卻沒有辦法,如果要跑外送就必須接受外送平台的全盤條件,兩者差異相當大。

小旁指出,政府規定基本時薪160元,他有朋友在大半夜跑外送,一小時可以跑四單,結果算下來一小時薪資僅有162元,「半夜已經是對身體最不好的時候,等同用生命危險跑外送,結果代價是一單只有40元。」

全國外送產業工會籌備會召集人陳昱安表示,面對平台砍薪,身邊已經有許多外送員退出外送產業。而小旁也表示,如果一小時跑下來連160元都沒有,他考慮專注復健並去加油站打工,至少加油站打工一定有基本時薪,而且不用付出機車車資等成本,比較划算。

疫情期間遇奧客 外送員憂染疫

除了跑單待遇被縮減外,外送員因為接觸人群機會多且廣,在武漢肺炎(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疫情第3級警戒期間,許多民眾宅在家上班、上課,三餐及日用品的需求,愈來愈仰賴外送員送上門。

不過,全國外送產業工會籌備會發言人蘇柏豪表示,外送員常遇到不願意配合防疫措施的客人,堅持要外送員送上樓也不願下樓拿,若是外送員不照著做,客人就會轉而向平台投訴、影響外送員跑單權益。

蘇柏豪無奈表示,自己因為疫情擔憂染病,已經減少接單次數跟跑單時間,先別說收入少了,只要碰到不屬於自己的東西,一定趕快噴酒精消毒再消毒,外送到哪,消毒水就用到哪,但總會遇到不願意配合的客人,相當無奈,只能拜託大家將心比心,不要讓外送員暴露於風險之中。(編輯:陳清芳)1100703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下載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每日新聞不漏接!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地機族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