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フォーカス台湾 | 影像空間 | 全球中央雜誌 | 好生活
每週好書讀
  沒有昨日,就沒有明天
  私家偵探杉村三郎,曾是豪門女婿,與妻子離異後,如今搬進小宅開業,擔任起新手偵探。閒暇時便到附近咖啡廳吃三明治、或剪輯寵物柴犬影片來逗樂心愛女兒。平凡的生活,卻在三位委託人陸續上門後為之一變……看似日常的家庭,不尋常的事件背後隱藏的,是深不可見的人性陰影。



.作者:宮部美幸
.譯者:王華懋
.分類:文學
.出版社:獨步文化
.出版日期:2019/08/31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我的人生當中有一段時期,由於妻子的緣故,生活在高級衣飾當中,但妻子幾乎不穿和服,因此我對和服完全外行。我會覺得小崎夫人的品味風範過人,原來有一部分是來自於那身要價不斐的和服嗎?

  竹中夫人啜飲黑咖啡,點上新的菸說:

  「三月三日女兒節,佐貴子的外甥女要結婚。」

  小崎夫妻的獨生女要出席。

  「佐貴子的女兒叫加奈,四月升國三,是個聰明的乖孩子。」

  長得也很可愛。

  「不過這一點是很諷刺啦……」

  這話似有深意。

  「所以他們拜託我陪加奈一起去,不過喜帖是邀請小崎家闔家光臨,所以還有一個位置,我想請你一起去,幫忙開車和拿東西。」

  我沉默了兩秒。竹中夫人提出的要求當中,似乎有什麼被省略的隱情,但我猶豫著不知道該從何問起。

  「也就是叫我也去吃喜酒嗎?」

  「對。」

  「──但我是無關的陌生人,沒關係嗎?」

  「我也是無關的陌生人啊。但佐貴子拜託我,我算是代表她出席。」

  竹中夫人從鼻子噴出深深吸入的煙說:

  「可是只有我一個人陪加奈,實在不放心。我年紀大了,膝蓋又不好。」

  竹中夫人說她膝蓋積水會痛,有時會拄拐杖。天冷的季節似乎特別難受。我也知道媳婦一號和二號會輪流陪她去骨科看診。

  我提出非常符合社會禮儀的提議:「不管是拿東西還是開車,我都義不容辭,但吃喜酒,是不是請竹中先生去比較適合?」

  「我先生不行啦,真的遇上什麼事,他一點用處都沒有。」

  遇上什麼事?

  「我剛才聽冬馬說,他認識小崎夫妻。」

  竹中夫人嗤之以鼻:

  「冬馬更不行,要是有什麼事,他只會湊熱鬧,才沒辦法保護加奈呢。」

  我又沉默了兩秒。

  只是去吃喜酒,卻說「遇上什麼事」、「要是有什麼事」,不會太誇張了一點嗎?

  「好像有不少內幕呢。」

  「沒錯,內幕可多了呢。」

  多到讓人受不了──竹中夫人說,撳熄了菸。雖然表情苦澀,眼神卻不知為何帶著笑意。

  嗯,嘴上雖然那樣說,但竹中夫人自己是不是也(有點)在「湊熱鬧」?否則即使是老交情的鄰居拜託,也不可能代為參加不認識的人的婚禮。

  「剛才我遇到小崎夫人,她說『我家那孩子就是勸不聽』,意思是她們家原本要因為那『內幕』而缺席,加奈卻非去不可,所以才需要有人陪她,我可以這樣解釋嗎?」

  「不愧是杉村先生,省了我多費唇舌。」

  竹中夫人剛稱讚我,廚房計時器就響了。

  「要結婚的是佐貴子的妹妹的女兒。她們兩邊已經斷絕關係很久了。不只是跟妹妹,佐貴子和自己的爸媽也斷絕關係了。」

  這很嚴重。不只是姊妹失和的程度而已。

  「應該有什麼重大的理由吧?」

  竹中夫人的眉頭再次糾結起來。這回眼神沒有笑意了。

  「是啊。」

  她只是點點頭,沒有透露更多。我也悟出那不是現在該追問的問題。

  「不過既然都寄喜帖來了,表示對方有意和解吧?雖然也許是因為小崎先生很有錢。」

  小崎夫人似乎完全不打算握手言和,然而女兒加奈卻堅持無論如何都要去。

  「佐貴子也向女兒說明狀況,試著說服。可是加奈那年紀的女孩特別敏感,說靜香又沒有錯,她想要去祝福她,如果爸爸媽媽不要,她一個人也要去。」

  「靜香是新娘?」

  「對,宮前靜香,二十四歲。」

  對小崎加奈來說是表姊。

  「那加奈認識新娘囉?」

  否則不會直呼對方的名字。

  「對,諷刺的是,她們在同一所學校。」

  那是一所教會私立學校,清榮學園,有中學部、高中部到大學部。

  「加奈是前年考進中學部,結果朋友之間馬上就傳出流言了。」

  ──高中部的祕書處有個長得跟小崎同學一模一樣的職員耶。

  「中學部和高中部共用校舍,辦公處也是同一個。」

  加奈感到好奇,跑去找那個職員,兩邊都嚇了一跳。

  「聽說真的就像同一個模子印出來的。」

  兩人對照彼此母親的舊姓和名字,結果一樣,便猜想彼此應該是親戚,回家問了父母,又吃了一驚。原來如此,所以才會說「諷刺」。

  「靜香是清榮學園的大學部畢業生,後來直接進去當職員。」

  小崎夫人很懊悔,說早知道就不讓加奈報考清榮了。

  「她甚至說對方是明知道,才守株待兔等加奈考進來,不過這實在是想太多了。」

  竹中夫人說道,呵呵一笑:

  「畢竟這個世上啊,這種程度的諷刺巧合多得是嘛。」

  我意會地「哦~」了一聲。

  「加奈和她表姊變成好朋友,也讓佐貴子很生氣,說加奈是被騙了。因為母親在一旁這樣干預,加奈的態度也更頑固了。」

  ──這是靜香這輩子的大喜事,我說什麼都一定要去!

  「但佐貴子再也不想見到她爸媽和妹妹。她說斷絕關係那時候,她已經撂下狠話,說就算他們死了也不必通知,她絕對不會去參加葬禮。」

  丈夫也尊重夫人的心情,與岳家沒有往來。幸好小崎夫人和夫家及那邊的親戚關係都很好。

  「加奈完全不知道她有外公外婆、舅舅阿姨、表兄弟姊妹,這時卻突然冒出一個表姊來,而且長得跟她相似得就像姊妹,也許讓她高興得有些忘形了吧。」

  我喝了口變溫的咖啡。奶油濃湯的味道讓我的肚子快要叫起來了。

  「對對方來說,這是寶貝女兒的婚禮,我想應該是不會有什麼風波啦。」

  竹中夫人說,聳了聳肩。

  「但一個國二女生加上我這個歐巴桑,還是有點不安,所以才想請你一起去。當然,小崎先生那邊也同意了。」

  「我明白了,請讓我奉陪吧。」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