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等待成了功課 人生淬煉讓李心潔走入夕霧花園

最新更新:2019/11/29 16:59
沉寂4年後再度拍片,並以「夕霧花園」第4度角逐金馬獎的李心潔,坦誠這部作品是她出道以來難度最高的電影。對於得獎她並不太在乎,反而很慶幸能接演到與馬來西亞歷史相關的作品。(李心潔助理提供)中央社記者郭朝河吉隆坡傳真 108年11月17日
沉寂4年後再度拍片,並以「夕霧花園」第4度角逐金馬獎的李心潔,坦誠這部作品是她出道以來難度最高的電影。對於得獎她並不太在乎,反而很慶幸能接演到與馬來西亞歷史相關的作品。(李心潔助理提供)中央社記者郭朝河吉隆坡傳真 108年11月17日

(中央社記者郭朝河吉隆坡特稿)睽違4年重返大螢幕,以「夕霧花園」4度角逐金馬獎的李心潔接受中央社專訪說,很慶幸能接演到與馬來西亞歷史相關的作品,而人生經驗的累積和重大轉變,讓她得以駕馭這部出道以來難度最高、情感厚度深的作品。

第56屆金馬獎頒獎典禮23日將在台北登場,本屆馬來西亞電影人大放異彩,共有11名電影人以13項作品入圍本屆金馬獎,其中最受矚目的就是國際合作的「夕霧花園」。這部作品獲得9項提名,女主角李心潔更是第4度入圍金馬獎。她之前兩度入圍金馬獎最佳女主角,入圍一次最佳女配角,並以電影「見鬼」封后。

李心潔接受中央社專訪表示,她對得獎並沒太多期望,上次入圍金馬獎是2006年的「鬼域」,能再次獲評審青睞,已算是對她多年來表演功力的肯定。她反而覺得,能接到這部以馬來西亞歷史為藍本的電影,意義上足以勝過一切。

「我雖然是馬來西亞人,但很少在這裡拍電影,所以當我看到這部與我生長環境有關的劇本時,我就立刻去翻原著來看,看完後滿滿感動,並對接演充滿期待。」。李心潔透露,兩年前接到這部改編自馬來西亞作家陳團英同名小說的劇本初稿時,心裡滿是熱忱。

她回憶當時看完小說後的心情,覺得裡頭論述格局很大,除了要對馬來西亞歷史瞭如指掌外,在描繪存活下來人們的情感糾結,並要學習如何從慘痛的經驗釋懷與放下,這個命題非常難處理。

不僅如此,李心潔答應接演後也面對好幾個挑戰。其中最大挑戰是大量的英文對白演出,而且許多英語詞彙很深,讓她感受到全新的角色難度。

另外,這部電影劇本情感厚度深,並且是根據真實歷史時代,牽扯到戰亂人民慘痛的經驗。

「我在裡頭如何生存下來,生存下來面對的艱難,最後身為一個馬來西亞倖存者,如何與阿部寬飾演的日本人突破仇恨等情感糾結,這些難度都非常高」。李心潔分析接演這部電影的挑戰。

她也透露,這次算是她出道以來尺度最大的演出,除了要寬衣解帶與紋身外,最大的突破是與阿部寬的激情戲。

她說:「它融合很多複雜的愛恨情緒。我們與導演及攝影師討論很久,想像要怎麼拍與呈現,包括兩個人在做這件事時心的糾結與狀態是如何,綜合所有想法後,我們就一次過,拍完這場戲。」

接演這部電影時,李心潔就知道導演找了阿部寬來主演,她當下覺得阿部寬的外型與氣場都像極劇本裡的男主角。雖然兩人面對語言障礙,加上拍攝休息期間私下也不常見面,但李心潔對阿部寬讚譽有加,認為只要一入戲,阿部寬很專業地交足了演戲能量,讓兩人對戲產生奇妙的化學作用。

