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回上一頁
手指從螢幕左側邊緣往右滑
我知道了

習近平修憲延任成強人 全球民主大倒退

最新更新:2018/03/12 11:08
中國全國人大11日通過憲法修正案,其中刪除國家主席「連續任職不得超過兩屆」的限制最受關注。(共同社提供)
中國全國人大11日通過憲法修正案,其中刪除國家主席「連續任職不得超過兩屆」的限制最受關注。(共同社提供)

(中央社巴黎11日綜合外電報導)中國共產黨決定授權國家主席習近平終身執政,分析家表示,這意味中國重回強人時代,也進一步證明全球倒退回到更多國族主義和獨裁政權的時代。

法新社報導,有如橡皮圖章的中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在偉雄的人民大會堂舉行年度集會,今天通過修憲取消任期限制,使得習近平成為毛澤東以來最有權力的領導人,不必在2023年後下台。

英國「衛報」(Guardian)對此事的報導下了「這可能毀了中國」的標題。文中引述發表公開信反對修憲的前「中國青年報」編輯李大同說:「這可能毀了中國和中國人民,因此我不能保持沉默。我必須讓他們知道,有人反對此事,而且公開表達立場。」

「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則引述專家說法,在標題中指出:「習近平贏得憲政支持,重返強人時代。」

「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也報導,倫敦大學亞非學院(SOAS University)中國研究所主任曾銳生(Steve Tsang)表示:「這意味習近平如今無可置疑已成為列寧主義強人。」

北京大學法律系教授賀衛方則質疑:「如果一國憲法可以依據最有權力的人之意修改,這部憲法就不是真正的憲政大法。」

許多西方思想家和政治人物一度認為,中國開放迎接全球貿易,未來不可避免地會走向民主制度。如今,這項決定讓一黨專政的中國離民主制度愈來愈遠。

但這符合全球當下的模式:植基於人權、法治和新聞自由的自由民主制節節敗退,許多國家反而轉向成為更為威權的政府。

牛津大學中國中心研究人員馬格納斯(George Magnus)表示:「我們認為自由民主制是常態,顯然並非如此。因為,在整個人類歷史中,就國際秩序而言,民主存在的時間並沒有如此之久。」

他強調,由不開明領導人掌控的政權,「排斥伴隨我們成長的那種民主模式」。

這些不開明的領導人包括俄羅斯總統蒲亭(Vladimir Putin)、土耳其總統艾爾段(Recep Tayyip Erdogan)以及菲律賓總統杜特蒂(Rodrigo Duterte),他們透過選舉取得政權,但掌權後就踐踏民主規範。

其他全球當代強人還包括埃及總統塞西(Abdel-Fattah el-Sissi),他參與政變推翻民選的伊斯蘭主義者政府。

法國戰略情報咨詢機構Planeting主任加拉特賀斯(Caroline Galacteros)表示:「可以確定的是,受管理的(指導式)民主,日益增加。」

在歐洲,匈牙利總理奧班(Viktor Orban)已成為他所謂非自由民主制(illiberal democracy)類型的範例。

美國總統川普提出「美國優先」口號,在全球體現一種侵略式的國族主義。他攻擊聯邦調查局(FBI)、司法體系以及新聞自由,正在測試美國憲法中的民主制衡機制。

人權倡議者提出警告,全球的專制者和獨裁者正在利用人們對全球化、工業衰退、恐怖主義和移民的不滿,為自己的行為辯護。

人權觀察組織「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指出,民主在2017年「面臨數十年來最為嚴重的危機」,這年是個人自由連續12年倒退的一年。

此外,批評者表示,美國在川普執政下,已喪失了道德上的威信,無法有效地譴責其他國家濫權的情況,歐洲自顧不暇,正在努力和匈牙利、波蘭的國族主義者拚搏。

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一月曾說:「非自由的誘惑,我們今日不能等閒視之,這無疑會是法國與歐盟在2018年必須展開的對抗之一,對象包括部分歐盟成員。」

在1990年代,自由民主制和資本主義看似戰勝了共產主義和極權主義,學者福山提出論點,認為人類已達到「歷史的終結」。

但是,到本世紀之初,分析家提出警告,半獨裁國家出現,諸如土耳其和俄羅斯,介於民主和獨裁之間。

中國原本前景不明,但如今已採取決定性的轉變,放棄建立更多元社會、讓人民擁有更多政治自由的理念。

拜快速經濟成長和軍力大幅提升之賜,中國成為民主的反例,並且有時在出人意表的地方擁有粉絲。

「人權觀察組織」執行長羅思(Kenneth Roth)表示:「中國一直提供經濟援助給全球獨裁國家,並且日益試圖要求外人不得批評中國本身的獨裁模式,甚至在自由民主國家內亦然。」

他指出,北京和一些獨裁國家保持密切的金融關係,例如委內瑞拉和辛巴威。(譯者:嚴思祺/核稿:林治平)1070311

地機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