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フォーカス台湾 | 影像空間 | 全球中央雜誌 | 好生活
每週好書讀
  過得還不錯的一年
  葛瑞琴‧魯賓,是全美人氣最高的暢銷作家之一。但在寫這本書之前,卻是一個不快樂的人。她決定,要到快樂的世界一探究竟,為自己展開一場別開生面的快樂實驗。她寫了一份快樂生活提案,強迫自己改變生活方式,調整各種思考習慣,結果,意外發現了一個原本可能與她擦身而過的快樂人生…。

.作者:葛瑞琴.魯賓
.譯者:尤傳莉
.分類:生活
.出版社:早安財經
.出版日期:2012/07/05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過得還不錯的一年:我的快樂生活提案》

2月。老婆快樂,人生就快樂

  有天我要去赴約途中,經過了詹米位於中城的那棟辦公大樓,我停下來打手機給他。

  「你在位子上嗎?」我問。

  「是啊,怎麼了?」

  「往下看看聖巴索羅謬教堂的階梯。」這座教堂就在詹米辦公室的對面。「你看到我在跟你揮手嗎?」

  「看到了,喔,你在那裡!我也跟你揮手了。」

  花一點時間給他這個傻氣而深情的揮手,讓我接下來幾個小時心情都很好。

  這些都是小事情,但對我們的互動氣氛卻大有影響。接下來我還有機會做大事情,因為我婆婆茱蒂的生日快到了。

  我的父母和公婆是我們生活裡重要的一環。我從小在堪薩斯城長大,我父母凱倫和傑克仍住在那裡,每隔幾個月,他們至少會有一個人來紐約看我們,我們一家每年也至少會回去兩次。每次都會特別安排一起進行很多活動。至於詹米的雙親,就住在我們家附近,我們兩家所住的公寓大樓,中間只隔著一棟小小的連棟樓房。我們在附近走動時,常常會看到他們迎面走來,正要去喝咖啡或去市場買東西——一頭銀髮的茱蒂會披著披肩,而步伐拘謹的鮑伯老戴著一頂羊毛帽。

  幸運的是,詹米和我都認為與雙方父母的關係很重要,因此替茱蒂盤算生日是再自然不過的事了。如果我們問茱蒂要怎麼慶祝,她本人會說無所謂。然而,如果你想知道一個人希望如何被對待,與其問本人,還不如去觀察他的行為。茱蒂是我見過最可靠的人,她從來不會忘記自己的義務,答應的事情一定做到,也不曾忘記過任何重要的日子。儘管她堅持交換生日或節日禮物對她不重要,但她對於要送出手的禮物一定費心包裝。她甚至還會按照我們結婚週年的主題,送我們紀念日禮物:結婚四年是「花果婚」,她送我們的是一條漂亮的拼綴花被,上頭的圖案是花和水果;結婚十年是「鋁/錫婚」,她就送我們四捲鋁箔紙。

  詹米、他父親、他弟弟菲爾都不擅長籌備生日派對。要是換了以前,茱蒂生日快到時,我就會一再嘮叨詹米,提醒他去策畫,然後等到沒有適當的慶祝活動時,我就會一副「早就告訴你了」的得意態度。

  但今年,我的快樂生活提案就派上用場了。我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就是:我來負責籌畫。

◇別氣別氣,樂在其中就好

  我知道,茱蒂喜歡什麼樣的派對。驚喜派對絕對不行,而且她比較喜歡在家裡與親人一起慶祝。她重視體貼遠勝於奢華,所以對她來說,用心親手做的禮物絕對比任何一家店裡買來的更有意義,她也比較喜歡吃家人做的菜,不喜歡去花稍的餐廳吃一頓。幸運的是,我的小叔菲爾和他太太蘿倫是很有天分的廚師,他們經營一家外燴公司,所以這頓飯可以既是家人親手做的、又很花稍。

