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蘇格蘭不獨立 歐洲真能鬆口氣?

2014/9/21 14:45(9/22 14:21 更新)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中央社網站)蘇格蘭18日獨立公投牽動歐洲各地分離主義派的動態,最終結果統一派以55%選票否定獨立,讓境內有多個地區尋求獨立的歐洲聯盟暫時鬆了一口氣,歐盟執委會主席、歐洲理事會主席及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秘書長都第一時間發聲明祝賀,都強調公投結果有助於聯盟的強大與團結。

但危機真的解除了嗎?蘇格蘭這場歷史性的公投已被全球尋求獨立區域視為民主重要進程,也鼓舞他們在自己國內尋求獨立公投的可能性,西班牙、義大利、比利時,甚至隔著大西洋的加拿大獨立份子仍蠢蠢欲動,而蘇格蘭也在等待,等英國政府遵守承諾。

留在英國然後呢?
宿醉過後 蘇格蘭就怕一場空

(中央社愛丁堡20日綜合外電報導)否決獨立、失去首席大臣薩孟德(Alex Salmond)之後,蘇格蘭人今天一覺睡醒面對的是未定的未來,還有越來越多人擔心,倫敦當局承諾新權,到頭來只是一場空。

格拉斯哥最大廣場昨晚的暴力場景,也許沒有在其他地區重演,但許多蘇格蘭人認為現在民族對立,看待未來幾個月,心裡也多不踏實。

關鍵的問題是,保守黨籍首相卡麥隆(David Cameron)與其他英國大黨,現在要把哪些新權力,交付到愛丁堡的蘇格蘭議會手上。

許多人不相信,滿腦子想著5月大選的西敏寺菁英,會信守在蘇格蘭這場獨立運動最高峰時答應的加速釋權承諾。

薩孟德昨天表示,提議的時間表已悄悄流逝,並警告,若承諾未履行,「投下『反對』票的,會有一些人非常生氣」。

投下贊成獨立票的27歲失業男子羅伯茲(Louise Roberts)說:「就好像掛著胡蘿蔔一樣做出這些承諾,而他(卡麥隆)既已拿到想要的票,現在把胡蘿蔔拿走了。」

「我不敢相信,大家竟把自由的機會放掉。」

被譽為統一陣營勝利推手的前工黨政府首相布朗(Gordon Brown)今天說,現在,「世界的眼睛」都放在倫敦的政治領袖身上。

出身蘇格蘭的布朗在費夫(Fife)發表激昂演說,承諾個人會對當局施壓,並表示英國國會討論蘇格蘭新方案的時間,已訂妥在10月16日。

他說:「這些是訂下承諾的人,不會打破承諾。」

1場充滿激情、時而針鋒相對的公投之戰過後,520萬蘇格蘭人中,有4/10以上對結果失望。蘇格蘭人試著讓一度對立的民族重新團結之際,對未來也有強烈的不踏實感。

雖然蘇格蘭人以超過10個百分點否決了獨立,但許多人是衝著賦予蘇格蘭人新權力的承諾而投下「反對票」。

從事餐旅業的22歲男子史蒂文生(Adam Stevenson)說:「現在的蘇格蘭非常對立,但如果可以有新權力,我想我們沒問題的。」

他說,西敏寺的政黨若不信守承諾,就是「蠢蛋」。

「我原本以為會是『贊成』勝出。我認為他們會信守承諾,因為那是很多人最後投『反對』的原因。」(譯者:中央社鄭詩韻)1030921

經濟富裕區的心聲:
我很有錢,但不想養窮親戚

西班牙加泰隆尼亞(Catalonia)

蘇格蘭公投激勵西班牙加泰隆尼亞人爭主權,10日加泰隆尼亞國慶日上,加泰隆尼亞地區數十萬民眾身穿紅、黃色上衣走上街頭,並排成象徵投票(Vote)的V字型,希望舉辦公投,爭取脫離西班牙獨立。民調顯示,8成加泰隆尼亞人希望舉辦獨立公投。

儘管最終留英派在蘇格蘭獨立公投中勝出,西班牙加泰隆尼亞(Catalonia)地區領袖馬斯(Artur Mas)19日表示,他仍將繼續推動舉行加泰隆尼亞脫離西班牙獨立公投。

他也表示,蘇格蘭公投「強化加泰隆尼亞這項進程,因為我們看到一個歐洲聯盟國家同意允許這項投票」。

加泰隆尼亞人希望自馬德里中央政府手中奪回當地的政治和經濟全面控制權。加泰隆尼亞是西班牙最富有的地區,但是深為2008年爆發的經濟危機所苦。

加泰隆尼亞地區議會排定19日通過一項新法,准許11月9日進行「諮詢」投票,詢問加泰隆尼亞人是否希望獨立。

西班牙總理拉荷義(Mariano Rajoy)指這項投票不合法,誓言加以封殺,以維護西班牙統一。

西班牙政壇領袖讚揚蘇格蘭拒絕獨立,這次公投結果對受蘇格蘭獨派鼓舞的加泰隆尼亞分離主義者造成打擊。外界廣泛認為蘇格蘭續留英國的公投結果,重挫西班牙東北部地區加泰隆尼亞獨立的夢想。

