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Español | 影像空間 | 全球中央雜誌
每週好書讀
  拚公義,沒有好走的路
  前衛生署署長楊志良瀟灑地來去官場,去職後又不時揭弊,衝撞醫藥界的神經,令許多人納悶,他在思考什麼?《拚公義,沒有好走的路:白目署長楊志良的衝撞與改革》一書揭露楊志良成為政務官的強烈信念,竟是為了推動全民健保政策。署長任內,推動二代健保受挫時,不惜請辭,有人認為做作,其實是他對理想的堅持。

  這本書是楊志良去官後三個月,由資深醫藥記者邱淑宜採訪整理成書,記錄1995年國民黨執政的政府開始規劃全民健保政策時,楊志良是兩位規畫召集人之一。他回憶說,台灣基本上是右派政府,能夠推動中間偏左的全民健保政策,等於奇蹟,他不能坐視全民健保政策消失,正是他接衛生署長的單純理由。

  楊志良中間偏左的思想與理想性格,使得他會做出的事情與行事風格,也就與一般政府官員不太一樣,包括不那麼在意官場頭銜,不在乎人們如何看待他。書中詳述楊志良如何看待健保信念,署長任內如何爭取二代健保過關,另外,他惹起的美國牛肉進口爭議新聞風波,是源自於他受不了民粹主義的一貫信念。

  最值得一讀的是他個人成長經歷,在貧窮家庭成長,教會他不羨慕富貴的風骨;選擇公共衛生做主修領域,加上中間偏左想法,使他能認同貧窮弱勢。他還講出真心話,希望兩黨徵召他,最重要要讓他執行清廉施政、公平加稅、合理漲價、照顧弱勢等四大支柱救台灣,以扭轉台灣貧富不均的不公平結構,但加稅與漲價不可能被任何政黨接受。讀者不必把他當成風頭健的新聞人物,卻值得細細思考他的想法。


.作者:楊志良/著、邱淑宜/採訪整理
.譯者:
.分類:社會人文
.出版社:天下文化
.出版日期:2011/06/30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拚公義,沒有好走的路:白目署長楊志良的衝撞與改革》

我憧憬的美好國度

  台灣官不聊生,施政困難,導致國力弱化,民怨沸騰。這不是個人之力可以改變的,但還是期待政府能夠「維護社會正義,進行稅改;經濟成長的果實,由就業者充分分享。」讓台灣和北歐國家一樣,生活充滿希望和快樂。

  我任職衛生署期間,深深感覺台灣施政環境讓官員「十倍努力半分功」,非常不利國家發展。為什麼?因為台灣有三害:媒體、立法院及監察院,政府看媒體臉色施政,立委依黨派顏色問政,監委看報紙報導查案,以致官不聊生,有能力的人不願進政府服務。

  民間呢?藍綠廝殺慘烈,寶島一片烏煙瘴氣,施政績效差,老百姓怨聲載道,這樣的台灣,還有希望嗎?

■媒體治國,官不聊生

  台灣誰最大?我說媒體最大,因為報紙報導什麼,立委就質詢什麼,晚上政論性節目名嘴們就討論什麼,甚至監察委員也看報辦案。本來政府某種程度要發揮教化功能,但台灣,政府被媒體牽著鼻子走,向名嘴請益國是,官員忙於回應各式爆料,誰有空想台灣未來怎麼辦?

  變態的政治環境讓有識有能之士不願進政府做事,錢少、事多、責任重尚可忍,但在立委及媒體前毫無尊嚴則不可忍,所以現在看不到產業界有人願意做政務官,不信政府去請施振榮、郭台銘、歐晉德等進政府單位服務,看他們點不點頭?再看看學術界有人願意進政府做事嗎?事務官願意改任政務官嗎?
中國大陸發生三聚氰氨毒牛奶,人家的衛生部長沒有下台,我們的衛生署長下台了;日本核能發電廠發生核安事件,我們的署長天天被綁在立法院,說核安怎麼樣怎麼樣,有道理嗎?

  沒有尊嚴之外,政府也沒有給予政務官應有的尊重,台灣政務官已經變臨時工了,卸職時兩手空空,什麼都沒有。

  原本來政務官退休待遇福利好的不得了,因為太好了,被拿出來檢討,結果政治鐘擺擺盪過頭,以致現在政務官退休連年資都不計。我自己不在意有沒有退休金,但這是態度問題,國家這樣對待政務官,是不是太苛刻了?

  立法院已經讓官員疲於奔命,監察院還來摻一腳,如果衛生署有做不好做不對的地方,接受調查糾彈都應該,但有些案件實在莫名其妙。例如去年9月的豬血糕事件,媒體報導美國農業部以製作過程不衛生,下令全美禁止製作販賣豬血糕,於是衛生署先被叫去立法院做豬血糕專案報告,再被叫去監察院被修理一番。結果美國農業部根本沒有下這道禁令,豬血糕事件根本是一樁媒體誤報的烏龍事件。何況國情不同,民俗不同,即使美國禁售豬血糕,台灣為何要隨之起舞?你到德國去,豬血腸也是一種很平常的食物。

  而部分監委過度行使職權,調查浮濫簡直到了令人髮指的程度。我署長任內,不含健保,一年半來監院函詢、糾正、調查衛署758件,衛署人員需耗上近兩萬個工作天整理資料,來回監院耗費工作時數為五千人日,成本近一千六百萬元。其中固然有衛署需檢討之處,但監委不能無限上綱,過度耗費施政資源,妨礙公務。這是虛耗國力,也侵犯到行政權及立法權。

  而如此大費周章的調查,結果常令人氣結,像監察院糾正我登革熱防疫沒有做好,我就很不服氣。我跟新加坡衛生部長見過面聊過天,我的薪水只有他的1/20,但我管二千三百萬人,他只管六百萬人,去年新加坡登革熱人數將近六千人,台灣只有一千五、六百人,東亞南其他國家的登革熱人數則是用幾萬甚至幾十萬來算的,雖然天下沒有一百分的防疫,但如果台灣這樣的成績還叫「沒做好」,請問怎麼樣才叫好?就算我吞得下這口氣,防疫人員能服氣嗎?南部幾個縣市的首長、衛生局、環保局同仁,配合環保署、衛生署,可說用盡一切努力消滅孳生源,才控制住登革熱,這些南部的地方首長能服氣嗎?

  媒體疫情、立委疫情、監委疫情,往往比實際疫情嚴重多多,身為機關首長的我,對監委的調查到底是應該口中說著「謝謝指教,虛心接受,日後改進」,但心中不斷念著XXX,還是以張飛為己任,勇敢的迎戰蚩尤?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