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回上一頁
手指從螢幕左側邊緣往右滑
我知道了

特派專欄 印尼LGBT族群困境與掙扎

最新更新:2018/12/09 15:27
變性人尤莉媽咪說,外界對他們的歧視無所不在。在印尼,許多人不願和變性人同桌吃飯,變性人的親友過世,家族也不允許他們返家奔喪。(中央社檔案照片)
變性人尤莉媽咪說,外界對他們的歧視無所不在。在印尼,許多人不願和變性人同桌吃飯,變性人的親友過世,家族也不允許他們返家奔喪。(中央社檔案照片)

中央社駐雅加達特派員周永捷/12月9日
「我們不躲藏,我們站出來,我就是我!」印尼近來出現反LGBT浪潮,面對歧視和威脅,這群「被老天開了大玩笑」的人們只想活得真誠,活得安穩。

印尼近來出現對LGBT(男女同志、雙性戀及跨性別者)族群「制度性的歧視」,政府機關用公權力打壓LGBT族群的情形無所不在。

印尼國會去年通過修法,禁止電視節目出現有關LGBT的內容,廣告與紀錄片中也不得出現有關同志的內容。

中加里曼丹省(Central Kalimantan)的東哥打瓦林因縣(East Kotawaringin)政府和議會打算修法,禁止LGBT相關活動,認為LGBT活動會對社會造成不利影響。

蘇門答臘帕里亞曼市(Pariaman)議會日前通過,以擾亂「公共秩序」為由,對同性戀和跨性別居民開罰100萬印尼盾(約新台幣2170元)。

雅加達近郊德博縣(Depok)政府日前成立反LGBT的特別部隊,取締LGBT,宣稱這個特別小組可以「治癒LGBT族群」。

雅加達近郊,有變性人甚至遭警方以高壓水槍沖洗、當眾羞辱,警方宣稱這是為了「洗滌他們的靈魂」。

事實上,LGBT族群在印尼存在已久,人權團體把近來打壓LGBT族群加劇的現象,歸因於明年選舉將至,政治人物為爭取選票的行為。

印尼LGBT人權組織GAYa Nusantara分析,每逢選舉期間,印尼就會掀起一波反同風氣,地方政府會互相仿效立法禁止LGBT;有些政黨為了爭取選票,打壓LGBT族群的行為比伊斯蘭宗教團體還嚴重。

印尼「變性人」(Waria)是LGBT族群中備受打壓的一群。在印尼文中,男人叫Pria ,女人叫Wanita,Waria就是兩個字的結合,指變性人。

印尼德博縣「變性人之家」專門安置年長變性人的收容中心,由印尼變性人的人權鬥士「尤莉媽咪」奔走、募款而設立,是全世界第一家收容年長變性人的庇護中心。(中央社檔案照片)
印尼德博縣「變性人之家」專門安置年長變性人的收容中心,由印尼變性人的人權鬥士「尤莉媽咪」奔走、募款而設立,是全世界第一家收容年長變性人的庇護中心。(中央社檔案照片)

記者曾實地走訪位於德博縣的「變性人之家」。這間專門安置年長變性人的收容中心成立於2012年,為全世界第一家收容年長變性人的庇護中心,是由印尼變性人的人權鬥士「尤莉媽咪」(Mami Yuli)奔走、募款而設立。

「變性人之家」都是年過半百的變性人,面對這群人,友善的當地居民早已和他們打成一片,個個都是兒童口中和藹可親的「阿媽」。

根據統計,印尼共有3萬5000名變性人,大多數以賣淫為生。

本身也是變性人的尤莉媽咪,成立變性人之家的目的是要收容年紀超過60歲的變性人,也訓練他們謀生技能,讓他們可以透過按摩、烹飪等有尊嚴的工作,自食其力。

談到印尼變性人的困境,尤莉說,外界對他們的歧視無所不在。在印尼,許多人不願和變性人同桌吃飯,變性人的親友過世,家族也不允許他們返家奔喪。

最讓尤莉不能接受的是,在印尼,如果有變性人被殺害,其他變性人是不被允許去認屍或看遺體,因為警察認為變性人是「不潔的」。

她說,外表上,男同性戀、女同性戀及雙性戀都是看不出來的,而變性人則經常因目標顯著而被找麻煩。像是警察會稱呼變性人人渣、娘娘腔等。阻街賣淫的變性人經常遭到毆打。

為了替變性人爭取權益,尤莉幾年前先是以46歲的年紀拿到印尼一所大學的法律學士學位。她接著再花兩年半時間,獲得塔馬大學(Universitas Tama Jagakarsa)法學院刑法研究碩士學位。她要用知識的力量,替更多變性人發聲。

「我們(變性人)不躲藏,我們站出來,我就是我。」尤莉鼓勵變性人要透過學習和教育,才能幫助變性人的聲音被外界聽見和重視,進而改善自身處境。

尤莉在畢業典禮上說:「我們(變性人)站上舞台,我感覺所有人都在注視我,所有人都在為我歡呼。」

她希望印尼為變性人開啟一條沒有歧視的道路,讓變性人也擁有基本人權。

除了生活上備受歧視,就連最基本的宗教信仰,LGBT族群也是被排斥的一群。

印尼近來出現對LGBT族群「制度性的歧視」。圖為民眾上街反LGBT。(檔案照片/安塔拉通訊社提供)
印尼近來出現對LGBT族群「制度性的歧視」。圖為民眾上街反LGBT。(檔案照片/安塔拉通訊社提供)

在印尼大部分的清真寺中,男性穆斯林和女性穆斯林必須分隔開來參與宗教活動,而變性人穆斯林往往無法在一般的清真寺裡禮拜禱告。

在泗水市郊的伊斯蘭阿爾法塔習經院(Al-Fatah)是變性人穆斯林的避風港。和其他穆斯林一樣,他們在齋戒月中禁食自省、誦經聽道、日落後和親友一起開齋進食。

雖然這群變性人穆斯林想要和其他人一樣虔誠信奉伊斯蘭,不過強硬派團體「伊斯蘭聖戰前線」卻視他們為有罪之徒,數度前往阿爾法塔習經院,阻撓變性人穆斯林們頌經、禱告,甚至揚言女同性戀、男同性戀、雙性戀和變性人都應該被殺掉,因為穆斯林社會不能容忍這些偏差的人。

即便如此,當地許多人權團體還是力挺阿爾法塔習經院的變性人穆斯林,認為外界不應該剝奪他們「親近神的權利」。

事實上,許多印尼LGBT族群都有類似的無奈心聲,好像老天在他們身上開了個大玩笑,明明是男兒身卻有女人心,或是明明是女人身卻有男兒心。

隨著印尼強硬派穆斯林聲勢和話語權看漲,加上政治勢力為爭取選票而激化反LGBT的浪潮,印尼LGBT的處境日益艱難。

不過,像是尤莉媽咪捍衛的「變性人之家」或泗水阿爾法塔習經院提供變性人穆斯林避風港,印尼社會各角落支持LGBT族群的聲音從未消失過。

就像尤莉媽咪的老戰友、年逾古稀的變性人尤蒂(Yoti)被記者問到,如果時光倒轉回到當年離家、決定變性的那一刻,她是否還會做出一樣的決定。臉上始終掛著開朗笑容的尤蒂毫不猶豫回答:「我還是會選擇當個女人。」(編輯:陳永昌)1071209

地機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