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期主題】縱身躍入VR世界 楊雅喆樂於迎接挑戰與學習

楊雅喆眼中的VR科技迷人且擁有無限發展潛力,但最終電影還是要回到人的故事和情感

文:江佩凌

楊雅喆去年才以「血觀音」奪下金馬最佳劇情片大獎,今年馬上端出最新作品,出人意料的並非劇情長片,而是展現了更大雄心,挑戰深具臨場感的VR電影。他以簡單一句話點出VR電影的優勢:「VR很容易進入人心,導演要說的話更容易進入觀眾。」

VR還不只是他唯一面對的挑戰,相較於一般人總是避諱死亡,不想觸霉頭,楊雅喆首部VR電影「帶你上天堂」就大膽選用生死作為創作題材,更讓觀眾作為片中唯一的演員,透過VR即時運算互動,讓觀眾與自己的「遺照」在VR世界裡相會,不得不睜眼直視死亡在眼前灼逝的震撼歷程。

拍VR電影是全新的學習

踏入影壇近20年的楊雅喆,在台灣電影界仍屬於相對年輕的劇情片導演,面對陌生的VR創作卻是完全不排斥,甚至樂於嘗試影像新語言。日前他在高雄接受文化+專訪,直言拍VR就是想學新的東西,「不見得不適應就是一件不舒服的事,比較麻煩也不見得不好,反而可以帶來新的思考方式」。

楊雅喆(高雄電影節提供)
楊雅喆受雄影邀請首次挑戰VR電影創作,並出席電影節活動(高雄電影節提供)

楊雅喆和VR的「第一次接觸」,是某次影展的非洲風土民情VR作品放映。他直笑說,對於沒去過非洲的人而言是很新奇的體驗,但影像內容「很不好看」。他說,對VR的第一印象就像是宅男玩的「娛樂玩具」,但深入研究後發現並非如此。VR很可能是未來可以成形的新興科技產業,不只在娛樂上,裝潢、購物都能結合,「雖然聽起來像天方夜譚,但實際上是可以做到的」。

楊雅喆說,他曾看過一部美國VR劇情片,故事講述黑人與白人間的衝突,是一部完全寫實的劇情電影,然而他發現,同樣劇情放在2D上看,就是白人警察槍殺黑人的故事,但當放到VR世界時,觀眾可以非常深切感受到白人警察對於黑人的歧視,在感受故事的強烈度上能增加到50倍甚至100倍。

有些人體驗VR電影的過程往往容易有暈眩或腳懸空的恐懼,但楊雅喆坦言,他其實不太容易暈,反而會想追求暈的感覺,這次拍「帶你上天堂」,就試圖帶給觀眾「高空彈跳」般的感官重擊,只是考量各人觀影感受度不同,因此有把「體驗的口味」調整輕微一些。

有些人體驗VR電影的過程往往容易有暈眩或腳懸空的恐懼(中央社記者謝佳璋攝影)

VR電影畫面華麗酷炫,帶來觀影新感受,不過VR科技與電影產業迸發的影像成品,讓外界出現「VR電影是否能定義為電影」的質疑。拿這題目問楊雅喆,他給的答案很乾脆:「我不認為電影只有一種定義。」就像電影有短片、實驗片的類型,楊雅喆直言:「我們不能說電影只包含傳統的劇情片或紀錄片,那實驗性質的東西就不算電影嗎?VR電影當然是影像、影音的成果之一啊。」

奧斯卡獎現階段也陷入爭執,眾人爭辯著影音平台Netflix跨越院線發表的作品,是否能視為電影的一種。就楊雅喆看來,「誰的權利大,誰就可以去定義這部分」。他認為,往後可能會因使用者多寡進而改變VR電影的定義,一切得看未來使用狀況,而未來金馬獎或奧斯卡也都有可能增加VR作品的獎項。

VR的分鏡、攝影和燈光概念大不同

在楊雅喆眼中,傳統2D電影的敘事方式已經走了一百多年,如今社會邁入數位時代,敘事型態多少產生變化,他同時認為,在VR加入後,電影的邏輯、敘事和講話方式多少會被改變,加上觀眾觀影的經驗值也會被改變,當VR電影看多了,再欣賞傳統2D電影時,不僅閱讀經驗不同,理解能力也可能會不同。

對於VR電影在未來所能發揮的影響力,楊雅喆更大膽預測:「地球上不要有太奇怪的經濟崩盤,有趁勢而起的話,它會帶來很大、很大的革命。」並強調「說故事這件事情,會被改變」。

