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フォーカス台湾 | 影像空間 | 全球中央雜誌 | 好生活
每週好書讀
  謬誤與真相
  我們通常選擇相信某些觀念,是因為它和我們腦中的世界的一致,而不是因為它們和事實一致。當這些觀念與事實不一致時,它們就構成了謬誤,真相就會被矇蔽,我們的思考也會誤入歧途。知名保守派經濟學家索威爾用生動的筆觸逐一進行分析,以過人的勇氣揭露其中存在已久的謬誤,企圖站在一個脫離偏見、成見的角度,公平還原被掩蓋的經濟真相,營造一個認識經濟問題的正確思路。




.作者:湯瑪斯・索威爾
.譯者:洪慧芳
.分類:
.出版社:八旗文化
.出版日期:2021/06/02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謬誤與真相:保守派經濟學家如何戳破執政者的美好謊言》

第1章 謬誤的代價

  謬誤不是天馬行空的瘋狂想法,它們通常看起來合情合理,只是缺了點什麼。那看似合情合理的表象,使它們獲得政治上的支持。當政治上的支持大到足以讓謬誤變成政府政策與計劃時,它的缺失或遭到忽視的因素才有可能導致「意外後果」——這是經濟或社會政策災難發生後常聽到的一個說辭。另一種政策災難後常聽到的說辭是:「那個概念當時看起來還挺好的。」這也是為什麼我們需要深入探究那些目前表面上看起來還不錯的論述。

  有時候,謬誤所欠缺的只是一個明確的定義。沒有明確定義的字詞在政治上有一股特殊的力量,尤其當它們喚起一些能觸動情緒的原則時,更是如此。「公平」就是一個沒有明確定義的字詞,它為「公平交易法」(Fair Trade laws)、「公平勞工標準法」(Fair Labor Standards Act)等一系列政策吸引了廣泛的政治支持。雖然字詞沒有明確的定義是一種缺陷,但它也因此享有很大的政治優勢。當一個字詞可以掩蓋歧見、甚至掩蓋相互矛盾的觀點時,那些在重要議題上抱持著不同觀點的人,也可以為那個字詞團結以及動員起來。畢竟,有誰會贊成不公平呢?同樣地,對於不同的個人與團體而言,「社會正義」、「平等」以及其他沒有明確定義的術語可能意味著完全不同的事情——但有心人士都可以把他們動員起來,去支持那些使用這類誘人字眼的政策。

  經濟政策中謬誤百出,從住屋到國際貿易,影響層面之廣。而這些政策所衍生的「意外後果」則可能要等到政策推行多年以後才會出現,但很少人會去追溯這些意外的起因。即使政策推出後馬上就出現了不良的後果,很多人也不會聯想到問題是政策本身造成的,這些錯誤政策的宣導者常把不良的後果歸因於其他因素,甚至宣稱,要是沒有推行那個美好政策,情況可能會更糟。

  即使有鐵證證實那些謬誤有害,謬誤依然大行其道,這有許多原因。例如,民選官員不願輕易承認他們力推的政策或措施是錯的,以免賠上自己的政治生涯。許多理念或運動的領導者也是如此。即便是有終身教職保障的知識分子或學者,當他們提出的概念出現反效果時,也可能聲譽受損,顏面掃地。有些人自以為他們所支持的政策是在幫助弱勢,因此難以面對證據顯示弱勢群體正是因政策而受害。換句話說,對一些人來說,證據在政治上、經濟上、心理上都太危險了,絕不能讓證據威脅到自身利益或自我良好的感覺。

  沒有人喜歡承認錯誤,但在許多方面,不承認錯誤的代價高到無法忽視。那些代價令人迫不得已面對現實,不管他們有多不情願或多痛苦。學生誤解了數學,就只能在下次考試之前糾正那種錯的概念,別無他法。商務人士不能死守著對市場或經營方式的錯誤信念,而放任事業不斷虧損下去。簡而言之,識破謬誤既有現實的需要,也有理智的需要。政府的經濟政策是否有誤,可能會影響數百萬人的生活水準。正因為如此,經濟學的研究才如此重要,揭穿謬誤也不只是一種紙上談兵的學術演練。

▍零合謬誤

  許多的經濟謬誤都建立在一個比較廣泛、通常是隱性的錯誤假設上,也就是假設經濟交易是一種零和流程:交易中有一方受益,就表示另一方受損。但是,除非交易讓雙方(無論是雇主與員工、房東與房客、還是國際貿易中的雙方)都變得更好,否則自願的經濟交易不可能持續發生。這個道理看似不言而喻,但對於那些宣導政策以幫助其中一方進行交易的人來說,卻不見得那麼顯而易見。

