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中央社一手新聞APP Icon中央社一手新聞APP
下載

旅澳脫口秀演員消遣疫情 中國玻璃心難容霸凌她

2022/10/29 15:36(2024/6/15 15:58 更新)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中央社台北29日電)旅居澳洲的中國脫口秀女演員黃鶴紅遍全球,她近來以疫情和剩女當梗幽默一下,中國小粉紅玻璃心又再度碎滿地,抨擊黃鶴辱華並網路霸凌她。黃鶴的遭遇凸顯中國人開不起玩笑的刻板印象。

澳洲廣播公司(ABC)今天報導,黃鶴憑藉澳洲第7頻道(Seven Network)的節目「澳洲達人秀」(Australia's got talent)紅遍全球,她的影音在推特(Twitter)和YouTube的點閱超過800萬次。

喜歡黃鶴的粉絲稱讚她的幽默毫不做作,讚賞她是最好笑的亞裔脫口秀演員,但中國人的眼裡卻視黃鶴的表演如自我羞辱和辱華。

只因黃鶴近4分鐘脫口秀的表演裡,她以剩女和中國疫情鋪「文化偏見梗」開玩笑:「我對COVID感到抱歉。但是這真的不是我幹的,我一直待在澳洲。」

她說:「疫情開始後,大街上有人對我大喊:『滾回中國去。』我喊回去:『現在沒航班了。』」

黃鶴表示,她之所以選擇這個梗說說笑笑,就是發覺沒有人用英語為華人說話,「如果你受到委屈,不要默不作聲,受到委屈就叫啊」。

另個爭議的笑點是黃鶴調侃中國單身女性遭受的社會偏見。超過30歲以上的單身女性在中國被稱之為「剩女」,輿論普遍認為,剩帶有歧視性,相似剩飯和剩菜,形容沒有價值的主體。

黃鶴說:「我其實挺喜歡剩菜剩飯,得了吧,誰不喜歡從中餐廳打包剩菜剩飯呢?美味又便宜。我的Tinder(社交軟體)簡介就這麼寫的,中國剩女,很可口,把我帶回家享用吧。」

澳廣的報導說,中國微博網友強烈排斥並批評黃鶴的表演辱華,關鍵在於黃鶴就疫情道歉,這違背中國政府的政治宣傳,也就是極力撇清疫情非起源於武漢的華南海鮮市場。

而黃鶴提到剩女,則被視為披露中國社會對亞裔女性與外國人戀愛結婚的偏見,因為在中國社會,較為保守的民眾認為這些女性崇洋媚外。

皇家墨爾本理工大學教授于海清(Haiqing Yu)分析,黃鶴遭到網路霸凌與中國正在崛起的民族主義有關,因「這種民族主義越來越具有對抗性和仇外性」。

黃鶴說,若干中國網民喜歡當真,無法直視事實也不懂幽默。她對「中國人開不起玩笑」這個刻板印象曾有顧慮,並說:「我以前還有點顧慮,…那現在都已經這樣子了,我就火力全開吧,不會有所保留所顧忌了。」

澳洲國立大學博士生候選人張舒妤(Shuyu Zhang)分析,脫口秀裡的自嘲其實是非常正常的幽默方式,但是中國文化裡相對應的自嘲很容易淪為自輕自賤。

黃鶴表示:「我想給觀眾展示的是,我們是很能自嘲的,我職業就是脫口秀演員啊,我的目標是讓大家笑啊,我之所以這樣子說是創作需要,大家太上綱上線了。」

報導說,在中國,脫口秀這行也曾經盛極一時,隨著「吐槽大會」和「脫口秀大會」大受歡迎,這種西方已近200年歷史的喜劇表演,漸漸滲入普通中國人的生活。

這種戲劇形式類似於中國的單口相聲,王建國、程璐和周奇墨等在地下表演場所混跡10餘年後,成為網絡文化中被年輕人追捧的對象。

不過大獲成功的背後,隨之而來的也有風險,因中國文化審查不斷加劇,若干脫口秀演員帶有諷刺性或刻薄意味的幽默段子,屢屢掀起網路霸凌。

像是楊笠兩年前因在舞台上說:「為什麼男人看起來那麼普通,而他又可以那麼自信?」遭到網友鋪天蓋地的撻伐,而政府的管控也成為這行發展遭遇瓶頸的關鍵之一。

2020年9月,中國文旅部發布通知,以加強脫口秀、相聲以及先鋒話劇、實驗話劇等語言類節目內容審核和現場監管。(編輯:曹宇帆/呂佳蓉)1111029

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172.30.142.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