為認識VR電影敘事手法,楊雅喆與製片團隊共同參與VR電影培訓課程(高雄電影節提供)

但面對新科技和電影產業的關係,他把時間點拉近一點看,以3年前獲金馬最佳新導演畢贛今年第2部作品「地球最後的夜晚」舉例,電影依劇情進行到某個橋段,觀眾就會知道要把3D眼鏡戴上,聰明地將2D+3D的優勢結合,在他來看,這便是很好的範例。

楊雅喆分析,劇情片多是圍繞在演員和習慣的鏡頭語言,但VR作品裡,分鏡、攝影與燈光的概念就大不相同。不過,他強調,有了拍攝VR電影的經驗,讓他接觸到的視野更寬廣,樂見將來可以把經驗運用在2D劇情片中,尤其在「人的感受」及「環境氣氛」的部分。

「VR的經驗值可以讓我未來在拍傳統2D電影劇情片的時候,在對白氣氛的掌控上也會改變。」

面對創作VR劇本,楊雅喆坦言必須要全方位考慮所有技術限制,以及VR所能達到的優點,「用這樣的方式倒回去思考劇本,可以做到那些事」,試圖在技術層面突破多一點,是當初他努力嘗試的方向。

在「帶你上天堂」片中,楊雅喆嘗試把遊戲程式和科幻特效兩者元素結合,開場畫面先是以第一人稱視角窺探「台式靈堂」實景,後半段則讓觀眾體驗「靈魂出竅」的過程,模擬肉體投胎轉世,出現火山、海洋與冰雪星球的CG動畫。他強調,遊戲視覺跟電影特效是不一樣的,「但在我的影片裡,這兩個東西要互相結合」。

〈帶你上天堂〉VR體驗區布置成靈堂,不僅擺放鮮花素果,更安排在蓮花座位上欣賞,十分逼真。(高雄電影節提供)
〈帶你上天堂〉VR體驗區布置逼真,讓人更有沉浸感(高雄電影節提供)
(中央社記者江佩凌攝影)

說起VR的優點,無非是身歷其境的感官刺激,然而,在雙眼之外,唯一接受訊息的就是耳朵,就楊雅喆觀察,VR的優點是即便聽不懂語言,光體驗音效、音樂和影像,還是能讓觀眾理解到故事想表達的。

「VR電影把傳統電影做不到的感受呈現出來,甚至不用一句台詞,透過畫面和聲音,觀眾就可以很明顯感受到。」

走過一輪VR拍攝流程後,楊雅喆仍對無法完成的效果感到可惜。他坦言VR有諸多拍攝限制,CG動畫公司也有能力限制,對電影導演而言,VR運用上仍是陌生的。「帶你上天堂」實拍部分,原先設定把人縮小到「蟻人」的視角,希望映入眼簾的擺設物能達到「無比的巨大」,但可惜多方嘗試後仍無法達到百分之百的效果,與導演想像中的畫面有些差距。

台灣的VR潛力

放眼世界各大小影展,楊雅喆提到,幾乎每個影展都設有VR,「只是跑得快、跑得慢而已」。就他觀察,由於台灣是IT島,VR設備比他國先進很多,因此台灣VR技術已屬於頂尖程度,光比較「畫質」,台灣的技術絕對不輸國外。

VR科技還在摸索成長階段,技術上,將伴隨著人類的想像力突破層層限制,一旦橫跨到電影美學,原本在大銀幕的影像畫面,透過虛擬實境的觀影模式,更能使觀眾深受畫面的衝擊,而在內容上,也讓「說故事」的導演們,得好好思考如何運用這項媒介,傳達出想呈現的故事精神。

楊雅喆(左2)與VR動畫製作團隊出席雄影VR國際論壇,分享拍攝VR電影過程(中央社記者江佩凌攝影)

「科技再怎麼發達,刺激娛樂再怎麼多,故事還是要有人味,觀眾才會有感覺。」楊雅喆不諱言,儘管VR電影讓觀眾有身處影像世界的感受,但浮現的字幕便會提醒到觀眾「這是假的」,經歷上述諸多討論,他強調,依舊要聚焦本質:「VR電影最終還是要回歸人的故事和情感。」

至於往後再接拍VR電影的意願,楊雅喆直言當然有意願,「如果有人願意再找我拍,那是很棒的體驗,因為這個領域太多新的事情可以嘗試。」他並透露,由於「帶你上天堂」並沒有拍到人,因此他考慮下一部VR電影要納入演員,同時思考著,如何拍出跟傳統劇情片十分不同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