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港立法會前主席曾鈺成:普選無望社會不公釀反送中抗爭

最新更新:2019/09/09 21:29
香港立法會前主席曾鈺成表示,「普選無望」和「社會不公」是這次「反送中」抗爭迅速爆發的核心原因,港府應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反思一國兩制下的管治問題。圖攝於8月26日曾鈺成辦公室。中央社記者沈朋達攝 108年9月9日
香港立法會前主席曾鈺成表示,「普選無望」和「社會不公」是這次「反送中」抗爭迅速爆發的核心原因,港府應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反思一國兩制下的管治問題。圖攝於8月26日曾鈺成辦公室。中央社記者沈朋達攝 108年9月9日

(中央社記者沈朋達台北9日電)香港立法會前主席曾鈺成表示,普選無望和社會不公是釀成「反送中」抗爭延燒的主因,港府應反思一國兩制管治問題。他也主張港府要先能令社會「消氣」,才能解決當前困局。

香港立法會前主席曾鈺成日前接受中央社專訪時,做上述表示。

政治經濟不民主 看不見未來的香港青年

曾鈺成表示,反對逃犯條例修訂的抗爭在短時間內迅速點燃爆發,不禁讓人思考:香港年輕人為什麼對一國兩制這麼不滿,這麼沒信心?

有人將這個現象歸咎於教育,但曾鈺成並不同意。他說:「那為什麼在港英教育下成長的我們這一代人,會成為中央口中的『治港的愛國者』;反而是在特區長大的年輕人,對國民身分的認同卻這麼弱?」

曾鈺成認為,香港青年不滿的根源有兩項:「普選無望」和「社會不公」。

「基本法」中規定,香港將逐步落實特首和立法會議員的普選方案。1997年回歸後,港府曾數度提出政治改革方案,但最後都胎死腹中。最近一次的政改,在中國全國人大提出的普選框架(俗稱「831決定」)後,便引發了2014年的「雨傘運動」。

曾鈺成指出,在那之後,港府就不再提出政改方案,也讓年輕人認為普選的落實遙遙無期。

其次,他指出,香港的社會分配不均,集中表現在住房問題上,年輕人看不到改善生活、向上流動的機會。

曾鈺成說:「政治沒民主,經濟又沒民主,這讓年輕人看不到前途。」

因此他主張,港府應該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不是調查誰對誰錯,而是要反思一國兩制到底出了什麼問題?年輕人為什麼不滿?當權者應該要認真反思制度的問題。」

「831決定」並非唯一的政改方案

今年7月起,「實行雙普選」再度成為運動的「5大訴求」之一,而中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也重申,「831決定」依然有效。一切似乎又回到了5年前的死胡同。

所謂的「831決定」,是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在2014年8月31日所通過的「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普選問題和2016年立法會產生辦法的決定」,這份文件規範,香港特首的選舉方式為:提名委員會人數為1200人,按原有4大界別選出;特首參選人須獲得半數委員提名;委員會只能選出2至3名候選人;不實行公民提名或政黨提名。

而曾鈺成,正是當年的立法會主席。他表示,其實最初泛民主派議員知道若要推動政改,只能接受「831決定」,因此一度願意「袋住先」(先接受);但在當時社會正醞釀占中的氛圍下,最終只能打消念頭。

而另一方,中央也曾經考慮過鬆綁。曾鈺成說,當年中央涉港官員曾鬆口:「作為一個政治制度也需要與時並進。我們認為這(831決定)已經是最好的了;但如果社會想做一些修改,也不是不可能。」

然而,隨著占中運動在當年9月底爆發,雙方都無法做出讓步,也關上了這扇機會之窗。

香港立法會前主席曾鈺成表示,港府目前以單靠警方加強執法、止暴制亂的作法,反而激化警方與市民衝突,產生危險的「仇警」情緒。圖為8月18日香港「民間人權陣線」舉辦遊行時,示威者手持追究警方執法過當的標語。中央社記者沈朋達香港攝 108年9月9日
香港立法會前主席曾鈺成表示,港府目前以單靠警方加強執法、止暴制亂的作法,反而激化警方與市民衝突,產生危險的「仇警」情緒。圖為8月18日香港「民間人權陣線」舉辦遊行時,示威者手持追究警方執法過當的標語。中央社記者沈朋達香港攝 108年9月9日

