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歷時3年黃背心疑失動能 學者:傾向用選票表不滿

2021/10/18 20:38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中央社記者曾婷瑄巴黎18日專電)過去幾週,法國能源價格一再飆升,然而黃背心示威每週參與人數卻持續下滑,16日全法僅2萬人動員,不復以往。研究人員表示,選舉將近,部分支持者可能傾向用選票表達不滿。

2018年11月,油價高漲成為「黃背心運動」形成的導火線,然而儘管目前能源飆漲至近乎當時價格,柴油價更以每公升1.53歐元創下歷史新高,黃背心運動卻似乎已失去動能。

根據內政部統計,16日全國黃背心動員人數僅為4萬人,前一週則為4萬5000人。參與人數幾週以來持續下滑,與7月底反健康通行證示威的20萬人相距甚遠。

任職於銀行的黃背心示威者烏蘇拉向費加洛報(Le Figaro)表示:「我7月上街抗議健康通行證,繼續動員因為覺得有太多不公。我們什麼都付不起,汽油、天然氣,全都在漲。」

16日的巴黎遊行中,「購買力」成了議題主調。參與者納迪亞(Nadia)、山姆(Sam)和多琳(Dorine)指出「什麼都變貴了,不只汽油,還有麵、蔬菜、牛奶」。

抗議物價上漲的人,大多也與反健康通行證者重疊。因此,許多到場的人,都沒有接種疫苗。

法媒表示,拒絕疫苗的原因通常與不信任政府有關。60歲即將退休的尚-克勞德(Jean-Claude)穿著黃背心,不錯過任何一場抗議。沒有施打疫苗的他坦言,「這不理性,但若要求施打疫苗的不是馬克宏,我的立場可能會不一樣」。

不過尚-克勞德表示對於示威人數感到失望。他指出,2018年黃背心什麼都敢講,即使政治立場差異也能團結,「但政府強化了我們之間的歧見,因為我們害怕」。

「黃背心」代表人物之一羅德里格斯(Jerome Rodrigues)也在遊行隊伍,他坦言感覺運動在過去3年中已隨風飄散,但也開枝散葉。他說:「現在,我們在一些企業中已經有了『黃背心』工會,例如亞馬遜。我們也有總統大選候選人,並提出政見。」

羅德里格斯指的是51歲的黃背心運動先驅穆羅(Jacline Mouraud);目前為止,共有3名總統選候選人打著黃背心旗號參選。

然而黃背心在其他城市的動員人數也銳減。土魯斯(Toulouse)只有20多人占領圓環,維勒班(Villeurbanne)則是50多人。支持者紛紛在社團「我們繼續黃背心」(Gilets jaunes on continue)留言表達憂心。娜塔麗(Nathalie)寫道:「沒有人想再回到圓環,感覺什麼都沒發生。」

法國國家科學研究中心(CNRS)負責黃背心運動研究計畫的蘇達(Magali Della Sudda)表示,很多黃背心都發現,由於演算法改變,串連已不再像2018年時那樣簡單。圓環示威的動員傳播減少。

格瑞諾布政治學院(Sciences Po Grenoble)研究員蓋拉(Tristan Guerra)也指出,缺乏擴散也是失去動力的原因。「我們面對的不再是出現在全國各地圓環的運動,而是一個嘗試再出發,涵蓋不同憤怒原因,卻深陷困難的運動」。

原因之一便是時間點。蓋拉表示,由於明年4月就要大選,部分黃背心會偏向用選票來表達自己的不滿,「2018年脈絡不同,當時我們剛選舉完,卻在任期一開始就感到失望並失去信心」。另外,黃背心拒絕垂直整合使自己無法強化結構也是問題。

黃背心運動領袖表示會參與接下來的活動,也呼籲支持者繼續動員。(編輯:林憬屏)1101018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下載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每日新聞不漏接!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地機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