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全球中央2020年7月
新冠肺炎逐漸遠颺,一度沉睡的城市陸續解封,人們開始摘下口罩,走向戶外,但這個世界已不再是我們所熟悉的場景,有人失去了親友、失去了賴以為生的工作。人與人的關係變了,彼此小心地保持距離;國與國的關係不同了,全球政經格局正在洗牌。
全球中央2020年7月

休閒與避疫 當澳洲露營文化遇上病毒

最新更新:2020/07/15 13:27
澳洲於3月下旬起實施全面禁足令,適逢學校假期,不少澳洲家庭乾脆在家後院搭帳篷享受露營樂趣。
澳洲於3月下旬起實施全面禁足令,適逢學校假期,不少澳洲家庭乾脆在家後院搭帳篷享受露營樂趣。

澳洲人熱愛戶外活動,當防疫禁足令發布後,大批家庭只好轉往自家後院露營解饞。除紓解苦悶外,露營在澳洲其實還有著比娛樂休閒更深層的文化連結。

文/丘德真 (中央社駐雪梨記者)

澳洲全國人口約2,499萬,約與台灣相當,但國土面積卻廣達769萬2,024平方公里,足足是台灣的200多倍,以「地廣人稀」來形容並不為過。澳洲特有的生活環境,造就了當地戶外活動蓬勃的原因之一。

再加上澳洲和很多西方國家一樣,日常文化中崇尚戶外生活,例如在澳洲上餐館,經常會聽到安排座位的侍應向客人說:「抱歉戶外的餐桌都坐滿了,你介意在室內用餐嗎?」故此當澳洲政府為阻止疫情擴散而實施嚴格禁足令,對不少澳洲人來說,是一大心理挑戰,於是,有不少人選擇在家後院露營解饞。

除了紓解禁足苦悶之外,露營在澳洲其實還有著比娛樂休閒還要更為深層的文化連結。特別是在疫情之下,露營往往是一種生存工具。

不僅是休閒 帳篷也可能保命

因應2 0 1 9 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俗稱武漢肺炎)疫情,澳洲於3月下旬實施全面禁足令,除非必要理由一律不得離開家門,各級學校也全部改為網上教學。兩星期後,適逢學校假期,大批家長因為無法帶小孩旅行而備受困擾。不過,不少澳洲家庭乾脆在家中後院或陽台搭起帳篷,照樣享受露營的樂趣。

據澳洲廣播公司(ABC)4月5日報導指出,就在澳洲政府頒布禁令後不久,從事戶外教育(outdoor education)工作的馬里奧特(David Marriott)隨即在臉書上開設「後院營地」(The Backyard Campsite)群組專頁,吸引約3,000名成員加入,並分享在自家後園或陽台露營的照片和經驗心得。

另外,正當大批家庭試圖藉著露營來解除苦悶的同時,也有人更是依靠露營來保命。在新南威爾斯州西北部的小鎮威卡尼亞(Wilcannia),當地人口不到600人,其中超過八成人口是「帕坎第族」(Paakantyi)族人,整個鎮上可用的一般病床僅有六張,距離當地兩小時車程的斷山醫院(Broken Hill Hospital)也僅有五張加護病床。可以想像,萬一疫情在當地爆發,根本就沒有足夠醫療資源應付。對此,當地人想到用帳篷來保命。

威卡尼亞社區工作黨(Wilcannia Community Working Party)主席惠孟(Monica Whyman)在4月中接受中央社記者電訪時表示,當地防疫工作不容有任何閃失,民眾遂向外界呼籲捐贈帳篷,因為他們要趁著「還沒有人受感染之前,讓年輕力壯的人儘快開始睡帳篷,以便騰出房間,在有需要時老弱病患可以單獨睡,或者供那些需要自主隔離的人使用」。

依靠露營來避疫,其實絕非2020年才出現的新鮮事。英國作家狄佛(Daniel Defoe)在出版著名小說《魯賓遜漂流記》(Robinson Crusoe)的三年後,發表參雜虛構與紀實的作品《大疫年日記》(A Journal of the Plague Year),內容提到1666年倫敦大瘟疫(造成至少7萬人死亡,當年全英國也不過500萬人)爆發時,一對兄弟湯瑪斯(Thomas)和約翰(John)和其他民眾自倫敦逃亡,在附近郊區到處移動露營避疫的事跡。

回頭再看21世紀疫情和澳洲的露營文化,不得不提一個被俗稱為「灰頭遊牧者」(greynomads)的群體。

露營車上的退休生活 遇疫處境尷尬

「灰頭遊牧者」是指自澳洲各地的退休人士,他們度過晚年的方式,是長年開著露營車遊走全國。據克里德蘭德(Shane Cridland)於2008年完成的博士論文《澳洲北部灰頭遊牧者冬季動線分析》(An Analysis of the Winter Movement of Grey Nomads to Northern Australia:Planning for Increased Senior Visitation)估計,「灰頭遊牧者」的數量大約占全國人口的2%。

隨著疫情來襲,「灰頭遊牧者」成為了陷入尷尬處境的一群人。首先,正如上文提到《大疫年日記》中的湯瑪斯和約翰兄弟,他們之所以不斷移動營地,除了是為了避疫之外,往往也是因為營地附近民眾擔心他們會散播病疫,導致他們到處受到驅趕。而「灰頭遊牧者」的處境,和300多年前狄佛筆下的那對兄弟也略有雷同。

特別是全國露營車公園必須配合政府禁令,通通關閉的情況下,數千計的「灰頭遊牧者」一度無處容身。但幸好,據ABC報導指出,也有善心的農場主人,願意提供空間給「灰頭遊牧者」暫時棲身。

*看單篇不過癮?中央社電子書城《全球中央》電子雜誌、紙本雜誌全面特價中。
*訂閱紙本雜誌《全球中央訂購單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下載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每日新聞不漏接!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地機族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