「因為裡頭除了愛之外,還包括恨」,李心潔透露,電影裡最難拿捏的是愛情元素,稍微拿捏不當,就會讓觀眾難以投入。但她認為編劇設計對白很厲害,也很喜歡導演安排她和阿部寬兩人很多時候安靜坐著的鏡頭,這都是亞洲片難以看見的浪漫細節。

她第一次完整看完這部電影是在今年的釜山影展,看完後雖然遺憾有許多精彩的部分被刪減,但還是覺得電影動人。

雖然身為馬來西亞唯一的金馬影后,李心潔坦言隔了4年再演戲,心情還是有點緊張忐忑,畢竟離開那麼久,多少會對自己的表演駕馭能力質疑。

但她也相信時間的累積對演員是好事,而且過去4年她經歷了人生重大轉變,尤其生了雙胞胎後,發現整個生命與身分不一樣,這也讓她迎來了不一樣的40歲。

她說,「其實這很難用語言來描繪。一個女人當了媽媽後,整個身心很不一樣。這段時間我很專注照顧孩子,等待成了一個功課,就像演員等待一個可以突破的角色一樣」。

一講到家裡3歲的雙胞胎,李心潔顯得眉飛色舞,她認為,最棒的是,其實這部電影角色要投入很深,以前若自己全情投入演戲,會很難抽離;但現在當了媽媽後,孩子就是她演戲與生活的平衡點,讓她可以回到現實繼續生活。

李心潔坦言,自己拍片其實沒有尺度,就算是全裸也沒問題,前提在於好劇本與導演。她也表示,若這部片能在金馬得獎,她希望編劇、導演與攝影師會受到肯定。

像是原著小說很長,涉及人物太多,其實很難改編,但編劇把故事濃縮得很好,讓觀眾能輕易透過電影來了解整個事情面貌;而作為台灣導演林書宇的第4部長片,不僅要到陌生國度去拍片,還是大格局的歷史片,加上有許多國際工作人員,要整合所有技術不容易,光是這點就值得肯定。

談起一路累積的電影歷程,李心潔透露當時是受到台灣導演侯孝賢「風櫃來的人」啟發,才會對電影產生憧憬。

她回憶說,「當時15歲,家鄉的潮州會館某天播放4部台灣電影,我就獨自跑去看。在那窄小的辦公室裡隨意拉個板,是個不太合格的放映廳。雖然還不懂電影語言,但我莫名感受到電影抽象的穿透力,甚至無法忘記演員鈕承澤在裡頭的某個身影」。

後來到台灣發展前幾年,李心潔就趁機瘋狂看電影,把以前在馬來西亞看不到的電影全部搜刮。機緣巧合下,李心潔第一部電影「愛你愛我」也在台灣拍攝,導演林正盛不僅憑這部片奪得第51屆柏林影展最佳導演外,還讓李心潔奪得最佳新人獎。

這也讓李心潔從歌壇真正跨足到影壇,並在港台接拍了許多電影。她直言很感激港台影壇的孕育,尤其是「見鬼」讓她拿下兩岸三地各大影后獎座。

比較不同的演戲經驗,李心潔認為接「見鬼」時演戲經歷不多,當時的表演難度是靠一個人全場帶戲,必須要聚焦演技張力,讓觀眾投入感高而不離場,加上沒有對手,許多場面需要一個人去演,很考驗演員的韌性。

至於「夕霧花園」,李心潔直言也是靠一個人從頭撐到尾,但情感更複雜,表演面向比起「見鬼」更多元,而且還要面對不同人的關係。她坦言若沒有累積人生經驗,恐怕就沒辦法演好這個角色,尤其是激情戲。

對於接下來的規劃,李心潔認為順勢而為,她還是以照顧小孩為重,但不排斥好劇本,目前將會積極在馬來西亞從事慈善相關活動,也計劃拍攝一個身心靈節目。

至於未來是否挑戰執導電影,她坦承很心動,但認為自己還不夠成熟,會繼續累積經驗來盡量實現,向導演老公彭順看齊。(編輯:周永捷)1081117

地機族
訂閱中央社
感謝您的訂閱!瀏覽更多中央社精選電子報
點擊訂閱電子報 點擊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