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追蹤文化+

江宇婷與艾瑞克 笑哈哈LOL頻道翻轉古典樂

影片內外,兩人都代表某種古典音樂人的典型:熱愛音樂,沒有走獨奏路線,也都在做自己,讓自己發光
2019/7/13
文:趙靜瑜/攝影:張皓安/影音:洪凰鈞

她的一笑總是驚天動地,長髮橫飛,花枝亂顫,YouTube頻道取名為「笑哈哈LOL」完全名符其實;她的音樂梗總是打中聽古典樂或是不聽古典樂人們的心裡,她的嘲弄常常對著自己,但她的表達總能一次次褪出古典樂雖薄但總是存在的距離感,讓古典樂更靠近人們一點。

她是音樂網紅「江老師」江宇婷,與長笛家Eric(王文劭)合製音樂頻道「笑哈哈LOL」,才開播一年半,至今已有7萬人訂閱,瀏覽人數破千萬,其中「一千萬與八十萬鋼琴的差別」影片觀看次數超過59萬,幾個主題包括「我花了200萬學鋼琴」、「音樂家長的口頭禪」等等都說中了不少音樂學子、音樂老師與音樂家長的心聲,在古典音樂門外徘徊游移的準樂迷們也透過影片解答了他們長期對古典音樂的困惑,堪稱台灣島內最知名古典網紅。

江宇婷說,「這樣的結果說實話我們也很驚訝,到底學古典音樂的人壓力是有多大,得透過我們的影片紓壓跟療癒。」說完又是一陣她招牌驚天動地的「哈哈哈」。

江宇婷(左)與艾瑞克毫無保留的張嘴大笑,成了笑哈哈LOL頻道最大的特色。
江宇婷(左)與艾瑞克完全沒有偶像包袱

訪問那一天住在台中的江宇婷趕了高鐵北上,提早了一刻鐘到,沒多久就跟攝影記者與影音記者秒熟自來嗨,開始閒聊分享哪裡有賣新鮮海鮮的網路直播;住在台北的艾瑞克遲了一些些到,顯然惜話,慢熱,與江宇婷正好形成鮮明的互補,很顯然的,影片內外,他們都在做自己。

網紅也是一種責任

一開始拍的第一支影片「各種音樂老師」就紅了,江宇婷說,那時候連粉絲專頁都還沒有成立,一開始從「希望透過影片,讓大家知道古典音樂學習與表演過程中想像不到的酸甜苦辣,把內幕介紹給大家知道,讓大家更理解古典音樂人都在想甚麼」,到現在拍片變成是一種責任,「喜劇部分就是橋段要好笑,要有共鳴,但是也要兼具教育意義跟知識性,不能一直嬉鬧。」

江宇婷說,「我不是全台灣最不會緊張的人,但我總是有經驗,不會是不負責任的分享,幾部上台如何克服緊張、如何練琴的影片都獲得很大的迴響。」

在當「江老師」之前,東海大學音樂系畢業的江宇婷是小有知名度的鋼琴伴奏,號稱只要找她伴奏就會得獎,她正統音樂班出身,從小學鋼琴,副修小提琴,父親是室內設計師,也是古典發燒友,家裡從不缺古典音樂。江宇婷說,因為父親聽多了,常常拿名家錄音電爆她,「父母親不太在乎我的成績,但他們希望我把鋼琴彈好,因為老師都說我有點天分,這是學好之後別人怎樣都拿不走的東西。」

江宇婷回憶,父母親對於她學習鋼琴非常嚴格,「他們到學校去就是請老師盡量打,盡量要求,回到家也是一定要把當天學會的曲子練到沒有錯音,我母親不懂音樂,但她會在後面聽老師上課,記起來回家照著罵。」放假日父親有時候要去工地監工,她就帶著小提琴跟譜架去當小跟班,站在工地練琴,「通常一本樂譜都拉完了父親還在工作,我就開始玩,拉拉頑皮豹,自己找樂子。」

