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Español | 影像空間 | 全球中央雜誌
每週好書讀
  悲傷逆流成河
  你以為的高中生活應該是無憂無慮的,實際上可能是多愁善感的。郭敬明的寫實主義小說《悲傷逆流成河》,講述四名高中生易遙、齊銘、顧森湘、顧森西的校園與家庭生活,以及他們之間的微妙情感。為了親情、友情與愛情煩惱的他們,究竟會走到哪裡呢?





.作者:郭敬明
.譯者:
.分類:文學
.出版社:高寶出版
.出版日期:2019/08/07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悲傷逆流成河》

  十七歲的齊銘,有著年輕到幾乎要發出光芒來的臉。白襯衫和黑色制服裡,是日漸挺拔的骨架和肌肉。男生的十七歲,像是聽得到長個子時哢嚓的聲音。

  全校第一名的成績。班長。市短跑比賽在前一天摔傷腳的情況下第二名。普通家庭,可是卻也馬上要搬離這個弄堂,住進可以看見江景的高檔社區。

  規矩地穿著學校的制服,從來不染髮,不打耳洞,不會像其他男生一樣因為耍帥而在制服裡面不穿襯衣改穿T恤。

  喜歡生物。還有歐洲文藝史。

  進學校開始就收到各個年級的學姊學妹的情書。可是無論收到多少封,每一次,都還是可以令他臉紅。

  而自己呢?

  用那個略顯惡毒的母親的話來說,就是「陰氣重」、「死氣沉沉」、「你再悶在家你就悶出一身蟲子來了」。

  而就是這樣的自己,卻在每一天早上的弄堂裡,遇見和自己完全不一樣的齊銘。

  然後一起走向湧進光線的弄堂口。

  走向光線來源的入口。

  這多像一個悲傷的隱喻。

08

  易遙坐在馬桶上。心裡涼成一片。

  有多少個星期沒來了?三個星期,還是快一個月了?

  說不出口的恐懼,讓她把手捏得骨節發白。直到門外響起了母親粗暴的敲門聲,她才趕快穿上褲子,打開門。

  不出所料地,聽到母親說:「關上門這麼久,你是想死在裡面嗎你!」

  「如果能死了倒真好了。」易遙心裡回答著。

  食堂裡總是擠滿了人。

  齊銘端著飯盒找了很久才找到一個兩個人的位子,於是對著遠處的易遙招招手,叫她坐過來。

  吃飯的時候易遙一直吃得很慢。齊銘好幾次轉過頭去看她,她都只是拿著筷子不動,盯著飯盒像是裡面要長出花來,齊銘好幾次無奈地用筷子敲敲她飯盒的邊緣,她才回過神來輕輕笑笑。

  一直吃到食堂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易遙和齊銘才吃完離開。

  食堂後面的洗手槽也沒人了。

  水龍頭一字排開。零星地滴著水。

  齊銘挽起袖子,把飯盒接到水龍頭下面,剛一擰開,就覺得冰冷刺骨,不由得「啊」一聲縮回手來。
易遙伸過手,把他的飯盒接過來,開始就著水清洗。
齊銘看著她擦洗飯盒的手,沒有女生愛留的指甲,也沒其他女生那樣精心保養後的白皙嫩滑。她的小指上還有一個紅色的凍瘡,裂著一個小口。

  他看著她安靜地擦著自己的不銹鋼飯盒,胸腔中某個不知道的地方像是突然滾進了一顆石頭,滾向了某一個不知名的角落。然後黑暗裡傳來一聲微弱的聲響。

  他不由得抬起手,摸向女生微微俯低的頭頂。

  「你就這麼把滿手的油往我頭髮上蹭嗎?」易遙回過頭,淡淡地笑著。

  「你說話還真是………」齊銘皺了皺眉頭,有點生氣。

  「真是什麼?」女生回過頭來,冷冷的表情,

  「真是像我媽是嗎?」

  水龍頭嘩嘩的聲音。

  像是突然被打開的閘門,只要沒人去關,就會一直無休止地往外泄水。直到泄空裡面所盛放的一切。
從食堂走回教室是一條安靜的林蔭道。兩旁的梧桐在冬天裡只剩下光禿禿的枝椏。

  葉子鋪滿一地。黃色的。紅色的。緩慢地潰爛在前一天的雨水裡。空氣裡低低地浮動著一股樹葉的味道。

  「我怎麼感覺有股發霉的味兒。」易遙踩著腳下的落葉,突然說。齊銘沒有接話。兀自向前走著。等感覺到身邊沒有聲音,才回過頭去,看到落後在自己三、四公尺外的易遙。

  「怎麼了?」齊銘抬起眉毛。

  「下午你可不可以去幫我買個東西。」

  「好啊。買什麼?」

  「驗孕試紙。」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