曾鈺成強調:「『831決定』是嚴格符合基本法的方案,但符合基本法的方案不一定就是『831決定』。」

他指出,中央有「831決定」這樣相對保守的方案,就是擔心香港人會普選出一個和中央「對著幹」的特首,而這種不信任的遠因,要再追溯到2003年反對「23條」立法。

基本法23條爭議 中央不信任香港

「23條」指的是「基本法」第23條,要求港府自行立法禁止叛國、分裂國家和顛覆中央人民政府等行為的條文。港府2003年推動立法,過程卻引起損害人權及自由的疑慮,最終引發50萬人上街遊行,時任特首的董建華只能撤回立法。

曾鈺成說,中央官員曾說過:「讓你們自己立法維護國家安全,你們也不幹,還怎麼放心讓你們搞普選?」這種下了中央不信任香港的種子。

那要如何建立中央和香港的互信?曾鈺成2018年曾撰文建議,同時推動「23條」立法和政改。

他說,中央要求先立「23條」,才能防止危害國家安全的候選人出線;但泛民主派卻要求先落實普選,有了民主才能防止「23條」被濫用,「不論你做哪一項,另一派的人都會反對,那不如就一起來」。

曾鈺成說,自己的想法是:若「23條」立法立得嚴謹一些,讓中央放心;是否在普選落實上,就能再放寬一些,令香港社會接受?

但他也苦笑地說,當下的社會氛圍離這一步還很遠,現在談這個會被說「太離地」。

示威者想攬炒 恐對北京誤判

香港立法會前主席曾鈺成表示,年輕示威者主張「攬炒」(同歸於盡),認為中央不敢派兵介入香港的想法,相當「危險、令人擔心」。圖為8月24日觀塘遊行出現警民衝突前,示威者戴上全套裝備。中央社記者沈朋達香港攝 108年9月9日
香港立法會前主席曾鈺成表示,年輕示威者主張「攬炒」(同歸於盡),認為中央不敢派兵介入香港的想法,相當「危險、令人擔心」。圖為8月24日觀塘遊行出現警民衝突前,示威者戴上全套裝備。中央社記者沈朋達香港攝 108年9月9日

「攬炒」,是「反送中」抗爭中常見的詞語,代表同歸於盡、玉石俱焚的意思。許多主張「攬炒」的年輕示威者認為抗爭沒有底線,為爭取訴求,即便北京派解放軍鎮壓也不怕。

而曾鈺成認為,這些年輕人的想法相當「危險、令人擔心」。他說,所謂「攬炒」,其實是賭「中央不敢攬炒」,因為示威者認為出兵香港鎮壓,對北京的傷害更大。

但曾鈺成並不同意,他以六四為例,指當年中國也付出極大代價,但鄧小平依舊堅決,最後「換來了30年的穩定」。因此他警告,不要以為香港再這麼亂下去,中央還是會袖手旁觀。

「這是判斷的問題,」曾鈺成說,「中央目前認定這是場有『顏色革命』特徵的風波,香港敵對分子勾結外力,目的是衝擊特區政府和一國兩制」,在這個情況下,就沒有妥協餘地。

止暴制亂 需先消解民氣

但他也不完全贊同港府目前的處理方式。他表示,目前的關鍵在於:少數的極端示威者在前面抗爭,而身後又有幾10萬、100萬的市民支持他們,「為什麼?因為市民不滿嘛」。

而港府目前的作法,是依靠警力「止暴制亂」,不斷要求市民與示威者劃清界線。

但曾鈺成認為,市民就是因為心裡有氣,才持續上街。港府應該要讓市民感受到自己的怒氣有被聆聽、回應,市民消氣了,少數的極端示威者自然失去支持,才能解決困局。

而目前單靠警方加強執法、止暴制亂的做法,反而激化了警方和市民的衝突,產生危險的仇警氛圍。

曾鈺成表示,中國大陸和香港之間,本身就有矛盾,否則也不需要有「一國兩制」。他說,香港的輿論環境和司法制度畢竟和中國大陸不同,但言論自由和法治畢竟是香港的核心價值,有些現象中央即使看不順眼,也應該容許。

他也認為,陸港雙方應該要「優勢互補」、「互讓互諒」,如此,「一國兩制」才能行穩致遠。(編輯:張淑伶)1080909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下載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每日新聞不漏接!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地機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