翻白眼、挖鼻孔都是日常生活一般人會做的事情,但看到一向注重形象的古典音樂家也在影片中做相同的動作,認同感油然增生。

但這樣的高壓習琴過程,對江宇婷好像沒有產生太大的闇黑悲傷後座力,「可能我是一個比較會怕的孩子,別人兇我我就會很怕,然後乖乖去做,不會去想其他的甚麼要恨啊,要報復啊,情緒很快就過去了。我非常感謝父母親那時候對我的催逼,我不是很專注的孩子,我的音樂人生是靠我父母親堅持而來的,我才有今天。」

艾瑞克則是從小就讀普通班,父母親完全支持他的選擇,小學參加管樂團,他挑了長笛,16歲他赴法求學,就讀巴黎市立音樂院,兩年畢業之後又去了美國,跟老師不太對盤於是回到台灣,插班就讀東海大學音樂系。在這裡認識了江宇婷。

艾瑞克在東海念書時想開獨奏會,朋友的彩排台上正好是江宇婷在伴奏,艾瑞克就邀請江宇婷幫他伴奏。兩人一開很不對盤,江宇婷內心決定要打退堂鼓,「他對音樂很要求,他會很挑釁地說,妳的能耐就只有這樣嗎?」江宇婷整個寒假都在想怎樣拒絕合作的理由,但終究無法說出口,在合作幾次之後,江宇婷漸漸理解艾瑞克的行徑完全是對事不對人,挺率真直白,就這樣合作到現在。

無心插柳柳成蔭

從舞台上的合作到拍攝影片,發想則是先來自艾瑞克。艾瑞克說他本來想當獨奏家,但因為古典音樂會票房不容易,後來組了跨界的「東方猴樂團」,融合國樂、西方古典樂與搖滾樂,曲子由他創作,但也發展有限,正好父親公司有閒置的辦公空間,「我就想說,那我跟江老師就來拍影片吧,講一些音樂人的故事。」

從開頻道的3個人到現在工作團隊有5個人,江宇婷負責撰寫劇本,邀請嘉賓跟設定場景,艾瑞克負責統籌管理影片、音樂會等等相關後端事宜。

江宇婷說,拍了影片之後,她人生最大的改變就是整個人變得更敏感,更神經質,「寫劇本的靈感其實都是來自生活經驗的濃縮,現在常常是看到那個學生亂吹或是哪個老師很糟糕,我就會想寫進去。」  

由於影片中的形象跟古典音樂人的反差實在太大,不少網路酸民會留言嗆江宇婷:「妳很假耶」、「太Over了」、「好做作」;說艾瑞克「很呆」、「很萌」,江宇婷面對這些質疑就是聳聳肩,不會往心裡去,「網民也不是真的認識我,怎會知道我到底是甚麼樣?」如果要說做作,「我在我兩個孩子面前才是最做作的,我沒有給孩子們看太多我的影片,我總覺得當人家母親應該要有一定程度的穩定度,不能每次情緒高低起伏很厲害,這對孩子成長過程應該不是太好。」

大富大貴並非學習音樂的目的

影片內外,江宇婷跟艾瑞克都是某種古典音樂人的典型之一,他們熱愛音樂,沒有走獨奏家路線,但他們也都在做自己,讓自己發光。

江宇婷說,當音樂家不一定可以大富大貴,大富大貴也並非學習音樂的目的,「學音樂的過程其實就是一個學習負責任的過程,你學會對一件事情負責任,不只是音樂,其他事情也會做得很好。」江宇婷說就像她沒有想過她會變成大家所謂的「網紅」,「我熱愛跟大家用音樂分享,用影片分享,很多家長會寫信來說小孩子看完影片之後隔天主動打開琴蓋去練琴,這就讓我們很開心。」

影片內外,江宇婷跟艾瑞克都是某種古典音樂人的典型之一,他們熱愛音樂,沒有走獨奏家路線,但他們也都在做自己,讓自己發光。

艾瑞克則說,在這個古典音樂小眾卻又競爭十分激烈的領域中,得大獎都不一定會紅,「可以試著用第二專長去結合第一專長,可以延長你的音樂生涯,也可以實現自我,為自己喜愛的古典音樂做出一點貢獻。」

172.30.142.66