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先求美再求難 蔡恆政教體操當成寫論文

最新更新:2020/01/28 13:25
體操教練蔡恆政(右)去年帶領得意門生丁華恬(左),在世界體操錦標賽摘下台灣51年來首張女子體操奧運門票,一個台灣體操界長達51年都沒辦法解決的尷尬難題,蔡恆政只用不到5年就克服了,他用寫論文的框架來傳授體操精髓,先求美、再求難,則是他執教的靈魂與哲學。中央社記者吳家昇攝 109年1月28日
體操教練蔡恆政(右)去年帶領得意門生丁華恬(左),在世界體操錦標賽摘下台灣51年來首張女子體操奧運門票,一個台灣體操界長達51年都沒辦法解決的尷尬難題,蔡恆政只用不到5年就克服了,他用寫論文的框架來傳授體操精髓,先求美、再求難,則是他執教的靈魂與哲學。中央社記者吳家昇攝 109年1月28日

(中央社記者龍柏安台北26日電)一個台灣體操界長達51年都沒辦法解決的尷尬難題,體操教練蔡恆政只用不到5年就克服了,他用寫論文的框架來傳授體操精髓,先求美、再求難,則是他執教的靈魂與哲學。

蔡恆政去年帶領得意門生丁華恬,在世界體操錦標賽摘下台灣51年來首張女子體操奧運門票,此外愛徒還在亞洲體操錦標賽拿下隊史首面平衡木金牌,很難想像,過去沒有帶過女子選手的他,丁華恬是他的第一批學生。

4年多前丁華恬還只是個國小六年級的畢業生,當時她的啟蒙教練因故無法繼續執教,蔡恆政才臨時接手,連他自己都笑稱:「這是個美麗的誤會。」

由於體操男、女比的項目不盡相同,因此體操選手出身的蔡恆政,執教後也以男生為主,會接下女子隊教練的理由很單純,「因為我生了2個女兒,我想把她們練到最好,加上當時丁華恬她們那批6個選手都沒教練,所以我就順便一起帶。」

蔡恆政沒有帶過女子體操選手的經驗,丁華恬也曾懷疑,「剛開始我的確有些擔心,加上前半年,我們每天練的東西好像都一樣。」

就算心有疑慮,丁華恬仍傻傻地跟著練,直到國三那年的全國運動會,她迎來生涯第一次的大爆發,當時她年僅15歲,卻異軍突起拿下女子全能金牌,除奠定了台灣女子體操一姐的地位,也確定了蔡恆政設定的軌道沒有偏差。

男、女體操比賽項目雖不完全相同,蔡恆政強調,基礎本質不會改變,因此執教的轉換上問題不大,但他碰上的第一道難題是,「國內的選手、教練多半只追求練難度,而動作本身的美感,也就是所謂動作的精確度卻不管。」

在蔡恆政的認知,體操是項追求「美」的運動,所以他花了很多時間去修正並強化選手動作的精確度,丁華恬的每一次翻滾,他都用iPad錄影下來,除了口頭提醒,也透過影片佐證。

「以前我在當選手的時候,哪有這麼方便。」蔡恆政苦笑說,以前他也覺得自己動作難度很高,做起來很漂亮,「直到退休後看到自己動作的影片,才知道原來我做起來這麼醜。」

在體操的評分裡,分成難度分與執行分,難度越高起評分也越高,但執行分就是以動作的完成度,以及成套的流暢度與精確度給分,兩者加總後為最終成績,而當總成績相同時,以執行分較高者勝。

蔡恆政認為,練體操就像寫論文,教練先要有個清晰的架構,接下來再針對這些脈絡去做訓練上的布局,且要由小放大,「我們一個小動作要練到好,至少要花上2年。」

早年丁華恬出來比賽,也會擔心自己的難度分太低,比賽拿不到好名次,但蔡恆政不斷提醒她,只要動作夠精準,成績一定會好,「丁華恬國三那面全運會全能金牌,就是最好的範本。」

如今丁華恬似乎已是蔡恆政「論文」的完成品,不過他笑說,這套論文還不到收筆的那一天,無論是今年的東京奧運,還是4年後的巴黎奧運,丁華恬與他都還有很多未完篇章等著師徒倆一起去完成。(編輯:張雅淨)1090126

地機族
訂閱中央社
感謝您的訂閱!瀏覽更多中央社精選電子報
點擊訂閱電子報 點擊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