  我們從頭開始說起吧。為什麼會做經濟交易?交易條件是怎麼決定的?除非交易條件是雙方都能接受的,否則交易「可能」互惠互利只是必要條件,但不是充分條件。當然,交易雙方都比較喜歡對自己特別有利的條件,但是為了不失去交易可得到的好處,他們也會接受其他的條件。能讓單方接受的條款可能有很多項,但是唯有雙方接受的條件有交集,才有可能成交。

  假設政府為了幫助一方(比如員工或房客)而推行一項政策,這項政策就涉及到三個不同的交易方;只有三方都接受那些條件,政策才是合法有效的。換句話說,新條款排除了一些原本雙方都可以接受的條款。由於三方都接受的條件比雙方接受的條件還少,達成的交易可能就更少了。這些交易本來是互惠互利的,但在政府介入推行政策後,雙方反而某方面變得更糟。這個一般原則在現實世界中有許多具體的例子。

  例如,世界各地有許多城市實施租金管制,以保護房客的利益。房東與建商幾乎都認為這些管制過於嚴格,所以減少住屋的供給。例如,埃及於一九六○年實施了租金管制,二○○六年,一位經歷過那個年代的埃及婦女這麼寫道:

  最終的結果是,民眾不再投資公寓建造,租屋及住屋的供應極其短缺,導致許多埃及人生活在惡劣的環境中,幾個家庭一起住在一套小公寓裡。嚴苛的租金管制所留下的後果仍殘留至今,那種政策錯誤可能會影響好幾個世代。

  換句話說,雖然房東與建商失去了賺更多錢的機會,但許多租戶也失去了找到像樣住所的機會。雙方都受害了,雖然傷害各不相同。埃及並非特例,紐約、香港、斯德哥爾摩、墨爾本、河內,以及全球無數城市在實施租金管制後,都出現了住宅短缺。

  當房租的上限設得比市場供需決定的價格還要低時,就會立即產生以下效應:由於租金變便宜了,更多人想租房子。但是,在沒有增建更多公寓的情況下,表示更多人找不到空屋可租。此外,在現有的建築破損之前,維修服務都會變差,因為住宅短缺意味著房東不再面臨同樣的競爭壓力,租屋根本供不應求,他們不必花錢修補房子來吸引租戶,而忽視房子維修會使建築物破損得更快。同時,租金管制使得新建公寓的投資報酬率變低,導致新建的公寓愈來愈少。在租金管制特別嚴苛的地方,可能根本不會興建新的公寓來取代破舊的公寓。澳洲因為實施了租金管制法,使得墨爾本在二戰後多年完全沒有新落成的公寓。在美國麻州的一些社區則長達二十五年沒有造過新的租屋。直到該州禁止地方實施租金管制法,新屋的營建才得以恢復。

  有些租戶確實因為房租管制法而受益,像是那些在房租管制法通過時已有公寓可住、也覺得只要能少付房租,就算修繕、維護與其他配套服務(例如暖氣與熱水供應)較差也可以接受的人。然而,久而久之,一些日益惡化的建築將難以住人,覺得這種取捨可以接受的房客會日益減少。在租金管制特別嚴的地方,房客對房東疏於提供足夠的暖氣、熱水、維修的抱怨特別強烈。總之,減少雙方都能接受的條件,往往也減少了雙方都能接受的結果,最終房東與房客整體上都受害,只是受害的方式不同。

  ……

  或許,零和交易隱含的假設所造成的最糟後果發生在貧困的國家。貧國為了避免遭到「剝削」,反而把國際貿易及外國投資拒於門外。「出口及投資的開發國家」與「進口及獲得外資的第三世界國家」之間貧富差距懸殊,導致有人據此推論,富國是靠掠奪貧國而致富。這種零和觀點的各種版本(從列寧的帝國主義理論到拉丁美洲的依附理論)在二十世紀普遍獲得接受,而且很難用反證加以推翻。

  然而,最終許多曾經貧窮的地方(如香港、南韓、新加坡)透過更自由的國際貿易與投資達到了繁榮,這些實證顯而易見且廣為人知,以至於到了二十世紀末,許多國家的政府開始放棄對經濟交易的零和觀點。中國與印度就是貧國放棄了嚴格的國貿與投資限制,促成經濟成長率大幅提升,也讓數千萬人民脫貧的鮮明例子。換個角度說,零和謬誤使數百萬人世世代代深陷不必要的貧困之中,直到謬誤的觀念遭棄,他們才得以解脫。為了這種未經證實的假設,代價竟然如此慘烈,可見謬誤的影響有多大。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