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回上一頁
手指從螢幕左側邊緣往右滑
我知道了
全球中央
全球中央2018年3月
東南亞國家協會(ASEAN) 是亞洲第三大經濟體,僅次於中國大陸與日本。亞洲開發銀行(ADB)去年發布的《2017年亞洲發展展望》就指出,東南亞地區的成長率將從2016年的4.7% 提升到2017年的4.8%和2018年的5%,東南亞整體成長將進一步加快,該地區幾乎所有經濟體都呈現上升勢頭。

影像慢活 底片相機擁有的驚喜

最新更新:2018/03/15 09:45
藝田沖印店走過傳統底片、數位相機到手機拍攝的時代,迄今屹立不搖20年。
藝田沖印店走過傳統底片、數位相機到手機拍攝的時代,迄今屹立不搖20年。

現在玩傳統底片相機的有90%集中年輕人族群,與喜歡黑膠唱片族群非常相似,「都是喜歡玩質感的東西」。所謂的質感,其實是追求底片相機拍出來的「顆粒感」,色階則更柔順、細緻。

文、攝影/江佩凌 (中央社記者)

手機拍攝逐漸取代數位相機,就如同數位相機取代早期的底片相機,現在北台灣多數小型傳統沖印店每日底片沖印量趨近於零,藝田沖印店卻能每日接單30多件。

桃園中壢的「藝田沖印店」民國86年7月開始營業,走過傳統底片、數位相機到手機拍攝的時代,迄今屹立不搖20年,店長何一田是在地人。在底片相機愈來愈少的時代,藝田仍保留「銀鹽式」沖印服務。

早期傳統沖洗相片都在暗房,底片就像原稿,透過放大機把影像曝光到感光相紙,再浸到藥水中顯影、定影及水洗、烘乾,影像才能顯現。

然而,傳統銀鹽式沖印排出的廢液涉及環保議題,已漸漸被淘汰,取而代之的是噴墨式沖印,把底片掃描成數位檔,再以數位方式列印,沒有廢液,而且環保。

何一田指出,使用傳統銀鹽相紙洗照片的沖印店,以前光在中壢就有上百家,如今大概剩不到五家,不是閉門營業,就是汰換傳統老舊設備,現在多改用噴墨列表機幫客人輸出照片。

回憶起數位相機剛出現時,何一田內心充滿惶恐,當時的他擔心砸錢買設備回不了本,歷經一番掙扎後,毅然買下高價的銀鹽、數位二合一沖印機,不料又遇到SARS,當時「沒人敢出去玩,也就沒有人照相」,店裡最慘曾經一天不到10名客人。

走過各種考驗,何一田至今仍堅持保留沖洗銀鹽相片的服務。對他來說,用傳統底片相機拍照,再透過銀鹽式沖印出來的成果最吸引他,「因為我就是一路玩銀鹽底片和相紙過來的」。許多數位相機拍攝、印出來的畫面,何一田還是看不習慣,「都沒有銀鹽的階調來得自然、順眼」。

他拿著兩種不同相紙比較介紹,銀鹽式相片較自然、柔和,接近眼睛看的畫面;噴墨式相片顏色十分飽和,常被認為像印刷品。他自豪,如今「藝田」最大的優勢反而是銀鹽沖印,「洗數位照片的人不多,底片的客人畢竟還是主流」。

就何一田觀察,玩底片的族群和喜歡黑膠唱片族群非常相似,「都是喜歡玩質感的東西」。對底片愛好者來說,所謂的質感,其實是追求底片相機拍出來的「顆粒感」,色階則更柔順、細緻。

進一步比較差異,數位相機拍出來的人像,皮膚沒有毛細孔的感覺,一塊塊的顏色很飽和;傳統底片相機拍出來則會有底片「銀粒子」的顆粒質感,色階也較為滑順,兩種相機拍出來「就是不一樣」。

何一田分析,現在玩傳統底片相機的有90%集中年輕人族群,他特意歸類為「文青」,年紀普遍約20幾歲,甚至有許多穿著制服的學生。何一田說,有些人不曉得底片不能見光,會拍一拍就把底片蓋子打開。

還有學生以為底片就像USB裝置,拿著底片來希望做成電子檔,何一田說,通常開單子就會寫「沖片+掃描電子檔」,沒想到對方竟回說:「老闆我不要沖片,只要電子檔。」讓何一田哭笑不得回答,底片要先沖片,才會有電子檔。

訪談中間,店裡電話鈴響,他接起電話耐心地回應客人:「我們只有做桌曆,如果您要找一張一張撕的月曆,應該找印刷,沖印店沒辦法做⋯⋯,您再參考看看。」

眼見沖印業要繼續生存,勢必要朝多元化、複合式方向經營,何一田直言,除了設備和人力成本會增加,「甚至可能什麼都要做」,無論是個性商品、大圖輸出等,只希望各式各樣的客人都能網羅到。

對於數位科技發展驅動著傳統沖印店不得不改變面貌,何一田不抗拒轉型,但同時自認更需要鞭策自己學習新知,「客人問的東西,我們要知道去哪裡找答案,不能被客人問倒」。何一田很清楚,為了避免客人流失,就要不斷自我充實。

隨著數位相機和手機攝影愈來愈多,願意沖底片的人愈來愈少,加上底片製造商也不斷減產、停產,何一田有心理準備,底片生意將會趨緩下降,不敢奢望會有愈來愈好的狀況。

已經50歲的何一田坦言,「藝田」能再做10年就差不多,「第二代沒人要接手的話,就看有沒有人願意接棒」,否則這間店可能就關門大吉。至於這10年間的計畫,何一田說,首要就是不流失客人,增加業務服務範圍,盡量滿足各種需求,力求在傳統與品質間求生存。

*看單篇不過癮?訂閱電子雜誌《全球中央數位雜誌
        訂閱紙本雜誌《全球中央訂購單

地機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