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新聞專題
李維拉入MLB名人堂 全票通過第一人
前美國職棒大聯盟MLB紐約洋基傳奇終結者李維拉締造歷史,成為史上第一位獲得全票通過進入名人堂的球員。他身穿洋基條紋球衣19年,拿過5枚世界大賽冠軍戒指,13度入選明星賽,寫下史上最多的652次救援成功紀錄,堪稱是「終結者」代名詞。(圖取自www.facebook.com/marianorivera)
李維拉入MLB名人堂 全票通過第一人

李維拉最想重溫的時刻:穿上條紋戰衣

最新更新:2019/01/23 14:13
洋基傳奇投手李維拉22日成為史上第一位全票入選名人堂的球星。(圖取自facebook.com/Yankees)
洋基傳奇投手李維拉22日成為史上第一位全票入選名人堂的球星。(圖取自facebook.com/Yankees)

(中央社記者林宏翰洛杉磯22日專電)美國職棒百年洪流裡,洋基傳奇投手李維拉在球迷心中有難以撼動的地位。李維拉今天成為史上第一位全票入選名人堂的球星,總教練吉拉迪問他最想重溫的時刻,他說「穿球衣」的時候。

成千上萬的人夢想站上美國職棒舞台,但僅1.2%的球員能夠進入名人堂。來自巴拿馬、自嘲英語現在還講不好的李維拉單靠一招絕殺武器,簡單直白的投球哲學,成為歷代球星中完美無瑕的一顆,毫無異議。

洋基總教練吉拉迪(Joe Girardi)以「近乎完美」來形容李維拉,「胸有成竹、效率一流、最佳隊友、勤奮努力,而且只靠一種球就宰制全場」。

吉拉迪不只當過李維拉的總教練,球員時代還是投捕搭檔,大聯盟官網貼出兩人對談影片,在李維拉榮耀加身的一刻,傳達出偉大球星的棒球態度。

吉拉迪問:「如果時光能夠倒流,你最想要回到過去哪一個時刻,你最享受、最想重溫的時刻?」

球場上寫下無數戰果,李維拉答案出人意料,他說:「這一刻不是在球場上,而是穿球衣的時候,尤其穿著這件條紋戰袍這麼多年。榮耀的感覺像是說,我心裡面知道,在我之前有多少偉大的傳奇與歷史在紐約洋基隊發生,而我穿著同一件球衣,在同一個球場上比賽。」

李維拉身穿洋基條紋球衣19年,拿過5枚世界大賽冠軍戒指,13度入選明星賽,寫下史上最多的652次救援成功紀錄,堪稱是「終結者」代名詞。

49歲的李維拉在2019年名人堂票選中獲得425票,態勢猶如投球的霸氣,連先前揚言跑票的紅襪隨隊記者也臣服了。

洋基1990年只花了3500美金到巴拿馬簽下李維拉,在小聯盟熬了5年後站上大聯盟。回顧這一段,他笑說當年很天真。

他說:「進職棒時,我很天真,雖然我愛棒球,但其他一無所知,那是我第一次出國離開巴拿馬。」「來到美國光是語言隔閡就很吃力,我都嚇傻了。」李維拉自嘲到現在英語都還不太會講。

吉拉迪說,從來沒有看過李維拉緊張,就靠一顆絕殺武器「卡特球」(Cutter)宰制全場。問他有沒有想過自己在場上有多強大,李維拉的答案反映了他的投球哲學。

他說:「這是一個好問題,我上場只是做好自己的工作,從沒想過主宰全場,我從沒注意數據,只想給我球,我要上去投球,我要幫球隊贏球。」

吉拉迪說:「你在場上簡直無人能敵!」李維拉笑說:「我們做得還可以啦。」他說,從先發投手轉任布局投手,後來接下終結者,心理當然壓力很大,但也做好萬全準備。「我後面沒有人了,只有我上去解決打者,沒有別人可以幫我。」

棒球界有句話,最厲害的投手是球場上最狡猾的騙子,讓打者以為球會從某個位置進壘,結果卻跑到另一邊。李維拉在訪談中顯露最真誠的一面,連自己最聞名的出場音樂都「吐槽」。

李維拉稱霸球場的日子裡,每當洋基球場播出重金屬樂團「金屬製品」(Metallica)名曲「睡魔降臨」(Enter Sandman)時,就是對手聞風喪膽的時刻,通常伴隨著球棒受到內角卡特球擠壓的碎裂聲。

李維拉回頭談到這首招牌歌,老實承認最初是管控計分板的工作人員幫他挑選,因為另一傳奇終結者霍夫曼(Trevor Hoffman)有首的「地獄鐘聲」(Hells Bells),球團希望李維拉也有一首夠嚇人的出場曲。

李維拉這首「睡魔降臨」獲選為大聯盟史上十大終結者進場音樂,但他說:「我根本不在乎他們播什麼歌,因為不管他們播什麼,我還是要上去讓某人出局。他們要播什麼,就播什麼。我如果要擔心這個,那比賽就不用比了。」

李維拉語出驚人說:「如果讓我選,我不會選這首,我可能會選基督教音樂,也不是吵鬧的音樂,因為不是我的個性,如果我選可能會讓每個人都睡著。」

訪談中流露趣味一面,但李維拉仍然充滿對棒球的尊敬,問到生涯中遭遇最艱困的時刻,他提起洋基死敵波士頓紅襪。

李維拉說:「最困難的時刻就是對上波士頓紅襪隊,因為他們是波士頓,就這麼簡單,他們是波士頓。就算是輸了一般例行賽,我也覺得很難過,但我平常不會表現出來,因為這是我的工作,我認真對待我的工作。」(編輯:廖漢原)1080122

地機族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