拉荷義表示,蘇格蘭人「為每個人、為他們、為所有英國人和歐洲其他地區做出最有利選擇」。

不過,在加泰隆尼亞,支持獨立的民眾並未退縮。不論蘇格蘭投票結果為何,加泰隆尼亞領袖本週仍將推動他們的投票計畫。

住在巴薩隆納北部阿瑞尼斯鎮(Arenys de Munt)的55歲麵包師傅賈瑞爾(Josep Maria Garrell)說:「當然,我們希望蘇格蘭投下『贊成票』,這將受到加泰隆尼亞歡迎,但重點是他們可以投票,我們不能。」

失業民眾桑傑士(Oscar Sanchez)說:「我不期望西班牙政府給我們什麼好處。我們得到的只是誤解、不寬容、威脅和完全反民主的態度。他們總是那樣。」

他說:「我們只想被平等對待、被尊重,就是這樣而已。我們是加泰隆尼亞人,不是西班牙人。」

比利時荷語區法蘭德斯(Flanders)

(中央社記者江今葉布魯塞爾18日專電)1830年脫離荷蘭獨立的比利時,有荷語、法語、德語3個主要語系人口。說荷語、人口占58%的法蘭德斯區的經濟成長,遠大於說法語、人口占34%的瓦隆區(Walloonia),繳交的稅額自然比南方的瓦隆區公民來得多。不想養窮親戚,加上文化、語言的差異,讓法蘭德斯區多年來獨立聲浪不斷。

主張分裂的新法蘭德斯聯盟(NVA)在今年5月的大選中,成為比利時國會第1大單一政黨,獲得組閣權,也反映法蘭德斯區尋求獨立的想法。

在比利時,所有的聯邦機構、官方文件都提供荷語與法語兩種語言,電視台、廣播節目,也有荷語跟法語兩個不同頻道,連紅十字會都有荷語區與法語區不同分部。在布魯塞爾,所有的街道會同時標有荷語與法語兩種文字。

這也是法蘭德斯聯盟的主張,認為反正法蘭德斯與瓦隆早已實質分離,不如依循這樣的步伐,讓兩個區域逐步分離。如果這次蘇格蘭成功、和平脫離英國獨立,將給予法蘭德斯地區民眾更多鼓舞。

支持分離主義的歐洲自由聯盟(European Free Alliance)成員不少是蘇格蘭與法蘭德斯人,不少人也趁著這次公投前往蘇格蘭「觀摩」,希望能將蘇格蘭的經驗帶回比利時。

荷語區斯滕奧克爾澤爾市(Steenokkerzeel)的市長賴揚(Kurt Ryon)向「歐洲新聞」(euronews)表示,他們從蘇格蘭獨立公投中學習,未來也將用於法蘭德斯區的獨立白皮書中。

義大利的北方聯盟(Northern League)

(中央社記者鄭傑憶羅馬20日專電)蘇格蘭公投落幕,未能如獨立派所願脫離英國。儘管如此,義大利的分離派仍受鼓舞,計畫舉辦公投,要求獨立或爭取更多的自治權。

義大利的北方聯盟(Northern League)主張富裕的波河流域3大區,皮埃蒙特(Piemonte)、倫巴底(Lombardy) 和威尼托(Veneto),應該獨立為「波河共和國」。

北方聯盟主席薩爾維尼(Matteo Salvini)前往蘇格蘭見證公投過程,他說,「我們從未放棄獨立的想法,只是比較少談起。」

薩爾維尼說,「在蘇格蘭公投後,我們將重新起步,能夠做決定就是勝利。」明天北方聯盟將在巴多瓦(Padova)聚會,以爭取獨立為主題。

巴多瓦鄰近水都威尼斯,所在的威尼托大區,今年3月曾舉辦沒有約束性的線上獨立公投,結果有近9成的投票者支持重建「威尼斯共和國」。

獨立運動者說,「蘇格蘭之後,現在輪到威尼托了,我們會往前邁進。」

出身北方聯盟的威尼托大區區長柴亞(Luca Zaia)表示,「禁忌已經打破。」不管憲法和羅馬是否允許,都準備進行公投,爭取獨立或成為自治區。

同樣支持獨立公投的義大利歐洲議員賽納喬托(Remo Sernagiotto)說,「這攸關自由,公民有選擇的權利,也許最後像蘇格蘭人一樣拒絕獨立,但必須有投票的權利。」

有另一種想法:
比起獨立,更在乎自我認同

法國布列塔尼省不到500年前才被歸為法國一部份,多
數居民認為,他們並不想要獨立,只是對這塊土地的認
同優先於法國。圖為當地海港風光。

中央社記者曾依璇布列塔尼傳真  103年9月21日
法國布列塔尼省不到500年前才被歸為法國一部份,多 數居民認為,他們並不想要獨立,只是對這塊土地的認 同優先於法國。圖為當地海港風光。 中央社記者曾依璇布列塔尼傳真 103年9月21日