  我想像著生日派對的景象,然後我需要大家授權讓我執行。

  我打電話到我公公的辦公室。「嗨,鮑伯。我要跟你商量茱蒂的生日。」

  「還早呢,你不覺得嗎?」

  「如果想辦得特別點,現在不算早了。我覺得我們應該早點籌備。」

  他沒吭聲。

  「呃,」他慢吞吞的說:「我是在想——」

  「因為我有個想法應該不錯,或許你願意聽聽看。」

  「喔,好啊,」他鬆了口氣。「你說吧。」

  鮑伯立刻加入我的計畫。在處理許多累人的家庭任務和義務上,他都非常盡責,但策畫生日之類的事卻不是他的強項。事實上,每個家人都樂於合作。他們也希望茱蒂能過個很棒的生日,只不過沒人想負責籌畫罷了。

  為了實現我的想像,我一肩挑起了所有責任。派對前幾天,我發了電子郵件給詹米、鮑伯、菲爾、蘿倫,他們很配合,回信時都沒有絲毫不悅。

各位好,

  茱蒂的生日派對只剩四天了。

  我們希望有一大堆包裝好的禮物。這表示你們要盡力!只送一個還不夠!

  鮑伯:伊萊莎和我幫你把禮物包好了。你能不能帶香檳來?

  詹米:我們兩個要合送的禮物,你買了嗎?

  菲爾和蘿倫:你們晚餐要做什麼菜?有什麼需要我特別準備的?你們幾點會到?佐餐要用白酒或紅酒?你們是不是說過要做菜單卡?我想茱蒂一定會很喜歡的。

  各位:我知道,如果我要求各位不要穿得一副像剛從沙發上爬起來的樣子,一定會招白眼。所以關於這一點,我半個字都不會說。只要記住,賀壽的心意和體貼最重要。

  這回一定會很開心!致上我的吻。

——小琴

  我為這個派對做了很多準備工作。伊萊莎和我一道去「名叫泥巴」(Our Name Is Mud)的創意陶瓷店,她親手畫了一套戲劇主題的主餐盤圖樣,反映了她奶奶的熱愛。我們在柯蕾特蛋糕網站(Colette’s Cakes Web)又花了愉快的一小時(沒錯,整整一小時),選出最漂亮的蛋糕。詹米和我拍了一個DVD,裡頭伊萊莎唱了茱蒂最愛歌曲的組曲,而艾麗諾則在旁邊搖搖晃晃學步。

  派對那天晚上,就在每個人講好要來的傍晚六點半,我緊張地開始做最後一刻的收拾。我母親喜歡在家裡招待客人,我也遺傳了她那種派對之前的緊張不安,我們稱之為「女主人神經病」。在這種時候,有經驗的家人都會避之唯恐不及,免得忽然被抓去用吸塵器吸地。但詹米躲了半天,在六點二十九分現身時,身上穿著卡其褲、格子襯衫,而且光著腳。

  我忍了一下,然後小心翼翼地用輕快的聲調說:「真希望你穿得像樣一點。」

  詹米的表情好像也忍了那麼一下,然後回答:「我會換條正式點的褲子,可以嗎?」然後他去換掉褲子和襯衫,也穿上了鞋子。

  那個晚上一如我預期地展開。大人坐下來吃晚餐之前,兩個孫女和奶奶一起吃雞肉沙拉三明治(茱蒂最喜歡的)。接著我們拿出生日蛋糕,好讓兩個女孩可以唱生日快樂歌,各自吃一片蛋糕。然後我們哄兩個女孩去睡覺,大人坐下來吃晚餐(印度菜,茱蒂最喜歡的)。

  「這真是個完美的夜晚,」每個人都站起來要走的時候,茱蒂這麼說。「每一樣我都好喜歡。禮物、食物、蛋糕——真的,每一樣都太棒了。」顯然茱蒂的確很享受,每個人都很高興幫了忙,但我想我是最樂在其中的。我好高興最後的結果很圓滿。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