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Español | 影像空間 | 全球中央雜誌
每週好書讀
  如果巴黎的色彩消失了
  生活在對色彩習以為常,甚至崇尚黑白的年代,要怎麼重啟對美感的敏銳度?本書透過色彩失而復得的劇情,跟隨主角的腳步不但能恢復對色彩的五感,還對周遭事物也有新的發現。看故事中發現色彩美好的人們,是怎麼重新認識巴黎聖母院的呢?「聖母院兩座大鐘的紅色柱子,令他們驚艷不已。玫瑰塔樓現在呈橘色,給人一種輕盈和昇華的感覺。綴有雕像的三座大門,現在完全由大紅色和金色主宰。嵌入雕像的凹槽呈火紅色。往上一些,會看到非常繽紛的色彩:那二十八尊雕像有金色和珊瑚紅……」讓我們跟隨本書導覽,來一場色彩絢麗的巴黎紙上行旅。

.作者:尚–蓋布里耶.寇斯
.譯者:梁若瑜
.分類:文學
.出版社:寂寞出版
.出版日期:2019/03/01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您是否留意到,我們西方國家的穿著打扮越來越不繽紛?為什麼我們的衣櫃越來越流行黑和白兩種顏色?也許一切要從一八六〇年的英國說起。當年的愛德華七世還只是威爾斯親王,他非常愛抽雪茄,但他太太很不喜歡他渾身衣服都沾染了冷掉的菸味。於是,他命令裁縫師替他縫製一套特別用在倫敦俱樂部打牌和抽菸用的衣裝。被稱為「smoking」的無尾禮服便這麼誕生了,且很快就被英國貴族廣為接納。居然敢穿和僕人制服相同顏色的服飾,這在當年著實是驚人之舉呀!這股企鵝服風潮很快就飄洋過海。十九世紀晚期,紐約人也大舉跟進。於是這套裝扮就成了男性參加時尚晚宴和慈善餐會的標準行頭。直到今日,它仍是步上坎城影展階梯時的必備服飾。而且,您看看最瀟灑的男人—〇〇七詹姆士.龐德吧,他沒有一集不以招牌無尾禮服現身。再看看當今我們這些象徵時尚圈的設計大師們都穿哪些顏色的服飾:從卡爾.拉格斐到馬克.雅各布斯,再到香塔.湯瑪斯,一個個全都穿著一身黑色,或黑白相間。就連尚—保羅.高堤耶也放棄了他原本的海藍色條紋水手服,改穿黑西裝配黑領帶。

  說了這麼多,女性這邊又如何呢?一次世界大戰後,很多婦女因為喪夫必須穿黑色喪服。然而當時女性服飾明明仍因保羅.波烈而流行著鮮艷色彩的風格。直到某天,可可.香奈兒設計出招牌的黑色短洋裝,並且登上一九二六年的《Vogue》雜誌封面。當然,黑色引起軒然大波。正處於一九二〇年代的「瘋狂年代」且力求掙脫束縛的女士們,也覺得黑色很合胃口。後來,諸如奧黛麗.赫本和凱薩琳.丹妮芙等人,陸續成了黑色短洋裝的最美代言人。對卡爾.拉格斐而言,黑色永遠是「穿搭經典中的經典」。

  平民時尚還有幾個重要現象,對兩性服飾打扮也有深遠影響,譬如哈雷重機騎士酷愛的黑色皮衣,又或是性手槍樂團嘶喊高唱的〈沒有未來〉。各位聽眾朋友,莫非我們社會的未來將是一片漆黑?

  下週同一時間再會。

  製作人西兒薇輕輕碰了碰夏綠蒂的肩膀,好讓她知道麥克風已關閉。

  「黑色代表〈沒有未來〉?」西兒薇忍不住追問。「這也太糟了吧!」

  「如果像這樣恐嚇一下,能促使大家多穿些彩色的衣服,也就不枉費我說這一段了。」夏綠蒂一面說,一面把她的黑莓機開機。

  西兒薇今年剛滿三十歲。她早在十五年前就已決定,要把阻擋時間指針的任務,交付給肉毒桿菌的針頭。夏綠蒂詢問是否能觸摸她臉龐的那一天,她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才沒有婉拒。儘管五官端正,厚厚妝容底下的這張臉,摸起來卻似乎是扭曲變形的。「妳超美的。」夏綠蒂為了不傷她的心,故意撒了謊。
 
  透過語音協助,夏綠蒂很快就順利在黑莓機螢幕上,挑出她昨天匆匆拍下的照片。這些照片大多模糊失焦,但其中一張照片可清楚認出是亞瑟,他手裡握著一罐啤酒。

  「這些照片是我從我家窗戶往外拍的。都拍到了些什麼?」

  「妳有個男的鄰居猛盯著妳看。」

  「他長什麼樣子?」

  「像個性感的豬哥。」西兒薇說,她碧藍眼眸中同時露出一抹光芒。「一定有其他不喜歡被偷窺的女鄰居一拳打斷過他鼻梁。挺有趣的……」

  夏綠蒂火冒三丈。

  「我就覺得哪裡不對勁。」

  「妳後腦杓也有一雙眼睛,還比我們的眼睛更犀利呢!」

  「聽從直覺的人,都很犀利。」她邊說,邊推了推自己的蘋果綠墨鏡。

  夏綠蒂.達芳思卡之所以會成為數一數二的色彩專家,全都是因為當初想要爭一口氣。在研究所攻讀神經科學時,她很討厭的指導教授問她,論文題目打算寫什麼,她毫不猶豫就回答「色彩」。

  「妳開玩笑的吧?」教授非常驚訝。

  「為什麼?」她用和笑容一樣溫柔的語氣回嗆他。「你明明也知道,色彩只是一種幻覺。就像色彩歷史學家米榭.巴斯度侯所說的:『只有在觀看色彩時,色彩才存在。』世上沒有哪兩個人所看到的顏色是一模一樣的。我個人並不受限於這種幻覺。所以我比你們明眼人更能從旁觀者清的角度看待色彩。」

  從這一刻起,這位教授才認清夏綠蒂是個傑出優秀的學生,而不只是個在校園裡遛狗的盲眼正妹。他指導並鼓勵她,對她比對其他學生都好。三年後,夏綠蒂以一級研究員的身分,名正言順踏進法國國家科學研究中心的大門。過了幾個月,法國聯合電台的導播梅狄.鐸克聽說了這一號不尋常的人物,便想招聘她。他的構想是推出一些簡短的節目,以通俗口吻介紹科學界關於色彩的最新發現,再搭配一些歷史趣聞軼事,這些都是一般大眾很愛聽的內容。夏綠蒂在答應之前,提出了一個條件:電台不可以拿她的殘疾當作行銷賣點。她試播了一個月,一個月結束時,她的節目幾乎登上了下載率冠軍寶座。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