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フォーカス台湾 | 影像空間 | 全球中央雜誌 | 好生活
每週好書讀
  被愛狠咬一口的掃把星
  我們是倒霉的魯蛇、一事無成的掃把星,我們頹靡、沒有顧忌,更不怕被愛狠狠咬上一口。在寫出《流》、《我殺的人與殺我的人》等膾炙人口的大作並獲得直木賞之前,東山彰良曾經以《被愛狠咬一口的掃把星》,替叛逆的靈魂寫下猶如日本版《猜火車》的文學經典。本次台灣繁體中文版獨家收錄作者致台灣讀者序,讓讀者能一窺東山彰良在台出版五載的心路歷程。現在就讓東山彰良直接暴力地替你寫出那些內心角落潮濕又骯髒的瘋狂想像。


.作者:東山彰良
.譯者:王靜怡
.分類:文學
.出版社:尖端出版
.出版日期:2021/05/05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被愛狠咬一口的掃把星》

  Holy Shit(天呀)!

  我把視線移向滿布塵埃的鋼琴。到頭來,哈維這小子還是一點也沒變。

  我沒說錯吧?

  因為打老婆而死了女兒,因為泡妞而背了上億圓債務。而現在呢?又因為打上班族而得到了半自動手槍二十把,外加裝在塑膠袋裡的子彈。

  「別打歪主意。」柴尾一面擦拭雙下巴的汗水,一面用圓滾滾的眼睛交互瞪視哈維與對對胡。「先讓我查清楚,知道嗎?」

  我們圍著運動包,盤坐在榻榻米上。

  大家明明已經喝了很多酒,哈維拿出來的傑克丹尼威士忌酒瓶卻還是以驚人的速度變空。

  「什麼叫做歪主意?」對對胡用宛若被手槍勾走了魂的聲音回答:「手槍本來就是拿來用的。」

  一直保持沉默的哈維就只會在這種時候點頭,把我嚇破了膽。他們一面放聲大笑一面開槍的幻象在我的眼前閃動。

  「總之先等等。」柴尾安撫他們。「明天我會請我叔叔調查。」

  「要查什麼?」對對胡詢問。

  「這些手槍的槍身刻了骰子圖案,對吧?」

  聽了柴尾這句話,眾人一齊朝著運動包探出身子。

  哈維拿出一把槍,我們目不轉睛地凝視著。

  柴尾的粗肥手指指著刻在槍身上的兩顆骰子。

  「雙么啊?」對對胡嗤之以鼻。「很幸運嘛!」

  「哪裡幸運了?」我忍不住潑他冷水。對對胡拿著手槍闖進某家店的幻象歷歷在目。「兩個一點在外國叫做蛇眼,是莊家贏。這是壞預兆。」

  對對胡恨恨地瞪著我。

  我也不甘示弱地瞪回去。

  「這是標記。」柴尾說道:「以前東北的黑道曾經找菲律賓人製造手槍。聽說菲律賓有座製造模造手槍的島,他們去那裡帶師傅回日本製槍,這樣就可以省去走私手槍的麻煩和風險,對吧?後來他們用那些手槍犯下了幾起案子,結果一下子就被查到手槍的出處。你們知道是為什麼嗎?」

  只有腦容量和昆蟲一樣的對對胡歪頭納悶。

  「因為標記。」柴尾用厭倦的眼神看著對對胡。「那個菲律賓人在手槍上刻了標記。」

  「那又怎麼樣?話說在前頭,我們才不會被抓。」

  「大家都是這麼想的。」柴尾一字字地擠出話語。不過,有標記的手槍很危險。如果這是哪個流氓叫人製造的手槍,對對胡搶過來,搞不好會演變成幫派之間的問題吧?」

  對對胡眨了眨眼,似乎總算明白事情的嚴重性了。他的頭上清清楚楚地浮現了「火拼」二字。

  「再說……」柴尾繼續落井下石。「如果失手被抓,而對對胡的手槍又已經用來殺過好幾個人了呢?」

  對對胡猛省過來,用看著病原菌般的眼神望著包包。

  「只要把砂紙塞進槍口,磨掉膛線就行了。」哈維插了多餘的嘴。「這樣就算是犯過案的噴子,也可以解決膛線紋痕的問題。」

  對對胡的表情活像在地獄裡看見了佛祖。

  在我開口說話之前,柴尾拿起手槍,閉上一隻眼睛,窺探槍口。「這是左輪手槍。」

  哈維瞇起眼睛。

  「你看,膛線是左旋的。」柴尾把手槍遞給哈維。「只有柯爾特在做左輪手槍,史密斯&威森、貝瑞塔和西格都是右輪手槍。」

  「所以呢?」

  「的確,磨掉膛線以後,就不知道手槍有沒有用過了,但還是可以透過膛線左旋這一點鎖定槍枝。要是這把手槍有前科,我覺得很危險,因為左輪手槍很罕見。」

  「這麼說來……」我抓準時機說道。哈維開槍爆了別人腦袋的幻象就像預知夢一樣映入眼簾。「這些噴子還是拿去賣掉比較好。一把大概值多少錢?」

  柴尾盤起手臂。「頂多三十萬吧!」

  「三十萬乘以二十把,六百萬啊?」我拚命地把風向帶到賣手槍之上。「雖然杯水車薪,不過還不錯吧?超商一家一家搶,也賺不到六百萬啊!對吧?」
對對胡痛苦呻吟,哈維則是往自己的杯子裡倒波本酒。

  「總之,明天晚上再碰一次頭吧!」在沉默加深之前,柴尾做了總結。「我會盡量調查清楚。智也,你明天晚上沒問題吧?」

  我模稜兩可地點了點頭。

  天還沒亮,性急的蟬兒已經開始鳴叫了。

  但願明天晚上之前會有巨大的硬物掉到這些傢伙頭上。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