(中央社記者曾依璇布列塔尼21日專電)法國布列塔尼省不到500年前才被歸為法國一部份,至今仍有人認為這個地區應該獨立於法國之外。但多數居民認為,他們並不想要獨立,只是對這塊土地的認同優先於法國。

蘇格蘭獨立公投雖未過關,但激起歐洲各地渴望獨立地區的想望。法國西部布列塔尼省(Mur de Bretagne) 也有獨立份子希望脫離法國,但屬於極少數,而且缺乏政治力量和人民普遍支持。

布列塔尼民族源自大不列顛南部,因英格蘭人驅趕而跨海遷徙到法國西部半島,在1499年以前本是獨立公國,1532年才歸為法國一部份。歷史的緣故讓布列塔尼雖是法國一部份,卻又自成一國。

一輩子生長、生活於布列塔尼的席琳(Celine)告訴中央社記者,「我們並不想要獨立,只是心裡認同的優先順序不同;我會先說自己是布列塔尼人,然後才是法國人,這裡多數人都是這樣」。

布列塔尼人在生活上與法國人哪裡不同?

席琳舉例,在法國到處都看得到用蛋、奶、麵粉做的薄餅,用奶油在平底鍋裡煎好,夾上巧克力醬、果醬或單純的砂糖,對法國人來說,這是一道下午茶點心。

「但在布列塔尼,那是週末和家人一起上餐廳吃的正餐,主菜是一道有蛋、火腿和乳酪的鹹薄餅,以一道加了果醬的甜薄餅作結,從我小時候就是這樣的」。

還有布列塔尼的傳統舞蹈,已被聯合國教育科學及文化組織列為非物質文化遺產,也是這個地區的特有習俗之一。

另外,在布列塔尼,路上的地名指標和交通標誌有兩種語言,法語在上,布列塔尼語在下,兩種語言差異很大。當地人說,至今學校還是會教布列塔尼語,那是文化的一部分。

在法國布列塔尼,路上的地名指標有兩種語言,法語在
上,布列塔尼語在下,兩種語言差異很大。
中央社記者曾依璇布列塔尼傳真  103年9月21日
在法國布列塔尼,路上的地名指標有兩種語言,法語在 上,布列塔尼語在下,兩種語言差異很大。 中央社記者曾依璇布列塔尼傳真 103年9月21日

旅居布列塔尼西端海港城市拉內思特(Lanester)的台灣人林鳳美補充,在外地,一般是右轉車要讓直行車,當地的習慣卻是直行車要停下來讓右轉車先行,外地人來此開車需要一點時間適應。

隔著大西洋的加拿大
魁北克獨立運動再受鼓舞

(中央社記者張若霆多倫多18日專電)蘇格蘭獨立公投不論成或敗,對加拿大魁北克獨立運動而言,都是一大鼓舞。

蘇格蘭獨立公投對近年來已趨式微的魁獨運動,又提供了新的希望。

極有可能成為魁人黨(Parti Quebecois)下屆領袖的克勞席爾(Alexandre Cloutier)表示,即使蘇格蘭獨立公投以些微差距落敗,也可視為獨派的勝利。

過去幾年來,民意調查一直顯示,大多數魁北克人對脫離加拿大獨立興趣缺缺。今年4月,以魁獨為省選議題的魁人黨遭到慘敗。目前,魁人黨正在物色新領袖,繼續向省民推銷獨立的主張。

克勞席爾表示,他到蘇格蘭觀察獨立公投時,曾與支持蘇格蘭獨立的商業、少數族裔及青年團體會晤。魁人黨過去與這些社會團體的接觸顯然不夠。

克勞席爾表示,蘇格蘭獨立公投無論成敗,對魁北克獨立運動都會有所啟發。

除克勞席爾外,魁人黨還有另外3名省議員赴蘇格蘭觀察獨立公投。魁北克省長庫雅爾(Philippe Couillard)表示,這些議員輕重緩急不分,魁北克省內有比蘇格蘭獨立公投更重要的事。

訂閱《國際新聞》電子報 第一手掌握世界最新脈動
請輸入正確的電子信箱格式
訂閱
感謝您的訂閱!

魁獨分子對於英國處理蘇格蘭公投的方式印象深刻,包括尊重50%加1票的多數。他們希望魁北克若再舉行獨立公投,加拿大聯邦政府也能尊重50%加1票的多數。

加拿大政府也很關心蘇格蘭獨立公投。總理哈珀曾表示,加拿大與英國關係良好,彼此均自這種良好關係中獲益。不論蘇格蘭公投結果如何,加拿大均願與英國持續歷史悠久的良好關係。哈珀也表示,蘇格蘭獨立,不符合全球利益。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下載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每日新聞不漏接!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地機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